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伦文章: 大法官金斯柏离世,梦想家们迫切的需要一个政治解决的方案

上周,随着大法官露丝 金斯柏(Ruth Ginsburg)的逝世,移民失去了一位最伟大的移民权利捍卫者。她是自由派大法官,她一贯性的投票来支持移民权利,在日益保守的最高法院中,她与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埃琳娜卡根(Elena Kagan)和索尼亚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在最高法院的主要移民案件中以5对4票的判决中结成了联盟。她参与的几个败诉方的主要案件有《美国控诉德克萨斯州》案136 S. Ct. 2271(2016年)(由法庭共同议决的),此案法院以4票对4票平手的状况下维持了德州法院的原判,禁止欧巴马总统的DAPA计画案(暂缓递解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父母)”给予美国公民及美国合法​​永久居民的父母法律的保护和工作授权;《国安局以及其他人控诉纽约州以及其他人案》,140 S. Ct. 599(2020),法院以5票对4票通过纽约联邦法院的初步禁令,允许在2020年2月实施新的公众负担的规则。然而,最近,她参与了《国安局诉加利福尼亚大学摄政委员会案》﹐140 S. Ct.1891(2020年)以5票对4票获胜,法院断然拒绝了川普政府尝试终止幼年入境暂缓递解计画(DACA)。尽管该判决是基于程序理由做出的,法院表示在政府遵守适当程序后﹐可能会被另一份诉讼得胜,但不能保证实际上可以得胜﹐因在5票对4票的情况下﹐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握关键一票。保守派偏中的大法官罗伯茨(Roberts)较早前曾在《国家独立商业联合会诉塞贝留斯(Sebelius) 》案567 US 519(2012),支持《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裁决﹐还有在《商务局对抗纽约》案139 S. 2551(2019)裁决中﹐提供关键一票, 拒绝川普先生可在美国人口普查问题中添加是否为公民身份的权利。

但是,若现在另任一位保守派法官,情势将进一步偏向右派,预计在分裂国家的多数案件,包括移民案在内,将继续以6-3或5-4的票数连败。罗伯茨大法官将在这些备受争议的案件中失去他决定票的地位。川普总统已经发誓要在本周内提名一位继任者,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诺(共和党肯塔基州)亦表示,他将把总统的提名带到参议院举行投票,这些都违反了金斯柏大法官一直渴望递补她遗缺的人选-由下一任总统提名。

这对幼年入境暂缓递解计划DACA中的七十多万名梦想家的影响将是最大的,川普的连任将使他们成为川普政府用来通过其整个移民重组计划的最终议价的筹码,可能,所有梦想家都将遭受移送出境的程序﹐他们的法律保护和工作许可会被撤销,或不再予以延期。自最高法院作出DACA的裁决以来,政府当局已采取行动拒绝所有新的DACA申请,并将申请延期案的时间限制为一年而不是目前的延期两年。

令人讨厌的川普移民计划﹐已经体现在他利用病毒疫情而发布的多项公告,行政命令和法规﹐来禁止他讨厌的国家的国民- 尽管美国在感染病毒上遥遥领先于世界各地,限制了附合资格和批准的员工入境美国﹐尽管研究报告显示他们将使美国受益并增加就业机会。众所周知,川普从DACA的失利中﹐获得的主要收获是,他相信法院的裁决给了他权利﹐来制定“基于绩效”的移民计划。他在2020年7月10日说,“我们正在努力解决法律上的复杂性,但是我将签署一项非常重要的移民法案,作为一项行政命令,因为DACA计划,现在最高法院已经赋予了我这样做的权力。”此前,他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起草了一项基于绩效的移民计划,该计划没能向前推进,但其内容的想法已在川普先生于2019年5月16日发表的讲话中,他表示将取消所有目前的亲属和职业的优先类别,而以积分式的新“ 建立美国”签证来代替它们。川普先生的美国,只有富人和高技能的人才﹐而拥挤的群众和难民不需要申请。我国可以借鉴德国及其总理安格拉 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经验教训,德国在2015年收了超过一百万难民,如今该计划已非常成功的把人口老龄化的德国建设的更强大。

对梦想家和所有移民的拥护者而言,唯一的解决方案似乎是去投票﹐从投票中采取政治手段–实际上﹐这包括所有支持公民权利,投票权,环境,妇女权利,所有非异性恋者(LGBTQ)权利,名誉,文明,真理,反腐败政府,合理的外交政策,非直觉的决策者,以及川普先生已经破坏并将在未来四年内摧毁的这一代。

大纪元2020年9月18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曾在美国逾期居留 2. 成为美国公民申请已婚子女有帮助吗? 3. 没有健康保险,我和女朋友要如何应付产前和分娩的费用呢?

1. 曾在美国逾期居留

我曾持L1签证,最后的工作日是2015年5月2日。我一直在美国待到5月31日,因为当时我正在参加考试、出售家具和汽车等。我的I-94的有效期限是2016年7月截止。请问我从5月3日到31日算非法居留吗?如果我申请移民签证,需要报告这一点吗?

李律师回答:
根据您陈述的事实情况,您逾期居留只有28到29天。由于I-94的有效期至2016年7月截止,您没有非法居留的情况。而且即便您逾期居留,也要逾期180天,您才会受到三年不得再入境的惩罚。在您申请移民签证时,您可以填上28天或29天的非法居留一事,在领事馆面谈时对申请移民签证不会有影响。如果您要在美国调整身份,可能会有所不同,这取决于您的移民类别。

2. 成为美国公民申请已婚子女有帮助吗?

我母亲是永久居民。她于2004年为2个女儿申请移民。她的一个女儿现已结婚。如果母亲成为美国公民,对已婚女儿有帮助吗?

李律师回答:
如果您的母亲现在已成为公民,她可以再次以亲属移民第三类别(F-3)为已婚的子女提交申请。但是,这将是新的申请,有新的优先日期。 F-3类别的等待时间约为13年。如果这位女儿还有其它移民方式,也许她可以选择其它方式。如果没有,母亲应尽快提交申请表格。

3. 没有健康保险,我和女朋友要如何应付产前和分娩的费用呢?

我和我的女朋友已经约会了8个月。她是商务签证,在美国和中国待的时间各一半。她现在怀孕了,是我的孩子。现在她持什么签证最好?为了婴儿我们要如何结婚才好?我有工作,但没有保险。是否应该立即通过旅游签证将她带到美国?她能留在美国和我在一起,在这里生孩子吗?因为我们没有保险而且她不是公民,我们应该在婴儿出生后马上结婚吗?如果我们立即在美国结婚,对她和婴儿会不会更好?但是,没有保险我们要如何应付产前和分娩的费用呢?

李律师回答:
您似乎非常担心没有健康保险、在美国生孩子要花的费用。如果是这样的话,除非您执意要孩子在这出生,否则孩子在中国出生可能会更好。我认为,您可以随时,甚至现在就可以结婚,然后开始I-130亲属移民的申请流程,她在美国驻广州领事馆进行最终的面谈。这一流程大概需要一年的时间。这样您的妻子有足够的时间分娩和产后复原,并收集文件, 在海外做移民签证的面谈。这一安排也能给您一段时间,以便为妻子和孩子的生活做准备。

大纪元2020年9月4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美国公民的配偶如何加快程序获得绿卡? 2. 我可以在美国把B-1签证转换为H-1B工作签证或美国永久居留身份吗? 3. 我有两年绿卡,可以在这段时间到期前离婚而不丢失身份吗?

1. 美国公民的配偶如何加快程序获得绿卡?

我的丈夫是美国公民,我是瑞士人,我们于1995年结婚。我在凤凰城提交的绿卡申请,被告知需要等20个月!我们最近搬到了纽约的斯科茨代尔城长住。目前,我有B2签证。我需要尽快有一个社会安全号、才能完成在瑞士和这里的许多手续,但我也明白没有居民身份、就无法获得社安号。

李律师回答:
美国移民局的处理时间是一个大概的时间,许多案件会在预计的处理期间前、就收到面谈通知。话虽如此,如果您的案件处理时间真要20个月,除紧急情况外,移民局一般不会加快您的案件处理。其实,获得社会安全号码不需要案件获批就可获得。如果您在递交I-485永久居留身份调整申请时,也同时申请了I-765工作许可证,移民局通常会在3至6个月内处理您的工作许可证的申请。有了工作许可证后,您可以申请并在一个月内获得社安卡。

2. 我可以在美国把B-1签证转换为H-1B工作签证或美国永久居留身份吗?

我每隔两年去美国一次,因为我哥哥的一家人在纽约,所以我们全家都是B1签证。实际上,我曾申请H-1B签证两次,但不幸的,我未被抽中。我上一次申请H-1B是2016年。我哥哥在纽约拥有自己的公司,家族中还有其它公司。他们想为办公室招聘IT专业人员,但是由于H-1B的抽签流程,我没有成功。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可以在我哥哥的公司工作而无需进行抽签程序呢?或者如果我人在美国,可以直接将我的身份从B1更改为H-1B吗?

李律师回答:
您的问题中有太多的未知因素、让我很难为您提供好的建议。比如:您在哪里出世?你哥哥的公司性质是什么?他的公司是如何设立的?公司赚钱吗?您还有什么其他的选择等等?我建议您预约一位移民律师,帮您分析您的所有情况。就您是否可以将B-1的身份直接更改为H-1B的问题,由于时间关系,您可能无法与哥哥的公司合作解决,但可以考虑由不受配额限制的公司为你申请,比如:高等教育机构,高等教育机构的附属机构,政府研究机构或非营利性研究机构。像您哥哥那样的公司都必须遵守H-1B签证的年度抽签限制,并且只能在每年四月的前五个工作日内提交H-1B签证申请。

3. 我有两年绿卡,可以在这段时间到期前离婚而不丢失身份吗?

我申请了绿卡,但我与妻子相处不再融洽。我正在考虑离婚,但不知道我是否会丢掉移民的程序和绿卡。

李律师回答:
我假设您是通过您的妻子成为有条件绿卡身份的居民,那么您必须在两年期满前的90天之内提交I-751申请,来取消有条件绿卡的身份获得永久绿卡。如果您离了婚或合法分居,那么您不能与妻子共同提出取消有条件绿卡拿正式绿卡的申请。但是,如果离了婚,您可以基于一开始是真实的婚姻关系、自己提交I-751,并在申请文件中附上所有证明真实婚姻关系的证据。您还可以通过证明自己受配偶虐待,或如果返回原籍国生活会遭受极端困难, 且这种困难己发生在有条件居留期间。

世界周刊2020年8月30日刊登 1. 为在中国的父母申请移民,他们必需通过公众负担的要求﹐会有多困难呢? 2. 香港出生的劳工纸绿卡案件会如何处理,需要多长的时间我才能移民? 3. 最高法院裁定幼年入境暂缓递解计画DACA可以继续,我现在可以申请吗?4. 我去移民局办公室面谈是否安全?

刊登于2020年8月30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上(剪报)

1. 为在中国的父母申请移民,他们必需通过公众负担的要求﹐会有多困难呢?

我刚刚成为美国公民,想申请在中国的父母。我听说川普当局让那些收入不高或资产不多的人要移民很困难。目前,我已婚,育有两个孩子,过去三年,我们两夫妻的年收入水平约为60,000美元。我们有一栋抵押不多的房子,并大约有25,000美元的存款。

李律师答,
在正常情况下,若您的父母若没有严重的残疾,不需要政府的大量医疗援助﹐您似乎很可能为父母办理移民。但2020年2月24日生效的公众负担规则,对申请人及被申请人造成了沉重的负担,被申请人需要展示更多文件并计算许多因素来决定根据该规则是否可入境。在疫情期间,该规则在纽约地方法院最近败诉后已被政府取消。国安局发布了一项备忘录,只要该裁定有效,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将在2020年7月29日当日或之后的身份调整申请裁决使用旧的公众负担指南。国务院也按法院的判决,对领事官员更新领事作业的指导。但是,情况仍然动荡。法院的裁决是否仍然有效﹐以及疫情后公众负担将如何执行还有待观察。 (请注意,根据新的公众负担规则,您仍然可以移民您的父母,只是需要提供更多的文件)。

2. 香港出生的劳工纸绿卡案件会如何处理,需要多长的时间我才能移民?

我以H-1B工作签证的身份在美担任市场研究分析师的工作。去年我的雇主为我申请绿卡,因为我来自香港,公司律师表示,如果一切顺利,我的案子用不到两年的时间。现在我听说因为川普总统对中国不满,我现在被分配到中国。这对我的案件意味着什么?我的优先日期是2019年11月,我的劳工纸申请于2020年5月获得批准。我的I-140职业移民申请现在正在美国移民局等待处理。

李律师答,
2020年7月14日川普总统发布了第13936号行政命令-“川普总统关于香港正常化的行政命令”,即根据美国法律﹐香港地区将不再被视为拥有自己的移民配额,而是归于中国的移民签证配额。国务院仍在审查是否可以把香港出生的人合法地配给中国,但是鉴于国务院的政治立场,而且国务院院长站在总统这一边,这事很可能会被掩盖过去。 2020年8月份的签证公告最后批准日期职业移民的排期,显示中国职业移民第二优先(EB-2)类别﹐即拥有硕士学位或学士学位加五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案件,目前在处理2016年1月15日之前递交的案件﹔第三优先(EB-3)类别﹐即拥有学士学位或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案件,正在处理至2017年2月15日之前递交的案件,比EB- 2类别还早一年。鉴于移民签证计数的变化和财政年度未使用配额的不定数,很难知道在中国的配额下您的案子要花多长时间才能等到排期,但是因为EB-3的排期更快些,您如果尚未递出此类别的申请,则不妨以EB-3类别提出申请。

3. 最高法院裁定幼年入境暂缓递解计画DACA可以继续,我现在可以申请吗?

我在各个方面都符合DACA的资格,但在他们停止接受新申请前﹐我还不到15岁-这是最低年龄的限制。自2007年6月15日以来,我一直在美国﹐并于2012年6月15日当日人在美国;2012年6月15日当日没有合法身份;没有犯过罪﹐现在仍在读高中。如果我此时递交一份新的申请,有希望吗?

李律师答,
最高法院在2020年6月份以5票对4票的裁决保留了DACA计画,因为首席大法官罗伯茨(Roberts)不认为政府试图停止该计画时遵循了法律程序。虽然川普总统在西班牙电视频道Telemundo的电视采访中表示,他可以为梦想生提供公民身份的途径,但他的政府当局在“马里兰州拉丁裔和移民倡导与援助组织控诉美国国安局”的这个尚在审理的案件中做了完全相反的事情。上周国安局说新的申请案既不会被批准也不会被拒绝,而是放入一个桶子,等待国安局的政策;但在2020年7月28日的备忘录,国安局表示将拒绝所有未决和日后的初次申请,及没有特殊的情况﹐将拒绝所有DACA成员的未决和将来申请的回美纸申请,并将把DACA申请延期的期限从两年缩短到一年。当然这可能不是最终的判决,但是您可能在递交新的申请前要等等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4. 我去移民局办公室面谈是否安全?

我的美国公民母亲正在为我请绿卡。我,妻子和我们的两个孩子都以我的H-1B工作签证在美国。我们的优先日期已到﹐先前安排4月份去移民办公室进行面谈调整身份,但因疫情面谈被取消。现在,听说移民局将从8月份开始重新安排所有被取消的面谈时间。我们非常紧张,因为我和妻子患有疾病,怕会染上冠状病毒。我们去面谈安全吗?

李律师答,
最近听到关于美国移民局令人沮丧的事情之一是,移民局不断地抱怨说钱用光了,需要提高申请费﹐并要国会拨放资金。最新的消息是,如果没有得到国会的拨款,将在八月底解雇多达百分之七十的员工。在这种情况下,移民局可能没有足够的资金来维持办公室的全面安全。我怀疑移民局有能力每两小时擦拭椅子和厕所,或分派员工在电梯,自动扶梯,走廊和等候室中加强社交距离的疏导。您可以自己采取一些措施来保护自己;例如保持家人与他人的社交距离﹐带上卫生巾擦干净自己的座位﹐戴口罩和手套,及用自己的笔。移民局表示,面谈会被隔开,划定可坐的座位以保持距离,官员与公众之间设置塑胶玻璃屏障,为没有戴口罩的人提供口罩,并对错过面谈时间的人重新安排时间。我们希望在你面谈前移民局有了上述及其他的改进﹐加上您自己的安全预防措施﹐应该可以保护您和与您接触的其他所有人。

大纪元2020年8月21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我可以要求把I-485调整身份的文件加入I-130的申请吗? 2. 如果我每周工作40小时、时薪12.50美元,是否足以带我的女友从菲律宾到美国来? 3. 如果在菲律宾已经合法结婚,可以在美国与他人结婚得到绿卡吗?

1. 我可以要求把I-485调整身份的文件加入I-130的申请吗?

一周前为我的妻子申请了I-130亲属移民。我们收到了I-797c通知单。我读了几遍,它说,大多数情况下可以要求把I-485和I-130连在一起。我想知道, I-130待审的情况下,我是否可以递交I-485。

李律师回答:
如果您是美国公民、且您的妻子合法进入美国,因为你有I-797C收据通知,您现在可以为您的妻子提交I-485、申请调整身份为永久居留。您要在I-485申请文件中附上I-797C的收据副本,证明I-130申请正在审理中。美国移民局在处理I-485申请时,会将I-130与I-485申请连在一起、以及时安排面谈时间。

2. 如果我每周工作40小时、时薪12.50美元,是否足以带我的女友从菲律宾到美国来?

李律师回答:
时薪12.50美元、每周40小时,即年薪2万6 千美元,可能不足以说服持怀疑态度的领事官员签发B-2访问签证。若签证申请人自己有足够的财务来支付访美开销、无需找工作,这样会比较容易说服美国领事官员。如果您的女朋友或她的家人有钱,她可以向领事官员证明,她不必在美国工作。另外,如果您有近亲能够提供I-134担保书,可能也会有帮助。她还必须说服领事官员,她打算访问结束后返回。

3. 如果在菲律宾已经合法结婚,可以在美国与他人结婚得到绿卡吗?

我知道,有人以J1实习生来这里呆一年。他在菲律宾已经合法结婚,并育有一个孩子。现在他又娶了一个美国人。合法吗?在这种情况下,他如何获得永久居留卡(绿卡)?

李律师回答:
不管当事人在哪里结婚的、只要已经合法结婚,那么他/她在合法婚姻没有废止或解除前,与另一人结婚就是犯了重婚罪。移民局如果知道这位被申请人没有资格与申请人结婚,不会批准他/她的永久居留申请。

大纪元2020年8月7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从F-1身份转换成H-4/H4-EAD的最快方法是什么? 2. 被列入递解出境程序的人, 可以申请回美证吗? 3. 10年前因挪用公款和入狱而被驱逐出境,现在可以返回美国吗?

1. 从F-1身份转换成H-4/H4-EAD的最快方法是什么?

我目前持F1理工科(STEM)实习生延期(OPT extension)的身份工作,目前的签证于2020年7月5日到期,我的丈夫是H1-B工作签证、有一份已批准的I- 140职业移民办绿卡的申请。我今年已提交H1-B快速处理的申请,但到目前没听说我的申请被抽中。如果今年我的申请没有被抽中,我就必须转H4配偶身份、以H4-EAD工作许可证在美国继续工作。像我这样的情况,转H-4并获得H-4工作许可证的最佳和最快方法是什么?我知道我可以同时提交申请,也可以请假直到收到H4工作许可证再继续工作。但估计整个时间流程可能要5-6个月。因此,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转H4和拿到H4工作许可证,让我离职的时间最短。有人建议我离境后再入境美国,拿一份新的H4,入境后申请工作许可证。但是我不知道这是否更快,是否会成功。

李律师回答:
您准备出国面谈领取H-4签证、进入美国后申请工作许可证,而不是同时申请转换H-4身份和工作许可证,您认为这样可以快些。但根据我们的经验来看,您的主意不会让您获得太多的好处。美国移民局接受两者同时申请,通常在H-4批准后就会立即裁决工作许可证的申请。另外,申请的时间和在海外拿H-4签证也花时间,可能不会节省您太多的时间。

2. 被列入递解出境程序的人, 可以申请回美证吗?

我的政庇申请被拒、被列入递解出境上庭的程序。最近,我与美国公民结婚、并已有了I-130亲属移民的面谈。请问我可以申请回美证, 离境后、再回到我美国丈夫的身边吗?

李律师回答:
美国移民局有一个规则,不会给列入递解上庭程序的当事人回美证。尽管移民上诉委员曾裁定,以回美证出境不视为「入境」,但该裁决没有触及处于递解程序的当事人。即使您设法以某种方式获得回美证,您可能被视为自行离境,在重新入境时恐面临禁止入境的惩罚。

3. 10年前因挪用公款和入狱而被驱逐出境,现在可以返回美国吗?

2006年我的一位家人在加州被控挪用公款,之后在监狱服刑,并于2008年或2009年被驱逐出境。这已经过去好多年了,如果我要为他申请绿卡,值得一试,还是浪费时间?

李律师回答:
挪用公款轻说,是一种道德败坏罪;严重的话,如挪用金额超过1万美元或个人被判处至少1年监刑,是严重重罪。申请人必须要提供他有可以申请此人移民美国的条件,才有机会申请,例如申请人必须是他的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妻子或超过21岁的子女。他还必须为他的罪行申请豁免文件,证明如果他的豁免被拒,他的配偶、父母、儿子或女儿的生活将遭受极大的困苦。如果没有上述条件,您不该为他申请。即使有条件,成功的机会仍然不确定。

大纪元2020年7月24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H-4工作许可证,还是从H-4转F-1学生签证?哪个选项更好? 2. 如果有他人做了I-864经济担保人,我的担保可以解除吗? 3. 我的I-485绿卡调整身份申请待批中,可以上学吗?

1. H-4工作许可证,还是从H-4转F-1学生签证?哪个选项更好?

我是H-1B签证持有者的配偶,今年秋天会入研究院学习。为了在美国工作,我现在可以申请H-4工作许可证(EAD)或从H-4转到F1签证。美国目前的情况下,哪一个会更好?

李律师回答:
要申请H-4工作许可证或转换为F-1签证,取决于您。 H-4工作许可证目前仍然有效,尽管这是川普政府计画取消的一个移民政策目标。至于F-1学生签证,除非工作属实习或实地调查的项目,您通常必须入学一年后才能以课程实践培训的名义工作,。

2. 如果有他人做了I-864经济担保人,我的担保可以解除吗?

我离婚了,但仍然是前任妻子的担保人(填过表格I-864)。如果她再婚,我还要负责吗?如果她的新丈夫为她申请担保会怎样?

李律师回答:
如果您的前妻是通过您的担保获得有条件的居留权,即使您的前妻再婚,且新丈夫为她申请担保,您仍然有连带责任。另一方面,如果她通过您申请的案件被拒,您将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因为I-864经济担保书是您与政府之间的合同,只有您的前妻获得福利时、您才开始承担义务。

3. 我的I-485绿卡调整身份申请待批中,可以上学吗?

我在完成副学士学位(associates degree)后,将与未婚夫结婚,但我想婚后立即开始修读学士学位。因此,我的副学士与学士之间会有几周的时间没有合法身份。请问,我是否可以在I-485待批时马上开始念书学习,还是必须等收到临时工作许可证后?

李律师回答:
如果您与美国公民结婚,通常在绿卡面谈时,身份有空档之事会被忽略。如果您与合法的永久居民结婚并通过提交I-485表格来调整身份,那么您在提交I-485表格时必须处于合法身份。另外,即便已提交I-485,您不能违反您的身份状态,非法工作。话虽如此,结婚和提交I-485申请后的学习空档期不会影响您的身份调整。按照您的情况,如果您在副学士学位和学士学位课程间同时保持F-1身份,那么您不会因为数周间隔违反身份,因为法律有提供学位之间切换的时间间隔。即使您没有选择升读学士学位课程,您仍属合法身份,因为F-1学生在完成学业后有60天的宽限期让您更换或延期身份或离开美国。

李亚伦文章: 不管总统的9993和9996公告,国务院允许申根地区,英国和爱尔兰的F-1和M-1学生入境美国。及其他对6/22/20公告的解释信息。

美国国务院在2020年7月16日发出令人震惊的转向规定﹐邀请欧洲的申根地区,英国和爱尔兰的F-1和M-1学生以他们的签证来美国,不顾9993和9996的总统公告﹐特别禁止这些国家的人在来美国前14天在这些国家的人入境美国(注1.) 国务院指出“持有效F-1和M-1签证从申根地区,英国和爱尔兰来的学生,无需认定属国家利益例外的条件﹐即可旅游来美。”虽然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但除非这些公告予以解除,这样做几乎没有道理。秘密地的解除部份禁令不加以说明﹐反而损害了美国作为法治国家的形象。当初之所以有这些公告,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公民受感染病毒数量众多,如果他们到达美国,会在美国传播病毒对美国构成了危险。是否冠性病毒的危险已不再相关﹐因为最近美国一天就有7万人被感染?是否某些国家的每日受染病毒人数不再令人担懮﹐因为我国的受染人数?一些目前被免除禁令的国家统计数据显示,上周法国每天感染病毒者有2552例,西班牙1400例,英国687例,德国529例,波兰339例,意大利249例。

这显然是政治因素- 否则,为什么没有给中国类似的特权﹐他们上周每天的记录只有17人感染?为何不对俄罗斯下公告禁令﹐他们每日的感染率为6109人?如果川普先生可以对巴西下禁令,那为什么不对俄罗斯呢?

本文作者不是社交媒体的忠实拥护者,但是国务院在推特的常见问题﹐对有关6/22/20非移民H-1B,H-2B,L-1和某些J签证入境的回答﹐国务院弄混乱了。在查看他们解答时,作者希望国务院在给予答案时要更加小心,因为其中的回答有些是错误或误导的。

至少有五次涉及在美国的主要申请人﹐其海外家属配偶和子女属上述签证类别的命运,标准答复为“根据总统公告第3节,暂停入境适用于’在该公告的生效日(6月24日)当日﹐没有一份有效的非移民签证。’请参阅链接以了解例外情况。”另外,“除非有例外情况,我们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不会签发H-1B,H- 2B,L或某些J签证及其家属的签证。”然而,在2020年7月16日美国国务院的另一份官方声明中表示“国务院将继续向符合资格的﹐且目前仍被排除在外或主要申请人目前人在美国的家属签发H,L和J签证。”(注2)。

官方的答案似乎最终承认,该公告的第3节例外(该公告不适用于2020年7月24日生效日人在美国的人)延伸至包括现在有资格发给签证的家属成员。它似乎也回答了这个问题,即在公告生效日人在美国的主要申请人应该能够离开美国,然后获得签证–他们不必等到2020年12月31日之后才得到签证。对此,国务院应向领事馆发布进一步指导。

五个问题的切题点,问及抽签移民签证2020(DV-2020)中签的申请人何时可以面谈签证,惯用的回应是:“总统公告10014暂停签发数类的移民签证﹐包括抽签移民签证DV在内。该公告最近被延长至2020年12月31日。在公告期间,不允许签发抽签移民签证。”对此,提问者的回答很好,即“该公告只暂停入境。它没有提到暂停面谈和签证签发的程序。对于抽签移民签证2020中签者,此过程需要在9月30日之前进行。我们被暂停入境,直到公告结束,但至少我们仍然有机会。”

最后,在回答一位申请调整身份有回美纸(advance parole )的当事人的问题,问及是否允许他们持B1/B2签证前往美国﹐ 当他们的抽签移民签证2020有回美纸,国务院的回答是“外籍人士持有效的签证通常是授权前往美国入境关口”这显然是错误的,因为调整身份申请者只能在有回美纸的情况去美国境外旅行,并以回美纸重新入境–否则,调整身份的申请是可以被拒的。

尽管人们对国务院的官方回应感到满意,但我们强烈敦促国务院更加关注其对推特的非正式回应,因为公众对此非常重视。

注 1. 国务院2020年7月16日规定,对某些来自申根区﹐英国和爱尔兰的旅客国家利益例外。
注 2. 国务院2020年7月16日规定,总统公告10014和10052,暂停移民和非移民入境﹐因在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的经济复苏期间,它给美国劳动市场带来风险。

大纪元2020年7月10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如何更改签证类别? 2. 我丈夫拿到绿卡后、就变了,我想他是为了来美国而娶我。 3. 如果哥哥有美国绿卡,我可以获得哪种签证?我是F1签证在美国居住。

1. 如何更改签证类别?

我的巴西朋友持B1/B2旅游签证来到美国。他想从事视频制作自由业。是否可以申请转换任何工作签证的身份?

李律师回答:
我想不出有哪种签证适合您的巴西朋友,除非他满足O-1杰出外籍人士的申请条件,可以让他转换身份来从事视频制作自由业。如果没有,他可能需要咨询移民律师,以了解他的可能选项;以及他是否有资格获得其他类型的签证身份、让他在美国停留更长时间,还有他愿意为他的目标做出哪些付出。

2. 我丈夫拿到绿卡后、就变了,我想他是为了来美国而娶我。

我丈夫来这里已经一年零三个月了。在这里待了四个月之后,我抓到他上相亲网站、想找外遇。我还在他的手机中找到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婴儿的照片,是从他的祖国发过来的。我也在他的电话中找到一位墨西哥女士。当我问他这些问题时,他说那个女人是他朋友的妻子。但是,照片有好几张。他还故意与我闹事,我想他要破坏我们的关系。他希望他的朋友和家人认为他是一个好人。他已开了自己的银行帐户,过去他把钱存入我们的联名帐户,但现在他不这样做。我觉得他正在背着我计画事情。我觉得他利用我来美国后要跟我离婚,我该怎么办?

李律师回答:
如果您的丈夫拥有临时绿卡,您可以决定是否协助他解除有条件的居民身份,如是否在他的I-751临时绿卡转正的表格上签名,并在调整身份的整个审核过程中合作配合。如果他已经是永久居民(在他来美国之前你们已婚至少两年),那么您对他的掌控度会更少。目前,您对此生疑,但对移民局,您可能无法采取什么措施。即使他最终提出离婚程序,移民局对追讨他的绿卡可能也不感兴趣,因为在他们看来,您丈夫在美国期间一直与您同住。

3. 如果哥哥有美国绿卡,我可以获得哪种签证?我是F1签证在美国居住。

我的哥哥(26岁)赢得了绿卡抽签,我-妹妹(25岁)想了解他申请过程的重要步骤,想知道我是否也可以从中受益:如居留签证、工作许可证等等。他住在欧洲,最近三年我持F1签证住在美国。

李律师回答:
不幸的是,根据美国移民法你不能从获得绿卡的兄弟姐妹获得益处。您必需在美国继续保持您的独立合法身份。

大纪元2020年6月26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有移民身份的人想带孩子回家乡 2. 我非法居留美国近20年,可以申请庇护吗?3. 我是幼年入境暂缓递解计画受益人(DACA达卡),可以申请绿卡吗?

1. 有移民身份的人想带孩子回家乡

我有移民身份证件,有一个孩子,她正想回家乡探望。想打听一下这方面的法律?

李律师回答:
有证移民必须与母国所在地的美国领事馆或使馆核实,以确定孩子符合入境该国的要求。我假设您的孩子在美国出生,是美国公民。这位有证移民应为孩子取得美国护照,然后向母国政府核实是否有其它关于孩子入境的要求。至于返回美国,这位有证移民的护照和绿卡,还有孩子的美国护照就足以入境了。

2. 我非法居留美国近20年,可以申请庇护吗?

我上庭的日子近了,如果我向边境执法局(ICE)自首,我可以要求庇护吗?我因无证驾驶要上法庭。我住在乔治亚州。

李律师回答:
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当事人只能是下面种情况才可要求政治庇护:在非法入境美国一年内,或者以非移民签证来美,在身份结束后的合理时间内(通常少于6个月)。但是,您可以要求以暂缓递解方式请求保护,这要证明您返回本国后遭受迫害的可能性超过50%;或者寻求以《禁止酷刑公约》的保护,在这种情况下,您必须证明您遭受极端酷刑,残忍和不人道惩罚、饱尝严重痛苦或折磨的可能性超过50%。对于《禁止酷刑公约》,即使重罪犯也有资格申请。请注意,这类庇护申请不同于上两种政治庇护情况,它的举证责任较低(申请人须证明出于种族、政治见解、宗教、国籍、社会团体的成员身份或过去的迫害,有充分的恐惧感),若庇护批准就可以申请绿卡,而暂缓递解或《禁止酷刑公约》的申请则不能。

3. 我是幼年入境暂缓递解计画受益人(DACA达卡),可以申请绿卡吗?

我三岁时跟随母亲从墨西哥来美,她为我俩都办了短期工作签证。我们逾期居留。我该怎么办才能获得绿卡?

李律师回答:
在DACA计画下,意味着您被允许留下,但如果没有为达卡申请绿卡提供途径的新立法,那么目前也无能为力。从您的问题,我假定您至少18岁。因为您与母亲合法入境,如果您与美国公民有真实的婚姻,则可能可以调整为永久居留权的身份。如果您与永久居民结婚,要很长时间才能成为公民,或者她没有资格或无法通过入籍考试,您可能可以通过I-601A计画来豁免您在美国非法居留一年或一年以上受到的10年禁止再入境的惩罚。豁免申请将基于如果您必须离开美国,您的配偶将遭受极端困难的理由。如果I-601A豁免申请获得批准,您可以返回墨西哥前往美国领事馆预约移民签证。一旦您的面谈时批,那么您几乎可以立即以绿卡身份回到美国。如果上述都不是选项,你只能与DACA类的其他受益人一起等待,直到DACA的问题在政策上得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