李亚伦文章: 美国移民局的 H-1B 提案 – 新注册系统和其他需要解决的滥用行为

刊登于2023年12月24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李亚伦律师手记上(剪报)

I) H-1B 注册系统的新方法 – 是否有效?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正在提议采用以受益人为中心的注册系统,来取代招致大祸的赞助担保公司注册所产生闻所未闻被滥用的系统。在提案中,一位当事人被多个公司注册多少次不重要,因为结果他/她只能被抽中一次,美国移民局看似讽刺的逻辑是,该拟议的注册系统将只允许被选中的受益人从其担保公司中挑选最好的雇用条件。为了回答像我们的担忧,即美国移民局应该回到其旧系统,因旧系统在预先注册日止仅有190,000 至200,000 份的申请案,而非最近的注册量达到780,844 份之多(请参阅2023 年5 月1 日刊登于《移民日报》的“H-1B 的抽签过程是一场闹剧——是时候“回到过去(Back to the Future)”了”,以及2023 年9 月14 日刊登于《移民日报》的“再次呼吁在2024 年1 月前H-1B 抽签回到旧制”,), 但移民局表示,“当国安局考虑到注册系统为美国移民局和利益相关者带来的巨大成本节约,以及若移民局将所有配额案件恢复到纸质递交系统所需的大量资源时,使用注册系统仍然比无意义的申请所造成的成本和其潜在麻烦更重要。”

我们想像成本和收益的权衡取决于谁的观点——是削减成本的移民局还是那些被骗但梦想合法留在美国的人。没有可行的解决方案,情况就会变得让人无法容忍。在最近的 2024 会计年度的登记中, 780,844 份登记中超过一半的受益人提交了多次申请,—即350,103 人提交了一份申请,但408,891 人提交了一份以上的申请。美国移民局去年的统计数据甚至显示,有一名受益人登记了 83 次。

幸运的是,以受益人为中心的登记系统的解决方案似乎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因为它消除了多次登记将增加被选中几率的主要的动机。然而,这个变更必须立即完成,并且一定要及时在下一个 H-1B 注册期完成。这似乎是对系统的简单修复,但拟议的规则似乎对系统的更改能否按时完成表示怀疑。虽然美国国家安全局可能会在最终确定该规则的其他拟议修订之前寻求最终确定与登记系统相关的条款,但它补充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美国移民局无法确定未来几年的机构资源,甚至无法预测最终规则何时出台。因此,国安局也有可能需要延后注册系统变更的生效日期。此外,延迟日期可能仅适用于拟议以受益人为中心抽签流程的变更,它并在解释原因时表示,如果确定移民局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确保抽签流程的正常运作,则可能会延迟生效日期,包括完成所有必要的使用者测试– 且国家安全局可能出于其他原因需要推迟生效日期,例如避免最终规则生效太接近即将到来的配额季节的注册开始日期或如果最终规则在初始注册期中或随后的登记注册抽签期内生效,特别是当美国移民局需要在稍后才开放后续登记注册期,避免对登记注册有不同的待遇。

很明显的,无论美国移民局如何权衡成本和收益,没有人会再忍受又一年从一开始就造成的无能且令人发指的 H-1B 配额登记注册制度。即使移民局必须投入比计划更多的人员和资金来修复该系统,无论是实施以受益人为中心的系统还是回到旧制提交申请书的系统,它必须确保在下一个注册期-2024 年春季-及时做出明确的更改。

II) 除了拟议规则中的注册系统之外,美国移民局还描述了 H-1B的一系列滥用行为,让人大开眼界。

美国移民局对其他滥用行为的谴责以及拟议规则中提供的修复措施不仅令人大开眼界,而且似乎主要源于目前登记注册系统的不适当。

美国移民务局不仅揭露了公司和当事人如何玩弄抽签系统,还揭示他们随后如何努力使这一切都有利可图,因为许多公司没有空缺的职位,或者这些职位在不久的将来就没有了。

对于那些在海外的人,公司将他们推迟后美,直到他们获得签证几个月后。如果他们根本没有工作职位,他们可以由其他公司申请修正H-1B,以便抓住机会。更常见的情况是,申请公司提出修正案,将被抽中的人放在第三方的工作地点工作,而不是送他们去原本应该去工作的地方。

对于那些人在美国但公司没有工作岗位的情况,当事人会向其他公司或将他们分配到另一个工作地点的同一家公司提出修正的申请。由于这一趋势,美国移民局正热衷的拟议有关及时提交修正案的法规,包括要求他们提交维持身份的前期证据。

尽管拟议法规中没有提及,海外人士如果从领事馆获得了H-1B 签证,就有资格提交修改;美国境内的人士也可以在10 月1 日之后进行H-1B 修正,如果赞助公司未撤回其签证。

美国移民局希望透过强调在美国的人必须提供前期维持身分的证据来打击在美国使用修正案行为的人。美国移民局显然对这个问题非常生气,但目前并没有说移民局将立即拒绝或拒绝这些没有前期身分证据的人的修正案。

移民局也强调,在2015 年的Matter of Simeio Solutions, LLC, 26 I&N Dec. 542 (AAO 2015) 案做出决定后,公司需要根据我们所知的法律来进行修订,并重申了需要修订的所有情况, 但也提示要注意,如果工作地点属于同一MSA(大都会统计区)或PMSA(主要大都会统计区),则不需要修正,但即使是在同一CMSA(统一大都会统计区)也必须进行修正。显然,这些公司中的许多公司都懒得进行修改,将人员分配到 LCA 涵盖的就业领域之外的不同工作地点。
移民局非常警惕登记注册过程中的身份欺诈,即人们可以因为有不同的护照而多次注册,或者在一次注册中声称自己是无国籍的,而在第二次注册中提供护照。美国移民局建议,根据该提案没有护照的人不能登记注册。

关于确保公司确实有工作机会而不是投机工作的文件凭证,国安局只说这个沉重的责任并不意味着要在所要求的有效期内证明日常工作任务是非投机性的; 也不识别和记录受益人的特定日常任务; 它无意根据合约、工作订单、行程或类似文件上的结束日期来限制有效期。

美国移民局正在就如何阻止申请人获得投机性 H-1B 就业批准以及停止使用延迟 H-1B 配额受益人在美国就业,直至真正的工作机会具体成型的做法征求意见。移民局指出,虽然该规定要求申请人如果因受益人未申请入境而导致未使用配额,则须通知美国移民局,以便美国移民局可以撤销对该申请的批准,但该规定并未规定入境截止日期或通告移民局的截止日期。在考虑入境截止日期或通告截止日期时,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承认,该方法不会阻止申请人透过提交修正申请并进一步延迟入境,或让受益人在截止日期前一天进入美国来规避该规定, 然后不久即离开。美国移民局也还在考虑建立一个可反驳的推定,即申请人只有投机的职位,如果发生某些情况,可能包括延迟入境或在受益人以 H-1B 身份进入美国之前提交修正申请。显然,移民局对人们规避规则的各种方式感到慌乱 。

这些滥用行为的根源是目前的注册系统允许受益人有多次机会参与 H-1B 签证抽签,导致 780,844 名受益人中的一半以上(408,891 人)在过去的筛选过程中进行了多次注册。美国移民局的 2023 财年筛选的统计数据显示,一名受益人登记了 83 次。故有了有效的屏障,上述大多数滥用行为都会减少到一定程度,以至于上述措施虽然需要,但可能不会那么紧迫。

李翼民文章: 人工智能(AI)员工职业移民的明确性和便利性 第二部分

刊登于2023年11月19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李翼民律师手记上(剪报)

在本文的第 一 部分中,我阐述了职业类别永久居留程序方面美国在吸引外籍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才的相关问题。在这第二部分中,讨论更好地吸引人工智能员工永久居留的可能解决方案。

如果有明确类别的资格来免除申请永久居留人工智能合格外籍员工的劳动力市场测试,将有利于美国吸引人工智能人才的能力。加拿大移民政策为 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和医疗保健等六个高需求领域的外籍员工提供快速裁决和签证的发放。之后,这些领域排名靠前的申请人将被邀请申请永久居留权。由于加拿大采用「积分」制度,根据经验年资、教育程度、年龄等因素评分,因此可以决定谁是排名靠前的申请者。虽然美国没有这样的系统,但它仍然可以有快速找到人工智能员工移民的途径。

美国移民政策目前制定了一些机制来快速追踪高需求员工的移民。一种是附表A (Schedule A)。如果职业属于附表A,劳工部会「预先认证」外籍劳工的职位,从而允许雇用申请人免除美国劳动市场的测试。这将 PERM 绿卡流程缩短了大约 11-12 个月,并消除了流程中的一些不确定性。 Schedule A 预先认证适用于物理治疗师、专业护理师和「在科学或艺术方面具有特殊能力的移民,包括学院和大学教师,以及在表演艺术方面具有特殊能力的移民」。一位高技能的人工智能工作者可能属于后者。但问题是,在实际上,需要大量的准备、记录和劳力来证明人工智能相关科学的特殊能力,而且证明特殊能力的判定指南并不像物理治疗师和护士那样简单明了。此外,在筛选卓越能力的要求中可能会因人工智能专家在其行业中并不突出而被淘汰,但这些专家,对美国人工智能公司来说仍然非常有用且可能至关重要。

为了提高吸引全球最优秀人工智能人才的能力,美国政府应该明确地定义它最需要人工智能员工,并在「Schedule A」中给予他们一个指定名称。 1965 年,移民和国籍法(INA) 授权给劳工部( DOL) 秘书长「随时主动或根据任何人的书面请愿书的要求列入或省略任何职业」来修改该清单的权利…但实际上,劳工部自2005 年以来并未更新附表A ,只将当时的相同职业保留在名单上:物理治疗师、护士以及在艺术和科学方面具有特殊能力的移民。这对目前美国劳动力的需求是不准确的表述。如果现在要更新,那么人工智能科技员工应以某种形式出现在此名单上。这样做,才可大幅度减少那些有资格快速获得永久居留权外籍员工的不确定性,并提高裁决的效率。参议员马丁海因里希(Martin Heinrich)对现代化附表A 的提议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合理解决方案:“劳工部可以采取短期措施,通过使用数据驱动的方法扩展附表A,该方法使用职位空缺、失业率、工资增长和工作时间等数据来评估最需要支持的部门……从长远来看,劳工部可以采用透明、现代化的统计模型,每5 年定期更新Schedule A 列表。” 对Schedule A清单进行现代化改造,以激励外籍员工移居美国从事高需求职业,将增强美国在人工智能、半导体生产和生物技术等关键领域的竞争力,而不会损害美国工人的工资和工作条件。

为了使这项政策更有效地吸引外籍人工智能的员工,合格的 Schedule A 员工应免除受签证积压的限制。现实情况是,即使扩大 Schedule A,也很难减少绿卡积压,特别是对于印度和中国出生等绿卡积压严重的国家,因为这些员工仍然会受到 EB-2 积压的影响。但为了使 Schedule A 免受职业移民的签证限制,国会必须提出并通过一项立法。这是一个很高的要求,因为国会很少通过美国移民制度的立法改革。虽然不太可能通过,但对附表 A 的职业移民(EB)积压的豁免值得考虑。 Schedule A 于1965 年颁布,旨在向「有能力从事特定技术或非技术劳动(而非临时或季节性劳动,且美国缺乏可就业且愿意从事此类劳动的人员)的合格移民」提供永久居民签证。人工智能工作者的短缺有令人信服的证据支持。人工智能人才短缺可能会对国家经济和安全带来负面影响。因此,为了帮助美国在全球新兴技术和世界经济中保持领先地位,并保持其高安全水平,美国不仅应该考虑将人工智能工程相关职位添加到Schedule A中,还应该允许Schedule A员工免除EB 类别的签证积压。

李翼民文章: 人工智能员工移民 第 一 部分

刊登于2023年11月5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李翼民律师手记上(剪报)

这是一篇以PERM 系统﹐国家利益豁免方式申请人工智能移民的困难﹐以及一个可能解决此困难文章的第一部分 。

第 一 部分 – 以PERM 和 NIW 方式申请人工智能移民的困难

ChatGPT、Bing Chat、GitHub CoPilot 以及所有其他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变体的推出开创了人工智能 (AI) 的新时代,这为人工智能专业员工的需求带来了巨大的成长。根据《富比士顾问》预测,到 2027 年,人工智能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 4,070 亿美元,人工智能预计将在全球创造 9,700 万个就业机会。由于人工智能是人类进步的下一个颠覆性现象,并且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推动全球经济,各国正在争夺这一领域的领导地位。虽然美国过去一直是全球重要人才的最大吸引者,但对商业相关移民和签证持有者严格的移民政策,加上漫长的等待时间和不确定性,可能会阻止顶尖人工智能人才为美国公司工作。这可能会导致美国失去在全球经济中的领导地位,并在人工智能能力方面落后于中国甚至邻国加拿大等其他国家。

美国在吸引高端人工智能人才,为他们提供合法身分和永久居留权方面的政策,有以下困难:

  • 在永久居留担保方面缺乏人工智能专家的直接分类。雇主及其律师在EB-2 或 EB-3案时﹐通常会利用与劳工部 (DOL) 官方认可的职位密切匹配的职称,来 资助担保 AI 员工。当某项工作与劳工部的「通用」头衔和职责不直接匹配时,担保雇主通常会将员工的职责/头衔「调整」为劳工部认可的职责/头衔。例如,根据com 的数据,最热门的人工智能职位之一是人工智能产品经理。但值得注意的是,DOL O*NET 没有「产品经理」的官方条目,更不用说「AI 产品经理」了。这同样适用于机器学习工程师、自然语言处理工程师和许多其他常见的人工智能工作。这导致担保公司必须修改员工的工作,以适应公认的劳工部工作模式——这样做相当于将方形钉子钉入圆形口。随之而来的即是劳工部是否会承认此特定工资的人工智能工作以及最终绿卡申请是否会获得批准的不确定性。
  • PERM 劳工纸认证和担保流程的完成时间长得令人难以接受。劳工部缺乏资源来审批现行工资标准的确定信和批准劳工纸。透过 ETA 9141 向劳工部提交工作建议后,目前大约需要 6 个月才能收到现行工资的决定。之后,测试美国劳动市场通常需要3-4个月左右,然后雇主才可以提交PERM劳工纸申请(ETA 9089)。目前,劳工部在不用审查(Audit)的情况下,需要大约 11-12 个月的时间才能签发劳工纸的判决信。收到认证后,雇主才可以代表 AI 员工提交移民签证的申请 (I-140)。 (如果优先日期已排到,则可以同时提交 I-485 表格,但鉴于优先日期的积压,目前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要等排期)。职业移民 I-140的裁决大约需要6个月左右的时间。一旦员工的优先日期(提交 ETA 9089 的日期)排到了,外籍员工就可以申请绿卡(I-485 表格)。

假设目前有签证配额(根据 2023 年 10 月的签证公告,除中国和印度之外,仅有所有其他国家的 EB-1 类别有配额),从开始到结束的过程通常需要 2 年多的时间。而许多以职业移民类别申请 I-485 的申请人因其司法管辖区的申请被积压﹐需要更长的时间(例如,纽约市办事处处理此类案件的时间为 21.5 个月)。对于来自中国或印度等积压国家的人来说,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对印度出生的人来说可能需要超过 10 年。如此漫长的时间,加上是否批准结果的不确定性,以及外籍员工在整个绿卡申请过程中需保持合法身份的要求,对那些想把自己的才华带给美国的顶尖人工智能员工来说是一个太大的威慑。

由于PERM劳工纸流程的漫长等待和不确定性,更多的申请人转向国家利益豁免(EB-2 NIW)案件以缩短流程。国家利益豁免案件可以由非美国公民单独提出,也可以由公司为非美国公民提出申请。 EB-2 NIW 让能够证明其能力具有实质性的优点和对美国有重要性的申请人﹐及他/她有能力推进其专长﹐对美国有利﹐可跳过劳工纸要求的工作机会和美国劳动力市场的测试。从理论上讲,为美国公司工作的一名有价值的人工智能员工正在从事一项国家性的重要工作,来提高美国整体人工智能慧的能力。然而,NIW 要求的灵活性﹐加上近期 EB-2 NIW 的流行﹐导致了裁决在品质和时间的不确定性和不一致。 EB-2 NIW 类似于拨款申请。一位外籍劳工要阐述他/她的技能将为美国带来的好处以及为何应豁免工作邀约的要求。国家利益豁免申请的裁决官员的弹性给申请人带来了不确定性。特别是随着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 (USCIS) 目前收到的 EB-2 NIW 申请数量显著增加,此类申请要得到有利裁决的「竞争」也更加激烈。美国移民局收到的申请越多,EB-2 NIW 处理时间就越长, 美国移民局官员在授予 EB-2 NIW 身分时就会越挑剔。美国移民局收到的申请越多(特别是人工智能这一类别),裁决官员就越有可能倾向于发出补材料(RFE) 和意向拒绝通知信(NOID),甚至会拒绝那些值得批准的案件。因此,高素质的人工智能工作者有可能被拒绝获得 EB-2 NIW。因此,除了奖项、补助金和证书等客观证据提交之外,EB-2 NIW 裁决可能取决于谁能够编制最具说服力的 NIW 申请和/或聘请最好的移民律师。

李亚伦文章:再次呼吁H-1B抽签回到旧制

刊登于2023年10月8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李亚伦律师手记上(剪报)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必须得出一个不可避免的结论:即目前的 H-1B 抽签系统无法运作,并存在致命的欺诈缺陷。它必须回到要求在 4 月 1 日之前提交完整申请书的旧制度。

随着抽签率的直线下降﹐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 揭露了欺骗行为的严重性之后,笔者在2023 年5 月1 日的文章“H-1B 的抽签过程是一场闹剧- 是时候“回到过去(Back to the Future)”了﹗”中呼吁该为那些遵守规则的人采取行动了。从 2018会计年度至 2020 会计年度,即 2021 会计年度实施登记制度之前,那三年内收到的申请书数量一直徘徊在 190,000 至 200,000 份之间,可用配额数量约为 85,000 份。从那时起,申请者不再需要提交完整的申请书来进行抽签,目前唯一的要求是每位候选人支付 10 美元,由赞助担保公司填写一份在线小表格。所以毫不奇怪的,2023 会计年度的注册数量激增至惊人的 780,884,作弊已成为此注册游戏的名称。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随后宣布并于7 月底进行了第二次抽签的程序,无疑是为了安抚那些因他人作弊而被拒之门外的人的愤怒,值得称赞的是,最终抽出了188,400 名候选人,来填补了大约85,000 个职位空缺。但这是一种不可持续的情况,服务局没有资源来调查大多数的欺诈案件。随着第二轮抽签的结束,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于2023 年8 月1 日发布了更新公告,对试图欺骗系统的人发出了强烈警告,而它披露的统计数据简直令人震惊——总注册数为780,884 人,其中符合资格的注册人数为758,994 人;其中没有其他登记受益人的合格登记350,103人; 具有多个合格登记受益人的合格登记有408,891人。除了试图吓跑潜在的欺诈者之外,是否有人真的相信美国移民局有能力调查每个抽中但多重注册的人,看看是否有真正的非附属组织的真正的职位空缺?从美国移民局提供的数据来看,只有 21,890 注册的人被认定为不符合资格,而其中许多并非因欺诈而被视为不符合资格,而是由于重复和其他技术的原因。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是一个资金短缺的组织,显然没有资源来调查 188,400 名被抽中者中的是否有重复申请,也没有足够的资源来调查 408,891 名未抽中者是否注册多次。恢复旧系统将确保每份提交的申请书都是真实的,因为提交完整的申请书需要成本和精力。如果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决定回到过去,那么它必须要今年年初就决定,因为传统上提交申请书的时间是四月的前五个工作日,而公司需要时间来收集并整理文件。

李亚伦文章: 斯科特斯(SCOTUS)案能否帮助保护可能因走私外籍人士而被视为不可入境的人?

刊登于2023年10月1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李亚伦律师手记上(剪报)

由艾米·科尼·巴雷特 (Amy Coney Barrett) 对美国诉汉森案 (United States v. Hansen) -第 22-179 号 (US 2023) 案,代表多数派撰写最高法院2023 年 6 月 23 日以 7 比 2 的投票结果,判决书称他(汉森)通过欺诈性的成人收养计划,鼓励非公民前来、入境美国并非法居住在美国的外籍人士不受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权的保护。第九巡回法院先前做出了对汉森有利的裁决,称该法规将其-甚至常见的言论,例如告诉非法移民“我鼓励你居住在美国”或向他们提供有关可使用社会服务的建议-定为刑事犯罪。但巴雷特法官在一项狭义的裁决中表示,该条款“仅禁止故意煽动或协助某些非法行为”,不包括受保护的言论。她在回顾成文法历史时指出,过去和现在一样,“鼓励”有一个专门的含义,即引导共犯责任,而当国会后来修改该条款时,增加了“诱导”,它也带有教唆和使人方便的含义。此问题是,这项裁决可能会对移民申请人产生什么影响,例如过去非法进入美国的父母,现在被指控犯有走私外籍人士的罪—因为他们鼓励自己的孩子非法来到这个国家,从而禁止入境美国成为移民。此禁止入境的法规 8 USC§1182 (a)(6)(E)(i)、INA§212(a)(6)(E)(i) 将外籍走私人犯者定义为“任何故意鼓励、诱导、协助、教唆或协助任何其他外籍人士违反法律入境或试图入境美国的人。” 它与汉森处罚法规 8 USC§1324(a)(1)(A)(iv)、INA§274(a)(1)(A)(iv) 密切相关,对任何人“鼓励或诱使外国人来到、进入或居住在美国,明知或罔顾这种来到、进入或居住已经或将会触犯法律的事实”给予刑事处罚。我们最近已看到一些案例,父母被拒绝移民签证,并被要求申请豁免,因为领事官员怀疑他们鼓励或帮助他们的孩子非法来到美国。这种情况甚至发生在一位寡妇身上,她解释说援助仅来自她已故的丈夫,并且父母双方都强烈否认曾经援助过子女。这里是否存在汉森的论点-即美国移民局和领事官员不得利用外籍人士鼓励或诱导的走私条款,除非他们有共谋责任或教唆和使人方便的充分怀疑证据?换句话说,他们所做的不止是口头上鼓励当事人非法进入美国。汉森案因其与第一修正案权利的交叉而引起最高法院的关注,但该案涉及美国公民而不是外籍人士。法院早些时候在 Kleindienst v. Mandel, 408 US 753 (1972) 案中裁定,非公民无权获得第一修正案的保护。然而,巴雷特法官做出的明确裁决不是基于第一修正案,而是基于法定解释,该解释应该同样适用于海外外籍人士和本国公民。

李亚伦文章: 1. H-1B 抽签闹剧 40万人重复申请 2. 申请劳工纸时机 H-1B至少剩2年

刊登于2023年5月21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李亚伦律师手记上(剪报)

1. H-1B 抽签闹剧 40万人重复申请

美国移民局于 2023 年 4 月 28 日公布了 2024会计年度 H-1B 初始注册登记期的结果,它透露了今年 3 月份为什么有如此多让人失望的事情。这是个多么糟糕的系统!移民局共收到了 780,884 份 H-1B 注册,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多次提交申请的受益人——350,103 人提交了一份申请,408,891 人提交了一份以上申请。共有110,791 份被抽中,比去年的 127,600 份少,因为 H-1B 的使用率比预期的更高(与 H-1B 数量相抵消)还有抽中人的预期申请率也更高。所以总体的抽中率为百分之14.19,但如果仅考虑758,994个符合条件的注册人(那些未被取消资格、删除或付款有问题的),则为百分之14.6。

很明显,因为个人和公司提出了多份申请,抽签过程中存在许多作弊行为。根据法律,一个人的 H-1B 注册通常只能有一个(同一公司不能为同一人申请多次),并且公司只能对有真正需要的个人申请。例外的情况是另一个公司对同一位个人有真正的需求。但多次申请的合格注册受益人的数量大为惊人,达到408,891人,这与前提不符。很明显,许多个人和公司为申请多份而串通作弊,进而有效地排挤了真正需要的申请者。

解决方案是什么呢——我们建议要“回到过去”,再次让公司提交完整的申请文件,而不是仅仅支付象征性的金额(目前每次注册费为 10 美元),以获得提交专业职业申请的特权。鉴于移民局对登记注册的门槛低且缺乏对违规者执行法律,使个人及其公司不用提交更多文件﹐而试着与此系统玩把戏。我的合伙人李翼民律师两年前就在他的文章“改进H-1B抽签系统的建议”(刊登于4/14/22移民日报)中指出2022会计年度 H-1B 注册人数惊人地增长了百分之53.5,即 308,613份 – 与 2020会计年度H-1B注册人数的 201,011份申请相比 – 这年移民局转向抽签注册系统,并主张将注册费从 10 美元提高到 100 美元作为部分的解决方案。移民局现在提议将费用增加到 215 美元。然而,笔者认为即使是如此大幅度的费用增加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因为这个惊人的数字表明许多公司和个人只会将此金额视为开展业务的成本,且众所周知,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费用增加确实 不会阻止申请人申请移民福利。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移民局的加急处理费,该费用从项目开始时的 1000 美元增加到如今的 2500 美元,而此项服务的使用率却大幅增加。对此类作弊行为的真正威慑是必须让感兴趣的公司提交完整的申请,及其对此个人的需求文件。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给出实施这个注册系统的原因之一是移民局对每份未被抽中的申请都必须退回大量文件——移民局不再要求重复的H-1B副本,文书工作量现已减半。

从 2018到2020 会计年度到 2021会计年度年实施注册系统之前,这三年收到的申请数量一直徘徊在 190,000 – 200,000 份的范围内。随着 2021 会计年度注册系统的实施,注册人数激增至 274,237 人,次年为 308,613 人,下一年为 483,927 人,今年 3 月份为 780,884 人。若按照这个速度不变,因为作弊行为,不管美国的经济状况如何,明年这个数字将超过 100 万。许多 H-1B 专家曾认为因为科技行业的问题导致数万人被裁员,今年的数字会下降,但不幸的他们错了。

因此,似乎唯一明智的解决方案是“回到过去”。在 4 月 28 日公布的总体数字中,移民局在一段“打击注册过程作弊行为的措施”中承认,已认真关注因大量符合条件注册人的多次申请,而让一些人获得不公平的优势,但移民局只是重申许多人忽略的处罚条款 ,但它可能会继续被忽略,直到真正有“Skin in the Game”- 即必须提交更多的文件。

2. 申请劳工纸时机 H-1B至少剩2年

一些公司在员工入职后立即开始为他们感兴趣的 H-1B 员工申请 PERM 劳工纸﹐而其他公司则等待六个月、一年、两年、三年或更长时间才开始启动。有些公司甚至等到他们认为 H-1B 工作人员的时间即将用完的最后一刻才启动。那么最后一刻是何时呢?它根据许多因素而有所不同,对希望尽可能拖延时间才申请的雇主﹐我们建议要尽早开始—至少在 H-1B 持有人还剩两年的时候。目前,如果申请一切顺利,最后一刻看来会需要那么长的时间。移民局给 H-1B 持有人的最长期限为六年(不包括重新获得未使用的时间)。美国移民局允许根据《2021 年美国竞争力法案》(AC-21) 为那些来自案件被积压国家﹐但没有移民签证配额﹐且 I-140 申请已获批准的人可延期三年﹐以及来自有配额和被积压国家者﹐而自提交劳工纸申请或 I-140 申请已超过365 天的人﹐可延长一年时间。如果需要,通常可以进一步延长。

在大多数情况下尽管有很多例外,但如进展顺利,计算来自积压国家考虑到I-140批准后可延期三年的 PERM 申请的预期处理时间,通常需要至少1-4 个月的时间来设定申请案,且具体时间取决于案件的复杂性、公司和律师事务所的速度﹔6- 7 个月来确定现行工资﹔3-4 个月招聘程序(特别是在有工资透明法案的地方,最好在有了现行工资后开始招聘)﹔9 个月处理劳工纸﹔1 个月准备和提交 I-140 申请,美国移民局可在15 天的时间对加急处理的申请做出裁决。

或者,对于那些希望以 365 天劳工证未决为由来申请一年延期的人,预期处理时间与九个月的劳工证处理时间相同,且不需要提交 I-140 申请或等待美国移民局审批就有资格延期一年。然而,在 H-1B 持有人有资格获得延期之前,仍需等 365 天。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公司仍需将预计的 9 个月劳工证处理时间再计算 3 个月。需要注意的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移民局将允许公司提前申请延期,只要延期的开始日期超过 365 天。

为试图等到最后一刻才提交劳工纸申请的公司﹐我们的口号是不要等。审批就申请过程中会不断的发生审理延迟和法律变化-甚至像工资透明法案这样的外部法律,所以公司应该尽早为员工启动 PERM 劳工纸认证的案件。

李亚伦文章: H-1B 的抽签过程是一场闹剧—是时候“回到过去(Back to the Future)”了

美国移民局于 2023 年 4 月 28 日公布了 2024会计年度 H-1B 初始注册登记期的结果,它透露了今年 3 月份为什么有如此多让人失望的事情。这是个多么糟糕的系统!移民局共收到了 780,884 份 H-1B 注册,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多次提交申请的受益人——350,103 人提交了一份申请,408,891 人提交了一份以上申请。共有110,791 份被抽中,比去年的 127,600 份少,因为 H-1B 的使用率比预期的更高(与 H-1B 数量相抵消)还有抽中人的预期申请率也更高。所以总体的抽中率为百分之14.19,但如果仅考虑758,994个符合条件的注册人(那些未被取消资格、删除或付款有问题的),则为百分之14.6。

很明显,因为个人和公司提出了多份申请,抽签过程中存在许多作弊行为。根据法律,一个人的 H-1B 注册通常只能有一个(同一公司不能为同一人申请多次),并且公司只能对有真正需要的个人申请。例外的情况是另一个公司对同一位个人有真正的需求。但多次申请的合格注册受益人的数量大为惊人,达到408,891人,这与前提不符。很明显,许多个人和公司为申请多份而串通作弊,进而有效地排挤了真正需要的申请者。

解决方案是什么呢——我们建议要“回到过去”,再次让公司提交完整的申请文件,而不是仅仅支付象征性的金额(目前每次注册费为 10 美元),以获得提交专业职业申请的特权。鉴于移民局对登记注册的门槛低且缺乏对违规者执行法律,使个人及其公司不用提交更多文件﹐而试着与此系统玩把戏。我的合伙人李翼民律师两年前就在他的文章“改进H-1B抽签系统的建议”(刊登于4/14/22移民日报)中指出2022会计年度 H-1B 注册人数惊人地增长了百分之53.5,即 308,613份 – 与 2020会计年度H-1B注册人数的 201,011份申请相比 – 这年移民局转向抽签注册系统,并主张将注册费从 10 美元提高到 100 美元作为部分的解决方案。移民局现在提议将费用增加到 215 美元。然而,笔者认为即使是如此大幅度的费用增加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因为这个惊人的数字表明许多公司和个人只会将此金额视为开展业务的成本,且众所周知,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费用增加确实 不会阻止申请人申请移民福利。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移民局的加急处理费,该费用从项目开始时的 1000 美元增加到如今的 2500 美元,而此项服务的使用率却大幅增加。对此类作弊行为的真正威慑是必须让感兴趣的公司提交完整的申请,及其对此个人的需求文件。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给出实施这个注册系统的原因之一是移民局对每份未被抽中的申请都必须退回大量文件——移民局不再要求重复的H-1B副本,文书工作量现已减半。

从 2018到2020 会计年度到 2021会计年度年实施注册系统之前,这三年收到的申请数量一直徘徊在 190,000 – 200,000 份的范围内。随着 2021 会计年度注册系统的实施,注册人数激增至 274,237 人,次年为 308,613 人,下一年为 483,927 人,今年 3 月份为 780,884 人。若按照这个速度不变,因为作弊行为,不管美国的经济状况如何,明年这个数字将超过 100 万。许多 H-1B 专家曾认为因为科技行业的问题导致数万人被裁员,今年的数字会下降,但不幸的他们错了。

因此,似乎唯一明智的解决方案是“回到过去”。在 4 月 28 日公布的总体数字中,移民局在一段“打击注册过程作弊行为的措施”中承认,已认真关注因大量符合条件注册人的多次申请,而让一些人获得不公平的优势,但移民局只是重申许多人忽略的处罚条款 ,但它可能会继续被忽略,直到真正有“Skin in the Game”- 即必须提交更多的文件。

李亚伦文章: H-1B工作签证注册登记申请数的预测;儿童身份保护法CSPA和移民局调整身份图表的对照。

H-1B工作签证注册登记申请数的预测。

2024会计年度H-1B工作签证配额的注册登记流程已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其时间从美国东部 2023 年 3 月 1 日中午至美国东部2023 年 3 月 17 日中午止。将有多少人提交申请有没有人有个好的估计数?我们的猜测是——不会比去年创历史记录的 483,927 人多。高科技行业的低迷可能会减少今年的数字。查看最近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 (NFAP) 发布的报告-“2022 会计年度的 H-1B 申请和拒绝率”中提供的 2022 会计年度统计数据时, 最初获得H-1B最多的公司是亚马逊、Infosys\斯、Tata咨询服务、Cognizant、Google、Meta/Facebook、HCL America 和 IBM。一些给出预测数的文章似乎支持申请数量会减少的想法,但不会少很多。一篇文章提到自去年起科技行业裁员 257,000 人,且美国劳工统计局 (BLS) 的最新数据显示,整体科技行业1 月份的失业率降至 1.5%,这一数字非常低。另一位引用 BLS 的调查显示,计算机和数学职业的失业率为 1.5%,建筑和工程职业的失业率为 1.7%,这表明对具有科技技能的人的需求很高,但也指出,即使 H-1B 注册登记数暴跌 50%,由于 85,000份的年度签证配额上限,移民局收到的注册数量仍将近签证配额数的 3 倍。另外有两人预测H-1B 注册登记申请数将多达 500,000份和 550,000-600,000份。

注册登记申请总数会在 4 月份公布,我们将看到预测的结果。

儿童身份保护法CSPA和移民局调整身份图表的对照。

《儿童身份保护法》(CSPA) 的一个巨大发展是美国移民局重新解释子女在 21 岁之前达到冻结年龄的优先日期﹐和他/她不再能够以子女身份移民的日期。美国移民局于 2023 年 2 月 14 日宣布了一项政策,即今后将使用每月签证公告的“递交申请日(Dates for Filing)”图表来最终确定子女的年龄。之前的政策是使用“最终批准日(Final Action Dates)” 图表来确定子女是否未满 21 岁。过去,子女可以照“递交申请日”表提交调整身份I-485的申请,但如果他/ 她在“最终批准日”排到之前年满 21 岁,则此案将被拒绝。虽然在领事馆处理的案件中没有调整身份,但同样的规则现在适用于在海外面谈的案件,因为是司法部长(包括国安局及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而不是国务卿决定移民领域的法律。

在确定年龄何时“冻结”时,申请人必须阅读这两份图表,国务院签证公告的“递交申请日”表,以及美国移民局每月调整图表,它指定移民局的这两份图表中的哪一份将用于接受调整身份申请的表格。美国移民局的政策手册指示,“根据美国移民局网站和签证公告,美国移民局认为签证可用于接受和处理身份调整申请的日期也是美国移民局认为签证可用于 CSPA 目的的日期,如果申请案已被批准… 申请人不能只单独依赖国务院的签证公告,因为签证公告仅发布两个图表;它没有说明可以使用哪个图表来确定何时递交身份调整申请。国务院签证公告明确警告申请人要查阅美国移民局网站,以获取关于是使用递交申请日图表还是最终批准日图表的指导。”

此政策的更改适用于等待处理的申请案,指南还指出,非公民可以使用 I-290B 表格向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提出重新开案先前被拒绝的调整身份申请的动议; 非公民通常必须在判决后的 30 天内提出动议;对于超过 30 天才提交的动议,如果非公民能证明延迟递交申请是合理的并且是超出了非公民的控制范围,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可以酌情豁免没有及时提交的申请。

在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CSPA页面上,如果申请人未满 21 岁,似乎有更多申请动议重新开案的空间,因为它说,“如果我们之前拒绝了您调整身份的申请,但您认为在此政策指导下﹐您计算的CSPA年龄未满 21 岁,您可以提出重新开案的动议……”

李亚伦文章: 2023 年和美国人口统计的定时炸弹

世界周刊2023年2月5日移民专页刊登 (剪报)

随着进入 2023 年,经济持续的构成威胁,毫无疑问,这些问题的部分答案是—要有更多的移民。日本是一个封闭社会的典型例子,其出生率不断下降,又不愿意允许移民入境,现在发现其城镇和村庄被遗弃,老年人已70 多岁还需要工作,并且过度依赖海外的制造业。中国可能很快也会发现他们处于同一情况-劳动力老化﹐没有活力-因为其人口在 2022 年出现了 60 多年来的首次萎缩,移居他国的总人数远远超过移民入境的人数,长期一胎化政策的影响和目前中国女性不愿意组织大家庭﹐进一步的压低了人口,造成其劳动力正在迅速老龄化,预计到 2035 年其三分之一的人口将超过60 岁(中国的官方退休年龄男性是 60 岁,女性 55 岁,尽管有一些趋于提高退休年龄的行动,但受到担心养老金和希望与家人共度时光的人们影响的抵制)。

美国每名女性生育大约 1.7 个孩子的生育率无法维持美国的伟大,因为这低于美国人口在不增加移民的情况下﹐不造成人口萎缩所需的 2.1 的替代率。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 2022年12 月 14 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支持增加移民,他说“我们的劳动力人口应该比现在多三百五十万人”,他问自己为什么这么说,他说“部分原因只是加速退休 – 人们离开单位后﹐回来工作的速度没有比预期的高。 其中一部分是……将近有五十万的人本来可以工作的﹐但死于冠状病毒。 且一部分是移民的人数减少了。这事不是我们的工作,但我想﹐如果你们去问公司,几乎所有与你交谈的人都会说‘人手不够。 我们需要更多的人’”。他还引用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纽约时报》 2022 年 12 月 27 日的文章说“退休人员是美联储放弃大规模员工反弹的原因之一”,他说,“另一方面,那些 65 岁以上的人参与工作率远低于新冠疫情前的水平,相当于减少了约九十万人。 那使得总体参与率低于 2020 年的水平。”

这些数字挺大的。工人短缺让制造业、供应链、服务业等无法顺利运行,造成成本提高。工人的竞标战也是迫使生产商不断提高价格,产生螺旋式通胀效应的一个重要因素。美联储目前唯一的解决办法是继续加息,让企业更难借到钱,进而迫使企业裁员,让其连锁反应使美国员工及家人不得不减低购买﹐而不会供不应求。

美国需要年轻的工人人口,那些带着家人从其他国家过来的人通常是不惧怕离开自己祖国的年轻并有抱负的人。

我们不提倡开放边界,因为必须要控制允许入境美国的人数。美国西南边境的局势充分说明了这种情况。但美国在职业、亲属和难民/庇护的移民政策上必需是一个更慷慨的国家。一个可能的积极立法的好例子是 EAGLE(平等获得合法就业绿卡)法案(去年提议在不增加签证配额的情况下取消个别国家的配额限制)今年提议要增加配额,以便各国不因配额的限制而互相争斗。在西南边境加强秩序﹐透过拜登政府为期两年的每月三万人的假释计划提议来控制西南边境,这也有助于振兴劳动力。提高 H-1B 工作签证专业员工的上限数量也可能有所帮助,因为去年就有超过四十万份注册申请争夺八万五千份名额。

然而,到目前为止,共和党和保守派在第 118 届国会对移民法积极改变的反应是有害的,他们对即将出台的“边境安全与保障法”一开始就企图有一个限制性的议程,引用他们的话“我们必须保卫南部边境”,但没有任何的改善条款。

为了国家利益,舆论必须站在更多移民的那一边。承认移民在保持国家强大方面的作用应该压倒一切的因素,而不是妖魔化移民。一个好的起点是承认梦想生的贡献,这些孩子被带到这个国家,他们在这里接受教育,并在许多行业中为美国做出了贡献,包括那些在新冠病毒最致命的时期从事最危险的职业。我们应该继续推动给予他们永久身份,而不是让他们继续被用作移民谈判的最终讨价还价的筹码。之后国会可以从梦想生那里转移到其他值得或需要的移民群体。

移民新闻—案件被退回和无收据的情况下﹐如何联系美国移民局﹖三年或十年的禁令某些情况下若在美国居住可以解除 :纽约市移民局地区办公室政策的变化即将到来; 要求补材料(RFE)、(索取资料)RFI、拒绝意向通知(NOIDS) 等的递交灵活期可能即将结束。

世界周刊2022年9月4日移民专页刊登 (剪报)

1. 案件被退回和无收据的情况下﹐如何联系美国移民局﹖

移民案件申请人在向美国移民局递件信箱地址递件时﹐有时他们的包裹会在几乎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被退回﹐而感到沮丧。申诉专员于 2022 年 6 月修订的新闻资料“何时与美国移民局的递件信箱联系”概述了要求美国移民局澄清退回申请表格的原因,或当美国邮政局或快递服务公司确认已送达超过 30 天而 美国移民局尚未收款, 或美国移民局已收取费用 30 天,但还未发出收据通知单。对于这些情况,申诉专员建议当事人应通过电子邮件将查询的问题发送至递件信箱﹕ support@uscis.dhs.gov ﹐但要包括下列信息﹕

‧ 表格的编号。
‧收据号码(如果有的话)。
‧申请人/被申请人的姓名(如适用﹐可包括受益人的姓名)。
‧申请人/被申请人的邮寄地址。
‧送达确认跟踪号码(如果您在寻找包裹)。
‧递交的付款方式以及美国移民局是否收到付款。
‧不要提供A 号码或社会安全卡号码。

根据我们的经验,虽然这不是一个完美的系统,但在遵循上面概述的步骤会有所帮助。

2. 三年或十年的禁令某些情况下若在美国居住可以解除 。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在2022 年 6 月 24 日发布了一个引人关注的﹐影响到三年和十年禁令的政策警觉通知,该通知称无论当事人是在国外还是重新入境美国,这禁令都将继续运行计算——但是,重新入境美国的人并且是非法身份﹐可能会再累积另一个三年或十年的禁令。

根据 1996 年非法移民改革和移民责任法案 (IIRIRA),于1997 年 4 月 1 日之后在美国非法居留超过 180 天或一年或超过一年以上的大多数当事人,将分别受到三年或十年不得再入境美国的惩罚。

这项政策在实际上将如何发挥作用呢?跟据此警觉通知,似乎一个当事人若逾期居留六个月或一年,离境后以 H-1B 或 L-1 签证重新入境美国,并获得非移民豁免资格,则有可能在美国的期间用完三年的禁令和甚至十年的禁令,但它取决于他/她何时重新入境。如果以同一类别又没有豁免就入境,理论上他/她可以在住在美国的时间用尽三年或十年的禁令,但随后他/她会因在没有得到豁免的情况下重新入境,从而因签证欺诈/虚假陈述,导致自己受到不得入境(inadmissibility)的惩罚。如果受到禁令的当事人非法重新入境美国,理论上他/她最多可以停留 180 天而不会再累积另一个新的三年或十年的禁令,但如果他/她之前曾在美国非法居住一年,而非法重新入境美国﹐可能会受到永久的禁令(此禁令只能在十年后申请豁免)。

3. 纽约市移民局地区办公室政策的变化即将到来。

在美国移民局纽约地区办公室面谈的移民申请人长期以来一直能够享受许多其他移民局办公室的申请人所没有的两个优势 – 提供口译服务以及确保已婚夫妇在第一次面谈时不会被分开询问。这个口译员的优势有几分是因为不道德的咨询机构口译员对申请人不利的陈述提供不实翻译而造成的。它导致纽约区在面谈时要提供自己的口译员,拒绝使用那些申请人带来的口译员﹔除非该区无法提供同种语言的口译员。现任代理区主任丹尼斯 弗雷泽(Denise Frazier)表示,这个政策将在 2022 年 6 月 22 日的利益相关者会议上予以改变。在口译员方面,纽约将开始遵循全国大部分地区的做法,申请人必须开始携带在他们自己的口译员通过电话进行口译。弗雷泽主任说,地区办公室将在未来几天内开始向所有人发送消息,这样就没人会感到惊讶。在婚姻绿卡面谈方面,笔者在会议上问及纽约有史以来在第一次婚姻面谈时不会被分开问话﹐是否继续的问题已被确认。布鲁克林外地办事处正在开展一项试点计划,根据该计划,它已在一些婚姻调整案件或独立申请亲属移民( I-130) 的初始面谈通知中发出“Stokes 斯托克斯”的绿卡面谈通知,然后再进行正常的面谈 – 布鲁克林部门主任说,这是变动的一部分,此变动,官员在第一阶段评估是否要予以面谈,并在第二阶段决定那样的面谈是否必要,并且斯托克斯此词符合斯托克斯的协议(注)。弗雷泽主任说,这是布鲁克林参与的试点计划,但整个地区将在 7 月和 8 月之前发出此类通知。结果是,纽约将开始有权利在第一次的面谈中将夫妻分开,并根据斯托克斯程序对他们进行讯问,并且将由官员决定是否进行正常的面谈还是进行斯托克斯的面谈。

注﹕Stokes 斯托克斯判决是 1976 年纽约地区办公室的一项同意协议,它包括 56 点,阐明了当事人在婚姻面谈中的权利以及他们接受面谈的程序,此程序和权利的书面通知﹐必须包括在“请回来”面谈表上的一部分。

4. 要求补材料(RFE)、索取资料(RFI)、拒绝意向通知(NOIDS) 等的递交灵活期可能即将结束

最后的递件灵活期可能到 2022 年 7 月 25 日就截止了。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在2022 年 3 月 30 日发布了最后一个递件灵活期,并表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公布允许延长额外 的60 天来回应移民局的通知。如果情况属实,那么尚未回复到冠状病毒(Covid) 之前工作水平的许多公司和当事人﹐将对这多给的时间非常惦念。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在 2020 年 3 月 1 日至 2022 年 7 月 25 日间给予弹性﹐目前有递交弹性的通知单包括:
‧ 要求补材料(RFE);
‧ 继续要求证据(N-14);
‧ 拒绝意向通知(NOID);
‧ 撤销意向通知(NOIR)
‧ 撤回意向通知;
‧ 终止区域投资中心的意向通知;和
‧ 根据 8 CFR 335.5条款重新开启 N-400(入籍) 的动议,在批准后收到贬损信息。

被申请人和申请人应查看要求补材料或其他的通知单,是否它是在20 22 年 7 月 25 日当日或之前发出的通知,来确定有额外 60 天递交的权利。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还将考虑 I-290B 上诉或动议的案件,或 N-336 就入籍的判决可以申请进行听证的案件﹐如果出现以下情况:
‧ 该表格在判决公布后 90 个日历日内提交;和
‧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在 2021 年 11 月 1 日至 2022 年 7 月 25 日期间做出的判决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