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翼民文章:国会审查法和法规冻结给移民带来希望

尽管过去一周国会大厦发生暴动,又担心反覆无常的总统会在其任职的最后几天内采取进一步危及美国或分裂美国的行动,但民主党在乔治亚州的两个参议员选举的胜利,给因川普政府在过去几个月中不断出台的法规而受到影响的移民和其他人带来了希望。

根据《国会审查法》某些法规可以取消或立即冻结的,包括试图以高工资来决定抽签逐步的H-1B工作签证规则(这个86 FR1676贯于2021年1月8日敲定,实施日期定为为2021年3月9日);移民法官和移民上诉局BIA不得使用传统的行政关闭规则来应对超过一百多万待审的政治庇护案件(这个85 FR 81588于2021年1月15日生效);国安局/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EOIR)的联合规则,试着将庇护的资格与健康影响到美国安全的问题联系在一起(85 FR 84160目标,实施期为2021年1月22日);国安局和司法部联合规则;禁止曾过境第三国但没有在其中的一个国家申请庇护的庇护申请人(85 FR 82260目标,于2021年1月19日生效);以及国安局/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EOIR)的规则对庇护施加影响7条强制性禁令(85 FR 67202,已于2020年11月19日生效)。

1。国会审查法:

1996年制定的《国会审查法》允许国会使用一个联合决议,来取消最近60次立法会议决定的最终法规,但它必须在新国会的头60个立法日完成。现在,参议院已经掌握了民主党是,一个国会两院的大多数都可以通过一个联合决议作出不赞成的裁定并由总统签署。这是国会在1996年预测的加急程序,来取消前一任政府于卸任的午夜制定的法规(午夜法规)。

60个立法日与60个日历日不同,尽管作者没有2020年国会参加的完整日历数,但回想起来可能会影响2020年8月之后通过的所有法规。查看2021年的国会日历,在考虑有可能更改的情况下,且这60天的计数从1月15日开始计算,国会可能可以在2021年4月前通过联合决议。一个适用的时间表的例子是2017年3月27日,美国国防部,总务管理局和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局修订了《联邦采购条例》(FAR)规则;公平薪酬和安全工作场所(81Fed。Reg。58,562(2016年8月25日))被推翻(请参见L 。 115-11号出版物(2017年3月27日)。

该法案可行为使其他机构的草案,指导文件,政策声明和解释性规则作废,甚至这些规则是从未提交国会的强制执行规则。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问责署(GAO)将核实这些是符合规则,然后国会有60个立法日可以通过一个联合决议做出不赞成的裁定。这是另一种方法,将川普时期未经过监管程序的移民规则,进一步的取消。国会的“规则”在法律上不是一项合法的规则,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的另一选择是发布一份通知,指出尚未生效的规则,正在被撤销或放弃中。

2.法规冻结:

在1月20日就职典典礼当天实施法规冻结,并立即停止自该日期开始尚未完成的任何规则。拜登指出帕萨基(Jen Psaki)说,拜登-贺锦丽的白宫将发布一份预算-即将在1月20日东部时间的下午生效,来中止或延迟午夜法规,即在就职日前将不会实行的川普规则。如果它与白宫幕僚长伊曼纽尔(Rahm Emanuel)在2009年1月和白宫幕僚长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在2017年1月发布的备注类似,那么这个注释将包含三个部分:

  • 除紧急的例外情况外,任何法规都不得离开信息和法规事务办公室(OIRA)或政府机构,或在联邦公报中发布。
  • 对于正式发布的法规,应予以撤回并进行审查。
  • 对于已发布的最新法规,除某些例外情况外,其生效日期将暂时改变60天。因此,政府机构应考虑逐步发出通知及评论规则,以改换日期重复60天以上。

关于尚未实施,但已发布的法规,像国安局之类的机构可以同时将法规的生效日期临时补充60天,重新打开法规,进行进一步的通知和评论,并在收到评论后,撤回最终法规或延后它的生效日期。

3.新时代的出现?

拜登(Joe Biden)和贺锦丽(Kamala Harris)在政府初期有很多机会来实现多个目标,尤其是1月6日总统针对国会煽动动血和暴力事件之后,共和党的国会议员对川普及其议程人的记忆力很短,所以行动应该迅速,因为共和党的立法者表示愤慨,现在可能不太愿意违背川普的议程,这也时时机和川普掌握自己的人心能力。同样的,民主党在国会中的执政机关是微弱的,参议院只多一票,众议院只多几票而已。现在,要提出任何与移民有关的法案,其主要困难当然是大疫情,和在失控的大流行情和许多美国人失业的情况下,要通过立法的能力。问题还在于民主党人是否可以在国会的两院就移民问题有一个统一的核心小组。另外,不知拜登(Biden)政府是否愿意取消川普的职业方面的政策,因为过去民主党一直在党内部发出反对外籍人士拿走美国员工的工作。最近被任命为劳工部长的前波士顿工会代表沃尔什(Marty Walsh),无法鼓舞人心,因为他被称为“劳动人民的终身拥护者”。但是,从过去的经验,成功进行移民改革的最佳机会是在新政府成立的头几天。因此,我们敦促拜登政府从历史中汲取教训,来并采取相应的行动–仅要针对1100万无证件移民合法化以及梦想家步入公民身份的投票数,而且还要针对我们上述提到的小项目。

李翼民文章: 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美国政府应该考虑原谅违反自动离境令的外籍人士

世界周刊2021年1月24日移民专页刊登 (剪报)

许多被驱逐出境的外籍人士利用自动离境作为一种解救的方式,让他们可以自己离开美国,避免存在被递解的记录和受到不得再入境的惩罚,并除去在离开美国之前被拘留的风险。在平时,同意自动离境的非美国公民在规定的时间内离开美国相当容易。因此,若不按时离境﹐受到不可原谅的处罚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美国政府应该考虑对冠状病毒期间应自动离境﹐但尽管尽了最大的努力仍无法准时离境的人予以宽大的处理。

自动离境令是于1940年被编纂成法律,为帮助美国政府降低诉讼成本﹐允许某些外籍人士选择离境,并减底他们未来申请移民需承担的后果。移民法官有安排外籍人士离境日期的权力。但当非法移民改革和移民责任法 – IIRIRA在1996年通过时,移民法官被剥夺了自由裁量设定离境日期的权力,并限制最多只能给外籍人士120天的时间自动离境。这个改变的目的是为加快移送程序。

如果外籍人士未能在其自动离境的最后期限前离境,他/她将面临太多的严厉惩罚,包括最后的递解令,高达五千美元的民事罚款,以及没有资格符合其他的福利﹐如调整身份,再次申请自动离境﹐或申请十年绿卡的资格。这些严厉的惩罚是为了阻止外籍人士违反他们的自动离境令,但它是在相对正常的情况下构思而成﹐因为在常态下,除了严重的医疗因素而无法离境外﹐通常人很容易就可离开美国﹔若未离境﹐即被视为藐视法庭的命令,没有做出合理的努力离开美国。 2019年是最近的“正常”年份,那年﹐全球平均每天有188,901次航班。世界是相互联系的,如果一个人的目标只是要离开美国,那很容易做到。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要在120天内离境当然可以实现。相比之下,2020年为减少病毒的传播,许多国家予以关闭或严格限制边界的进出。由于旅行禁令和缺乏乘客,从今年3月29日起,许多航班被取消﹐每日航班数量下降至约64,523。最后一刻取消航班已非常普遍,各国都颁布了旅行禁令,有些禁令变化频繁,因此乘客到登机当天都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按照自己的路线起程。在全球大病毒的高峰期,许多国家甚至不允许其他国家的国民在他们的机场过境﹐转机去他们的目的地。因此,需转机的人通常不允许登机,因为他们将无法在转机机场着陆。同样,许多国家,例如中国,已经并且继续采取政策阻止其公民在大病毒期间返回家园。所有的这些因素﹐使得自开始有自动离境令以来,2020年要离开美国比任何时候都困难得多。

从2020年3月起,要预订从美国起飞的班机﹐而成功登机已成为一项挑战,因为它不但不可预测,而且费用高昂。我们以一位中国公民在2月中旬拿到120天自动离开美国的案件为例。 2月份﹐中国和亚洲其他的许多地区成为冠状病毒的危险区。这位中国国民非常合理地﹐决定等到病毒在中国减少后再离开美国,所以,他/她把预定机票的时间推到2020年4月至2020年6月期间。然而,这位中国公民在3月至4月,看到美国的冠状病毒疫情变得比中国还糟,就决定马上预订飞往中国的航班机票。但令他/她沮丧的是,他/她订的飞往中国的航班﹐由于需求减少和削减预算,航空公司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了航班。或许是中国政府强迫航空公司取消航班,因为想减少来自国外的航班来防止病毒的传播。无论如何,到了2020年5月,他/她找不到航班﹐被卡住了。之后,他/她预订到了6月初启程飞往中国的航班,途经台湾(此时已经很少有直飞中国的航班了)。但是,在航班起飞的前一天,航空公司通知他/她无法搭乘此航班在台湾过境,因为台湾不接受过境旅客。此时已是五月下旬,这位中国国民又被困﹐没有航班离境。此时,他/她的选择非常有限。通常﹐许多国家不允许中国公民未经签证入境其国。他/她现在必须飞往一个允许中国公民免签证﹐并且允许在冠状病毒期间过境或入境的国家。至此,所有飞往中国的直飞航班都被预订一空。所有必须通过第三国的所有航线都必须查证是否允许中国国民过境,而所有允许过境国家的航班都预订一空。此时,这位中国公民的唯一选择是飞往一个允许中国公民免签证且不会由于冠状病毒的限制﹐禁止他/她入境的国家。这样的选择是要付出高昂的机票﹐飞往第三国,而这第三国,对此中国公民相当陌生,他/她无法在该国到处走动。因此,他/她的选择要么飞往陌生领土危及他/她的安全,要么错过自动离境的日期。

自动离境令本就没有打算要对非公民的离境有这样的挑战﹐或禁止其受到不得移民的惩罚长达十年之久。相反,它是一项认罪协议,可以加快美国的遣返程序,并对非公民提供一个合理自行离境的解决方案,以避免驱逐出境的许多不良后果。在2020年疫情期间,离开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包括事情不可预料,航班随时都可被取消,全球各国不断的改变其旅行规则以及高昂的费用。因此,在冠状病毒疫情期间未能在120天内自动离境﹐应该是可以原谅的,只要外籍人士能够证明他(或她)为按时离境﹐真诚的做了努力﹐就不应承受太多严厉的惩罚,如在未来的10年中无法获得多数移民福利。

有权减轻在这种情况下违反自动离境后果的权力在于由国会制定法律,或通过总统颁布行政命令,(因为在过去几年中,我们看到许多法规被川普的行政命令“压倒” ),或由国安局(DHS)本身延长当事人的离境时间﹐如符合要求的离境或延迟离境,并暂停自动离境的处罚﹐直到延期离境的日期结束为止。无论采用哪种方法,虽然它不会影响数以百万的人,目前的情况不应该保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