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亞倫文章: 美國移民局的 H-1B 提案 – 新註冊系統和其他需要解決的濫用行為

刊登於2023年12月24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李亞倫律師手記上(剪報)

I) H-1B 註冊系統的新方法 – 是否有效?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正在提議採用以受益人為中心的註冊系統,來取代招致大禍的贊助擔保公司註冊所產生聞所未聞被濫用的系統。 在提案中,一位當事人被多個公司註冊多少次不重要,因為結果他/她只能被抽中一次,美國移民局看似諷刺的邏輯是,該擬議的註冊系統將只允許被選中的受益人 從其擔保公司中挑選最好的僱用條件。 為了回答像我們的擔憂,即美國移民局應該回到其舊系統,因舊系統在預先註冊日止僅有190,000 至200,000 份的申請案,而非最近的註冊量達到780,844 份之多(請參閱 2023 年5 月1 日刊登於《移民日報》的“H-1B 的抽籤過程是一場鬧劇——是時候“回到過去(Back to the Future)”了”,以及2023 年9 月14 日刊登於 《移民日報》的“再次呼籲在2024 年1 月前H-1B 抽籤回到舊制”,), 但移民局表示,“當國安局考慮到註冊系統為美國移民局和利益相關者帶來的巨大 成本節約,以及若移民局將所有配額案件恢復到紙質遞交系統所需的大量資源時,使用註冊系統仍然比無意義的申請所造成的成本和其潛在麻煩更重要。”

我們想像成本和收益的權衡取決於誰的觀點——是削減成本的移民局還是那些被騙但夢想合法留在美國的人。 沒有可行的解決方案,情況就會變得讓人無法容忍。 在最近的 2024 會計年度的登記中, 780,844 份登記中超過一半的受益人提交了多次申請,—即350,103 人提交了一份申請,但408,891 人提交了一份以上的申請。 美國移民局去年的統計數據甚至顯示,有一名受益人登記了 83 次。

幸運的是,以受益人為中心的登記系統的解決方案似乎是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因為它消除了多次登記將增加被選中幾率的主要的動機。 然而,這個變更必須立即完成,並且一定要及時在下一個 H-1B 註冊期完成。 這似乎是對系統的簡單修復,但擬議的規則似乎對系統的更改能否按時完成表示懷疑。 雖然美國國家安全局可能會在最終確定該規則的其他擬議修訂之前尋求最終確定與登記系統相關的條款,但它補充說,美國國家安全局和美國移民局無法確定未來幾年的機構資源,甚至無法預測最終規則 何時出台。 因此,國安局也有可能需要延後註冊系統變更的生效日期。 此外,延遲日期可能僅適用於擬議以受益人為中心抽籤流程的變更,它並在解釋原因時表示,如果確定移民局沒有足夠的時間來確保抽籤流程的正常運作,則可能會延遲生效日期,包括 完成所有必要的使用者測試– 且國家安全局可能出於其他原因需要推遲生效日期,例如避免最終規則生效太接近即將到來的配額季節的註冊開始日期或如果最終規則在初始註冊期中或隨後的登記註冊抽籤 期內生效,特別是當美國移民局需要在稍後才開放後續登記註冊期,避免對登記註冊有不同的待遇。

很明顯的,無論美國移民局如何權衡成本和收益,沒有人會再忍受又一年從一開始就造成的無能且令人髮指的 H-1B 配額登記註冊制度。 即使移民局必須投入比計劃更多的人員和資金來修復該系統,無論是實施以受益人為中心的系統還是回到舊制提交申請書的系統,它必須確保在下一個註冊期-2024 年春季-及時 做出明確的更改。

II) 除了擬議規則中的註冊系統之外,美國移民局還描述了 H-1B的一系列濫用行為,讓人大開眼界。

美國移民局對其他濫用行為的譴責以及擬議規則中提供的修復措施不僅令人大開眼界,而且似乎主要源於目前登記註冊系統的不適當。

美國移民務局不僅揭露了公司和當事人如何玩弄抽籤系統,還揭示他們隨後如何努力使這一切都有利可圖,因為許多公司沒有空缺的職位,或者這些職位在不久的將來就沒有了。

對於那些在海外的人,公司將他們推遲後美,直到他們獲得簽證幾個月後。 如果他們根本沒有工作職位,他們可以由其他公司申請修正H-1B,以便抓住機會。 更常見的情況是,申請公司提出修正案,將被抽中的人放在第三方的工作地點工作,而不是送他們去原本應該去工作的地方。

對於那些人在美國但公司沒有工作崗位的情況,當事人會向其他公司或將他們分配到另一個工作地點的同一家公司提出修正的申請。 由於這一趨勢,美國移民局正熱衷的擬議有關及時提交修正案的法規,包括要求他們提交維持身份的前期證據。

儘管擬議法規中沒有提及,海外人士如果從領事館獲得了H-1B 簽證,就有資格提交修改;美國境內的人士也可以在10 月1 日之後進行H-1B 修正,如果贊助公司未撤回其 簽證。

美國移民局希望透過強調在美國的人必須提供前期維持身分的證據來打擊在美國使用修正案行為的人。 美國移民局顯然對這個問題非常生氣,但目前並沒有說移民局將立即拒絕或拒絕這些沒有前期身分證據的人的修正案。

移民局也強調,在2015 年的Matter of Simeio Solutions, LLC, 26 I&N Dec. 542 (AAO 2015) 案做出決定後,公司需要根據我們所知的法律來進行修訂,並重申了需要修訂的所有 情況, 但也提示要注意,如果工作地點屬於同一MSA(大都會統計區)或PMSA(主要大都會統計區),則不需要修正,但即使是在同一CMSA(統一大都會統計區)也必須 進行修正。 顯然,這些公司中的許多公司都懶得進行修改,將人員分配到 LCA 涵蓋的就業領域之外的不同工作地點。

移民局非常警惕登記註冊過程中的身份欺詐,即人們可以因為有不同的護照而多次註冊,或者在一次註冊中聲稱自己是無國籍的,而在第二次註冊中提供護照。 美國移民局建議,根據該提案沒有護照的人不能登記註冊。

關於確保公司確實有工作機會而不是投機工作的文件憑證,國安局只說這個沉重的責任並不意味著要在所要求的有效期內證明日常工作任務是非投機性的; 也不識別和記錄受益人 的特定日常任務; 它無意根據合約、工作訂單、行程或類似文件上的結束日期來限制有效期。

美國移民局正在就如何阻止申請人獲得投機性 H-1B 就業批准以及停止使用延遲 H-1B 配額受益人在美國就業,直至真正的工作機會具體成型的做法徵求意見。 移民局指出,雖然該規定要求申請人如果因受益人未申請入境而導致未使用配額,則須通知美國移民局,以便美國移民局可以撤銷對該申請的批准,但該規定並未規定入境截止 日期或通告移民局的截止日期。 在考慮入境截止日期或通告截止日期時,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承認,該方法不會阻止申請人透過提交修正申請並進一步延遲入境,或讓受益人在截止日期前一天進入美國來規避該規定 , 然後不久即離開。 美國移民局也還在考慮建立一個可反駁的推定,即申請人只有投機的職位,如果發生某些情況,可能包括延遲入境或在受益人以 H-1B 身份進入美國之前提交修正申請。 顯然,移民局對人們規避規則的各種方式感到慌亂 。

這些濫用行為的根源是目前的註冊系統允許受益人有多次機會參與 H-1B 簽證抽籤,導致 780,844 名受益人中的一半以上(408,891 人)在過去的篩選過程中進行了多次註冊。 美國移民局的 2023 財年篩選的統計數據顯示,一名受益人登記了 83 次。 故有了有效的屏障,上述大多數濫用行為都會減少到一定程度,以至於上述措施雖然需要,但可能不會那麼緊迫。

李翼民文章: 人工智能(AI)員工職業移民的明確性和便利性 第 二 部分

刊登於2023年11月19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李翼民律師手記上(剪報)

在本文的第 一 部分中,我闡述了職業類別永久居留程序方面美國在吸引外籍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才的相關問題。 在這第二部分中,討論更好地吸引人工智能員工永久居留的可能解決方案。

如果有明確類別的資格來免除申請永久居留人工智能合格外籍員工的勞動力市場測試,將有利於美國吸引人工智能人才的能力。 加拿大移民政策為 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和醫療保健等六個高需求領域的外籍員工提供快速裁決和簽證的發放。 之後,這些領域排名靠前的申請人將被邀請申請永久居留權。 由於加拿大採用「積分」制度,根據經驗年資、教育程度、年齡等因素評分,因此可以決定誰是排名靠前的申請者。 雖然美國沒有這樣的系統,但它仍然可以有快速找到人工智能員工移民的途徑。

美國移民政策目前製定了一些機制來快速追蹤高需求員工的移民。 一種是附表A (Schedule A)。如果職業屬於附表A,勞工部會「預先認證」外籍勞工的職位,從而允許僱用申請人免除美國勞動市場的測試。 這將 PERM 綠卡流程縮短了大約 11-12 個月,並消除了流程中的一些不確定性。 Schedule A 預先認證適用於物理治療師、專業護理師和「在科學或藝術方面具有特殊能力的移民,包括學院和大學教師,以及在表演藝術方面具有特殊能力的移民」。 一位高技能的人工智能工作者可能屬於後者。 但問題是,在實際上,需要大量的準備、記錄和勞力來證明人工智能相關科學的特殊能力,而且證明特殊能力的判定指南並不像物理治療師和護士那樣簡單明瞭。 此外,在篩選卓越能力的要求中可能會因人工智能專家在其行業中並不突出而被淘汰,但這些專家,對美國人工智能公司來說仍然非常有用且可能至關重要。

為了提高吸引全球最優秀人工智能人才的能力,美國政府應該明確地定義它最需要人工智能員工,並在「Schedule A」中給予他們一個指定名稱。 1965 年,移民和國籍法(INA) 授權給勞工部( DOL) 秘書長「隨時主動或根據任何人的書面請願書的要求列入或省略任何職業」來修改該清單的權利…但實際上,勞工部自 2005 年以來並未更新附表 A ,只將當時的相同職業保留在名單上:物理治療師、護士以及在藝術和科學方面具有特殊能力的移民。 這對目前美國勞動力的需求是不準確的表述。 如果現在要更新,那麼人工智能科技員工應以某種形式出現在此名單上。 這樣做,才可大幅度減少那些有資格快速獲得永久居留權外籍員工的不確定性,並提高裁決的效率。 參議員馬丁 海因里希(Martin Heinrich)對現代化附表A 的提議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合理解決方案:“勞工部可以採取短期措施,通過使用數據驅動的方法擴展附表A,該方法使用職位空缺、失業率、工資增長和工作時間等數據來評估最需要支持的部門……從長遠來看,勞工部可以採用透明、現代化的統計模型,每 5 年定期更新 Schedule A 列表。” 對 Schedule A 清單進行現代化改造,以激勵外籍員工移居美國從事高需求職業,將增強美國在人工智能、半導體生產和生物技術等關鍵領域的競爭力,而不會損害美國工人的工資和工作條件。

為了使這項政策更有效地吸引外籍人工智能的員工,合格的 Schedule A 員工應免除受簽證積壓的限制。 現實情況是,即使擴大 Schedule A,也很難減少綠卡積壓,特別是對於印度和中國出生等綠卡積壓嚴重的國家,因為這些員工仍然會受到 EB-2 積壓的影響。 但為了使 Schedule A 免受職業移民的簽證限制,國會必須提出並通過一項立法。 這是一個很高的要求,因為國會很少通過美國移民制度的立法改革。 雖然不太可能通過,但對附表 A 的職業移民(EB)積壓的豁免值得考慮。 Schedule A 於1965 年頒布,旨在向「有能力從事特定技術或非技術勞動(而非臨時或季節性勞動,且美國缺乏可就業且願意從事此類勞動的人員)的合格移民」提供永久居民簽證。 人工智能工作者的短缺有令人信服的證據支持。 人工智能人才短缺可能會對國家經濟和安全帶來負面影響。 因此,為了幫助美國在全球新興技術和世界經濟中保持領先地位,並保持其高安全水平,美國不僅應該考慮將人工智能工程相關職位添加到Schedule A中,還應該允許Schedule A員工免除EB 類別的簽證積壓。

李翼民文章: 人工智能員工移民 第 一 部分

刊登於2023年11月5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李翼民律師手記上(剪報)

這是一篇以PERM 系統﹐國家利益豁免方式申請人工智能移民的困難﹐以及一個可能解決此困難文章的第一部分 。

第 一 部分 – 以PERM 和 NIW 方式申請人工智能移民的困難

ChatGPT、Bing Chat、GitHub CoPilot 以及所有其他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變體的推出開創了人工智能 (AI) 的新時代,這為人工智能專業員工的需求帶來了巨大的成長。 根據《富比士顧問》預測,到 2027 年,人工智能市場規模預計將達到 4,070 億美元,人工智能預計將在全球創造 9,700 萬個就業機會。 由於人工智能是人類進步的下一個顛覆性現象,並且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推動全球經濟,各國正在爭奪這一領域的領導地位。 雖然美國過去一直是全球重要人才的最大吸引者,但對商業相關移民和簽證持有者嚴格的移民政策,加上漫長的等待時間和不確定性,可能會阻止頂尖人工智能人才為美國公司工作。 這可能會導緻美國失去在全球經濟中的領導地位,並在人工智能能力方面落後於中國甚至鄰國加拿大等其他國家。

美國在吸引高端人工智能人才,為他們提供合法身分和永久居留權方面的政策,有以下困難:

  • 在永久居留擔保方面缺乏人工智能專家的直接分類。 雇主及其律師在EB-2 或 EB-3案時﹐通常會利用與勞工部 (DOL) 官方認可的職位密切匹配的職稱,來 資助擔保 AI 員工。 當某項工作與勞工部的「通用」頭銜和職責不直接匹配時,擔保雇主通常會將員工的職責/頭銜「調整」為勞工部認可的職責/頭銜。 例如,根據com 的數據,最熱門的人工智能職位之一是人工智能產品經理。 但值得注意的是,DOL O*NET 沒有「產品經理」的官方條目,更不用說「AI 產品經理」了。 這同樣適用於機器學習工程師、自然語言處理工程師和許多其他常見的人工智能工作。 這導致擔保公司必須修改員工的工作,以適應公認的勞工部工作模式——這樣做相當於將方形釘子釘入圓形口。 隨之而來的即是勞工部是否會承認此特定工資的人工智能工作以及最終綠卡申請是否會獲得批准的不確定性。
  • PERM 勞工紙認證和擔保流程的完成時間長得令人難以接受。 勞工部缺乏資源來審批現行工資標准的確定信和批准勞工紙。 透過 ETA 9141 向勞工部提交工作建議後,目前大約需要 6 個月才能收到現行工資的決定。 之後,測試美國勞動市場通常需要3-4個月左右,然後雇主才可以提交PERM勞工紙申請(ETA 9089)。 目前,勞工部在不用審查(Audit)的情況下,需要大約 11-12 個月的時間才能簽發勞工紙的判決信。 收到認證後,雇主才可以代表 AI 員工提交移民簽證的申請 (I-140)。 (如果優先日期已排到,則可以同時提交 I-485 表格,但鑑於優先日期的積壓,目前在大多數情況下都要等排期)。職業移民 I-140的裁決大約需要6個月左右的時間。 一旦員工的優先日期(提交 ETA 9089 的日期)排到了,外籍員工就可以申請綠卡(I-485 表格)。

假設目前有簽證配額(根據 2023 年 10 月的簽證公告,除中國和印度之外,僅有所有其他國家的 EB-1 類別有配額),從開始到結束的過程通常需要 2 年多的時間。而許多以職業移民類別申請 I-485 的申請人因其司法管轄區的申請被積壓﹐需要更長的時間(例如,紐約市辦事處處理此類案件的時間為 21.5 個月)。對於來自中國或印度等積壓國家的人來說,這個過程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對印度出生的人來說可能需要超過 10 年。 如此漫長的時間,加上是否批准結果的不確定性,以及外籍員工在整個綠卡申請過程中需保持合法身份的要求,對那些想把自己的才華帶給美國的頂尖人工智能員工來說是一個太大的威懾。

由於PERM勞工紙流程的漫長等待和不確定性,更多的申請人轉向國家利益豁免(EB-2 NIW)案件以縮短流程。 國家利益豁免案件可以由非美國公民單獨提出,也可以由公司為非美國公民提出申請。 EB-2 NIW 讓能夠證明其能力具有實質性的優點和對美國有重要性的申請人﹐及他/她有能力推進其專長﹐對美國有利﹐可跳過勞工紙要求的工作機會和美國勞動力市場的測試。 從理論上講,為美國公司工作的一名有價值的人工智能員工正在從事一項國家性的重要工作,來提高美國整體人工智能慧的能力。 然而,NIW 要求的靈活性﹐加上近期 EB-2 NIW 的流行﹐導致了裁決在品質和時間的不確定性和不一致。 EB-2 NIW 類似於撥款申請。 一位外籍勞工要闡述他/她的技能將為美國帶來的好處以及為何應豁免工作邀約的要求。 國家利益豁免申請的裁決官員的彈性給申請人帶來了不確定性。 特別是隨著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 (USCIS) 目前收到的 EB-2 NIW 申請數量顯著增加,此類申請要得到有利裁決的「競爭」也更加激烈。 美國移民局收到的申請越多,EB-2 NIW 處理時間就越長, 美國移民局官員在授予 EB-2 NIW 身分時就會越挑剔。 美國移民局收到的申請越多(特別是人工智能這一類別),裁決官員就越有可能傾向於發出補材料 (RFE) 和意向拒絕通知信 (NOID),甚至會拒絕那些值得批准的案件。 因此,高素質的人工智能工作者有可能被拒絕獲得 EB-2 NIW。 因此,除了獎項、補助金和證書等客觀證據提交之外,EB-2 NIW 裁決可能取決於誰能夠編制最具說服力的 NIW 申請和/或聘請最好的移民律師。

李亞倫文章: 再次呼籲H-1B抽籤回到舊制

刊登於2023年10月8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李亞倫律師手記上(剪報)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必須得出一個不可避免的結論:即目前的 H-1B 抽籤系統無法運作,並存在致命的欺詐缺陷。 它必須回到要求在 4 月 1 日之前提交完整申請書的舊制度。

隨著抽籤率的直線下降﹐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 揭露了欺騙行為的嚴重性之後,筆者在2023 年5 月1 日的文章“H-1B 的抽籤過程是一場鬧劇 – 是時候“回到過去(Back to the Future)”了﹗”中呼籲該為那些遵守規則的人採取行動了。 從 2018會計年度至 2020 會計年度,即 2021 會計年度實施登記制度之前,那三年內收到的申請書數量一直徘徊在 190,000 至 200,000 份之間,可用配額數量約為 85,000 份。 從那時起,申請者不再需要提交完整的申請書來進行抽籤,目前唯一的要求是每位候選人支付 10 美元,由贊助擔保公司填寫一份在線小表格。所以毫不奇怪的,2023 會計年度的註冊數量激增至驚人的 780,884,作弊已成為此註冊遊戲的名稱。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隨後宣布並於7 月底進行了第二次抽籤的程序,無疑是為了安撫那些因他人作弊而被拒之門外的人的憤怒,值得稱讚的是,最終抽出了188,400 名候選人,來填補了大約85,000 個職位空缺。 但這是一種不可持續的情況,服務局沒有資源來調查大多數的欺詐案件。 隨著第二輪抽籤的結束,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於2023 年8 月1 日發布了更新公告,對試圖欺騙系統的人發出了強烈警告,而它披露的統計數據簡直令人震驚——總註冊數為780,884 人,其中符合資格的註冊人數為758,994 人;其中 沒有其他登記受益人的合格登記 350,103人; 具有多個合格登記受益人的合格登記有 408,891人。 除了試圖嚇跑潛在的欺詐者之外,是否有人真的相信美國移民局有能力調查每個抽中但多重註冊的人,看看是否有真正的非附屬組織的真正的職位空缺? 從美國移民局提供的數據來看,只有 21,890 註冊的人被認定為不符合資格,而其中許多並非因欺詐而被視為不符合資格,而是由於重複和其他技術的原因。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是一個資金短缺的組織,顯然沒有資源來調查 188,400 名被抽中者中的是否有重複申請,也沒有足夠的資源來調查 408,891 名未抽中者是否註冊多次。 恢復舊系統將確保每份提交的申請書都是真實的,因為提交完整的申請書需要成本和精力。 如果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決定回到過去,那麼它必須要今年年初就決定,因為傳統上提交申請書的時間是四月的前五個工作日,而公司需要時間來收集並整理文件。

李亞倫文章: 斯科特斯(SCOTUS)案能否幫助保護可能因走私外籍人士而被視為不可入境的人?

刊登於2023年10月1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李亞倫律師手記上(剪報)

由艾米·科尼·巴雷特 (Amy Coney Barrett) 對美國訴漢森案 (United States v. Hansen) -第 22-179 號 (US 2023) 案,代表多數派撰寫最高法院2023 年 6 月 23 日以 7 比 2 的投票結果,判決書稱他(漢森)通過欺詐性的成人收養計劃,鼓勵非公民前來、入境美國並非法居住在美國的外籍人士不受第一修正案言論自由權的保護。 第九巡迴法院先前做出了對漢森有利的裁決,稱該法規將其-甚至常見的言論,例如告訴非法移民“我鼓勵你居住在美國”或向他們提供有關可使用社會服務的建議-定為刑事犯罪。 但巴雷特法官在一項狹義的裁決中表示,該條款“僅禁止故意煽動或協助某些非法行為”,不包括受保護的言論。 她在回顧成文法歷史時指出,過去和現在一樣,“鼓勵”有一個專門的含義,即引導共犯責任,而當國會後來修改該條款時,增加了“誘導”,它也帶有教唆和使人方便的含義。 此問題是,這項裁決可能會對移民申請人產生什麼影響,例如過去非法進入美國的父母,現在被指控犯有走私外籍人士的罪—因為他們鼓勵自己的孩子非法來到這個國家,從而禁止入境美國成為移民。 此禁止入境的法規 8 USC§1182 (a)(6)(E)(i)、INA§212(a)(6)(E)(i) 將外籍走私人犯者定義為“任何故意鼓勵、誘導、協助、教唆或協助任何其他外籍人士違反法律入境或試圖入境美國的人。” 它與漢森處罰法規 8 USC§1324(a)(1)(A)(iv)、INA§274(a)(1)(A)(iv) 密切相關,對任何人“鼓勵或誘使外國人來到、進入或居住在美國,明知或罔顧這種來到、進入或居住已經或將會觸犯法律的事實”給予刑事處罰。我們最近已看到一些案例,父母被拒絕移民簽證,並被要求申請豁免,因為領事官員懷疑他們鼓勵或幫助他們的孩子非法來到美國。 這種情況甚至發生在一位寡婦身上,她解釋說援助僅來自她已故的丈夫,並且父母雙方都強烈否認曾經援助過子女。 這裡是否存在漢森的論點-即美國移民局和領事官員不得利用外籍人士鼓勵或誘導的走私條款,除非他們有共謀責任或教唆和使人方便的充分懷疑證據? 換句話說,他們所做的不止是口頭上鼓勵當事人非法進入美國。 漢森案因其與第一修正案權利的交叉而引起最高法院的關注,但該案涉及美國公民而不是外籍人士。 法院早些時候在 Kleindienst v. Mandel, 408 US 753 (1972) 案中裁定,非公民無權獲得第一修正案的保護。 然而,巴雷特法官做出的明確裁決不是基於第一修正案,而是基於法定解釋,該解釋應該同樣適用於海外外籍人士和本國公民。

李亞倫文章: 1. H-1B 抽籤鬧劇 40萬人重複申請 2. 申請勞工紙時機  H-1B至少剩2年

刊登於2023年5月21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李亞倫律師手記上(剪報)

1. H-1B 抽籤鬧劇  40萬人重複申請

美國移民局于 2023 年 4 月 28 日公布了 2024會計年度 H-1B 初始注冊登記期的結果,它透露了今年 3 月份為什麼有如此多讓人失望的事情。 這是個多麼糟糕的系統! 移民局共收到了 780,884 份 H-1B 注冊,其中一半以上來自多次提交申請的受益人——350,103 人提交了一份申請,408,891 人提交了一份以上申請。 共有110,791 份被抽中,比去年的 127,600 份少,因為 H-1B 的使用率比預期的更高(與 H-1B 數量相抵消)還有抽中人的預期申請率也更高。 所以總體的抽中率為百分之14.19,但如果僅考慮758,994個符合條件的注冊人(那些未被取消資格、刪除或付款有問題的),則為百分之14.6。

很明顯,因為個人和公司提出了多份申請,抽籤過程中存在許多作弊行為。 根據法律,一個人的 H-1B 注冊通常只能有一個(同一公司不能為同一人申請多次),并且公司只能對有真正需要的個人申請。 例外的情況是另一個公司對同一位個人有真正的需求。 但多次申請的合格注冊受益人的數量大為驚人,達到408,891人,這與前提不符。 很明顯,許多個人和公司為申請多份而串通作弊,進而有效地排擠了真正需要的申請者。

解決方案是什麼呢——我們建議要“回到過去”,再次讓公司提交完整的申請文件,而不是僅僅支付象征性的金額(目前每次注冊費為 10 美元),以獲得提交專業職業申請的特權。 鑒于移民局對登記注冊的門檻低且缺乏對違規者執行法律,使個人及其公司不用提交更多文件﹐而試著與此系統玩把戲。 我的合伙人李翼民律師兩年前就在他的文章“改進H-1B抽籤系統的建議”(刊登於4/14/22移民日報)中指出2022會計年度 H-1B 注冊人數驚人地增長了百分之53.5,即 308,613份 – 與 2020會計年度H-1B注冊人數的 201,011份申請相比 – 這年移民局轉向抽籤注冊系統,并主張將注冊費從 10 美元提高到 100 美元作為部分的解決方案。 移民局現在提議將費用增加到 215 美元。 然而,筆者認為即使是如此大幅度的費用增加也不會產生任何影響,因為這個驚人的數字表明許多公司和個人只會將此金額視為開展業務的成本,且眾所周知,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的費用增加确實 不會阻止申請人申請移民福利。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移民局的加急處理費,該費用從項目開始時的 1000 美元增加到如今的 2500 美元,而此項服務的使用率卻大幅增加。 對此類作弊行為的真正威懾是必須讓感興趣的公司提交完整的申請,及其對此個人的需求文件。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給出實施這個注冊系統的原因之一是移民局對每份未被抽中的申請都必須退回大量文件——移民局不再要求重複的H-1B副本,文書工作量現已減半。

從 2018到2020 會計年度到 2021會計年度年實施注冊系統之前,這三年收到的申請數量一直徘徊在 190,000 – 200,000 份的范圍內。 隨著 2021 會計年度注冊系統的實施,注冊人數激增至 274,237 人,次年為 308,613 人,下一年為 483,927 人,今年 3 月份為 780,884 人。若按照這個速度不變,因為作弊行為,不管美國的經濟狀況如何,明年這個數字將超過 100 萬。 許多 H-1B 專家曾認為因為科技行業的問題導致數萬人被裁員,今年的數字會下降,但不幸的他們錯了。

因此,似乎唯一明智的解決方案是“回到過去”。 在 4 月 28 日公布的總體數字中,移民局在一段“打擊注冊過程作弊行為的措施”中承認,已認真關注因大量符合條件注冊人的多次申請,而讓一些人獲得不公平的優勢,但移民局只是重申許多人忽略的處罰條款 ,但它可能會繼續被忽略,直到真正有“Skin in the Game”- 即必須提交更多的文件。

2. 申請勞工紙時機  H-1B至少剩2年

一些公司在員工入職後立即開始為他們感興趣的 H-1B 員工申請 PERM 勞工紙﹐而其他公司則等待六個月、一年、兩年、三年或更長時間才開始啟動。 有些公司甚至等到他們認為 H-1B 工作人員的時間即將用完的最後一刻才啟動。 那麼最後一刻是何時呢? 它根據許多因素而有所不同,對希望盡可能拖延時間才申請的雇主﹐我們建議要儘早開始—至少在 H-1B 持有人還剩兩年的時候。 目前,如果申請一切順利,最後一刻看來會需要那麼長的時間。 移民局給 H-1B 持有人的最長期限為六年(不包括重新獲得未使用的時間)。 美國移民局允許根據《2021 年美國競爭力法案》(AC-21) 為那些來自案件被積壓國家﹐但沒有移民簽證配額﹐且 I-140 申請已獲批准的人可延期三年﹐以及來自有配額和被積壓國家者﹐而自提交勞工紙申請或 I-140 申請已超過365 天的人﹐可延長一年時間。 如果需要,通常可以進一步延長。

在大多數情況下儘管有很多例外,但如進展順利,計算來自積壓國家考慮到I-140批准後可延期三年的 PERM 申請的預期處理時間,通常需要至少1-4 個月的時間來設定申請案,且具體時間取決於案件的複雜性、公司和律師事務所的速度﹔6- 7 個月來確定現行工資﹔3-4 個月招聘程序(特別是在有工資透明法案的地方,最好在有了現行工資後開始招聘)﹔9 個月處理勞工紙﹔1 個月準備和提交 I-140 申請,美國移民局可在15 天的時間對加急處理的申請做出裁決。

或者,對於那些希望以 365 天勞工證未決為由來申請一年延期的人,預期處理時間與九個月的勞工證處理時間相同,且不需要提交 I-140 申請或等待美國移民局審批就有資格延期一年。然而,在 H-1B 持有人有資格獲得延期之前,仍需等 365 天。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公司仍需將預計的 9 個月勞工證處理時間再計算 3 個月。 需要注意的是,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移民局將允許公司提前申請延期,只要延期的開始日期超過 365 天。

為試圖等到最後一刻才提交勞工紙申請的公司﹐我們的口號是不要等。 審批就申請過程中會不斷的發生審理延遲和法律變化-甚至像工資透明法案這樣的外部法律,所以公司應該儘早為員工啟動 PERM 勞工紙認證的案件。

 

李亞倫文章: H-1B 的抽籤過程是一場鬧劇—是時候“回到過去(Back to the Future)”了

美國移民局于 2023 年 4 月 28 日公布了 2024會計年度 H-1B 初始注冊登記期的結果,它透露了今年 3 月份為什麼有如此多讓人失望的事情。 這是個多麼糟糕的系統! 移民局共收到了 780,884 份 H-1B 注冊,其中一半以上來自多次提交申請的受益人——350,103 人提交了一份申請,408,891 人提交了一份以上申請。 共有110,791 份被抽中,比去年的 127,600 份少,因為 H-1B 的使用率比預期的更高(與 H-1B 數量相抵消)還有抽中人的預期申請率也更高。 所以總體的抽中率為百分之14.19,但如果僅考慮758,994個符合條件的注冊人(那些未被取消資格、刪除或付款有問題的),則為百分之14.6。

很明顯,因為個人和公司提出了多份申請,抽籤過程中存在許多作弊行為。 根據法律,一個人的 H-1B 注冊通常只能有一個(同一公司不能為同一人申請多次),并且公司只能對有真正需要的個人申請。 例外的情況是另一個公司對同一位個人有真正的需求。 但多次申請的合格注冊受益人的數量大為驚人,達到408,891人,這與前提不符。 很明顯,許多個人和公司為申請多份而串通作弊,進而有效地排擠了真正需要的申請者。

解決方案是什麼呢——我們建議要“回到過去”,再次讓公司提交完整的申請文件,而不是僅僅支付象征性的金額(目前每次注冊費為 10 美元),以獲得提交專業職業申請的特權。 鑒于移民局對登記注冊的門檻低且缺乏對違規者執行法律,使個人及其公司不用提交更多文件﹐而試著與此系統玩把戲。 我的合伙人李翼民律師兩年前就在他的文章“改進H-1B抽籤系統的建議”(刊登於4/14/22移民日報)中指出2022會計年度 H-1B 注冊人數驚人地增長了百分之53.5,即 308,613份 – 與 2020會計年度H-1B注冊人數的 201,011份申請相比 – 這年移民局轉向抽籤注冊系統,并主張將注冊費從 10 美元提高到 100 美元作為部分的解決方案。 移民局現在提議將費用增加到 215 美元。 然而,筆者認為即使是如此大幅度的費用增加也不會產生任何影響,因為這個驚人的數字表明許多公司和個人只會將此金額視為開展業務的成本,且眾所周知,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的費用增加确實 不會阻止申請人申請移民福利。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移民局的加急處理費,該費用從項目開始時的 1000 美元增加到如今的 2500 美元,而此項服務的使用率卻大幅增加。 對此類作弊行為的真正威懾是必須讓感興趣的公司提交完整的申請,及其對此個人的需求文件。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給出實施這個注冊系統的原因之一是移民局對每份未被抽中的申請都必須退回大量文件——移民局不再要求重複的H-1B副本,文書工作量現已減半。

從 2018到2020 會計年度到 2021會計年度年實施注冊系統之前,這三年收到的申請數量一直徘徊在 190,000 – 200,000 份的范圍內。 隨著 2021 會計年度注冊系統的實施,注冊人數激增至 274,237 人,次年為 308,613 人,下一年為 483,927 人,今年 3 月份為 780,884 人。若按照這個速度不變,因為作弊行為,不管美國的經濟狀況如何,明年這個數字將超過 100 萬。 許多 H-1B 專家曾認為因為科技行業的問題導致數萬人被裁員,今年的數字會下降,但不幸的他們錯了。

因此,似乎唯一明智的解決方案是“回到過去”。 在 4 月 28 日公布的總體數字中,移民局在一段“打擊注冊過程作弊行為的措施”中承認,已認真關注因大量符合條件注冊人的多次申請,而讓一些人獲得不公平的優勢,但移民局只是重申許多人忽略的處罰條款 ,但它可能會繼續被忽略,直到真正有“Skin in the Game”- 即必須提交更多的文件。

李亞倫文章: H-1B工作簽證註冊登記申請數的預測; 兒童身份保護法CSPA和移民局調整身份圖表的對照

H-1B工作簽證註冊登記申請數的預測。

2024會計年度H-1B工作簽證配額的註冊登記流程已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其時間從美國東部 2023 年 3 月 1 日中午至美國東部2023 年 3 月 17 日中午止。將有多少人提交申請有沒有人有個好的估計數? 我們的猜測是——不會比去年創歷史記錄的 483,927 人多。 高科技行業的低迷可能會減少今年的數字。 查看最近美國政策國家基金會 (NFAP) 發布的報告-“2022 會計年度的 H-1B 申請和拒絕率”中提供的 2022 會計年度統計數據時, 最初獲得H-1B最多的公司是亞馬遜、Infosys\斯、Tata諮詢服務、Cognizant、Google、Meta/Facebook、HCL America 和 IBM。 一些給出預測數的文章似乎支持申請數量會減少的想法,但不會少很多。 一篇文章提到自去年起科技行業裁員 257,000 人,且美國勞工統計局 (BLS) 的最新數據顯示,整體科技行業1 月份的失業率降至 1.5%,這一數字非常低。 另一位引用 BLS 的調查顯示,計算機和數學職業的失業率為 1.5%,建築和工程職業的失業率為 1.7%,這表明對具有科技技能的人的需求很高,但也指出,即使 H-1B 註冊登記數暴跌 50%,由於 85,000份的年度簽證配額上限,移民局收到的註冊數量仍將近簽證配額數的 3 倍。 另外有兩人預測H-1B 註冊登記申請數將多達 500,000份和 550,000-600,000份。

註冊登記申請總數會在 4 月份公佈,我們將看到預測的結果。

兒童身份保護法CSPA和移民局調整身份圖表的對照。

《兒童身份保護法》(CSPA) 的一個巨大發展是美國移民局重新解釋子女在 21 歲之前達到凍結年齡的優先日期﹐和他/她不再能夠以子女身份移民的日期。美國移民局於 2023 年 2 月 14 日宣布了一項政策,即今後將使用每月簽證公告的“遞交申請日(Dates for Filing)”圖表來最終確定子女的年齡。 之前的政策是使用“最終批准日(Final Action Dates)” 圖表來確定子女是否未滿 21 歲。過去,子女可以照“遞交申請日”表提交調整身份I-485的申請,但如果他/ 她在“最終批准日”排到之前年滿 21 歲,則此案將被拒絕。 雖然在領事館處理的案件中沒有調整身份,但同樣的規則現在適用於在海外面談的案件,因為是司法部長(包括國安局及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而不是國務卿決定移民領域的法律。

在確定年齡何時“凍結”時,申請人必須閱讀這兩份圖表,國務院簽證公告的“遞交申請日”表,以及美國移民局每月調整圖表,它指定移民局的這兩份圖表中的哪一份將用於接受調整身份申請的表格。美國移民局的政策手冊指示,“根據美國移民局網站和簽證公告,美國移民局認為簽證可用於接受和處理身份調整申請的日期也是美國移民局認為簽證可用於 CSPA 目的的日期,如果申請案已被批准… 申請人不能只單獨依賴國務院的簽證公告,因為簽證公告僅發布兩個圖表;它沒有說明可以使用哪個圖表來確定何時遞交身份調整申請。國務院簽證公告明確警告申請人要查閱美國移民局網站,以獲取關於是使用遞交申請日圖表還是最終批准日圖表的指導。”

此政策的更改適用於等待處理的申請案,指南還指出,非公民可以使用 I-290B 表格向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提出重新開案先前被拒絕的調整身份申請的動議; 非公民通常必須在判決後的 30 天內提出動議;對於超過 30 天才提交的動議,如果非公民能證明延遲遞交申請是合理的並且是超出了非公民的控制範圍,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可以酌情豁免沒有及時提交的申請。

在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的CSPA頁面上,如果申請人未滿 21 歲,似乎有更多申請動議重新開案的空間,因為它說,“如果我們之前拒絕了您調整身份的申請,但您認為在此政策指導下﹐您計算的CSPA年齡未滿 21 歲,您可以提出重新開案的動議……”

李亞倫文章: 2023 年和美國人口統計的定時炸彈

世界周刊2023年2月5日移民專頁刊登 (剪報)

隨著進入 2023 年,經濟持續的構成威脅,毫無疑問,這些問題的部分答案是—要有更多的移民。 日本是一個封閉社會的典型例子,其出生率不斷下降,又不願意允許移民入境,現在發現其城鎮和村庄被遺棄,老年人已70 多歲還需要工作,并且過度依賴海外的製造業。 中國可能很快也會發現他們處於同一情況-勞動力老化﹐沒有活力-因為其人口在 2022 年出現了 60 多年來的首次萎縮,移居他國的總人數遠遠超過移民入境的人數,長期一胎化政策的影響和目前中國女性不願意組織大家庭﹐進一步的壓低了人口,造成其勞動力正在迅速老齡化,預計到 2035 年其三分之一的人口將超過60 歲(中國的官方退休年齡男性是 60 歲,女性 55 歲,儘管有一些趨於提高退休年齡的行動,但受到擔心養老金和希望與家人共度時光的人們影響的抵制)。

美國每名女性生育大約 1.7 個孩子的生育率無法維持美國的偉大,因為這低於美國人口在不增加移民的情況下﹐不造成人口萎縮所需的 2.1 的替代率。

美聯儲主席杰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 2022年12 月 14 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支持增加移民,他說“我們的勞動力人口應該比現在多三百五十萬人”,他問自己為什麼這麼說,他說“部分原因只是加速退休 – 人們離開單位後﹐回來工作的速度沒有比預期的高。 其中一部分是……將近有五十萬的人本來可以工作的﹐但死於冠狀病毒。 且一部分是移民的人數減少了。這事不是我們的工作,但我想﹐如果你們去問公司,幾乎所有與你交談的人都會說‘人手不夠。 我們需要更多的人’”。他還引用勞工統計局的數據-《紐約時報》 2022 年 12 月 27 日的文章說“退休人員是美聯儲放棄大規模員工反彈的原因之一”,他說,“另一方面,那些 65 歲以上的人參與工作率遠低於新冠疫情前的水平,相當於減少了約九十萬人。 那使得總體參與率低於 2020 年的水平。”

這些數字挺大的。 工人短缺讓製造業、供應鏈、服務業等無法順利運行,造成成本提高。工人的競標戰也是迫使生產商不斷提高價格,產生螺旋式通脹效應的一個重要因素。美聯儲目前唯一的解決辦法是繼續加息,讓企業更難借到錢,進而迫使企業裁員,讓其連鎖反應使美國員工及家人不得不減低購買﹐而不會供不應求。

美國需要年輕的工人人口,那些帶著家人從其他國家過來的人通常是不懼怕離開自己祖國的年輕並有抱負的人。

我們不提倡開放邊界,因為必須要控制允許入境美國的人數。美國西南邊境的局勢充分說明了這種情況。 但美國在職業、親屬和難民/庇護的移民政策上必需是一個更慷慨的國家。 一個可能的積極立法的好例子是 EAGLE(平等獲得合法就業綠卡)法案(去年提議在不增加簽證配額的情況下取消個別國家的配額限制)今年提議要增加配額,以便各國不因配額的限制而互相爭鬥。 在西南邊境加強秩序﹐透過拜登政府為期兩年的每月三萬人的假釋計劃提議來控制西南邊境,這也有助于振興勞動力。 提高 H-1B 工作簽證專業員工的上限數量也可能有所幫助,因為去年就有超過四十萬份注冊申請爭奪八萬五千份名額。

然而,到目前為止,共和黨和保守派在第 118 屆國會對移民法積極改變的反應是有害的,他們對即將出台的“邊境安全與保障法”一開始就企圖有一個限制性的議程,引用他們的話“我們必須保衛南部邊境”,但沒有任何的改善條款。

為了國家利益,輿論必須站在更多移民的那一邊。 承認移民在保持國家強大方面的作用應該壓倒一切的因素,而不是妖魔化移民。 一個好的起點是承認夢想生的貢獻,這些孩子被帶到這個國家,他們在這裡接受教育,並在許多行業中為美國做出了貢獻,包括那些在新冠病毒最致命的時期從事最危險的職業。 我們應該繼續推動給予他們永久身份,而不是讓他們繼續被用作移民談判的最終討價還價的籌碼。之後國會可以從夢想生那裡轉移到其他值得或需要的移民群體。

李亞倫文章: 移民新聞—案件被退回和無收據的情況下﹐如何聯繫美國移民局﹖ 三年或十年的禁令某些情況下若在美國居住可以解除 :紐約市移民局地區辦公室政策的變化即將到來; 要求補材料(RFE)、(索取資料)RFI、拒絕意向通知(NOIDS) 等的遞交靈活期可能即將結束。

世界周刊2022年9月4日移民專頁刊登 (剪報)

  1. 案件被退回和無收據的情況下﹐如何聯繫美國移民局﹖

移民案件申請人在向美國移民局遞件信箱地址遞件時﹐有時他們的包裹會在幾乎沒有任何解釋的情況下被退回﹐而感到沮喪。申訴專員於 2022 年 6 月修訂的新聞資料“何時與美國移民局的遞件信箱聯繫”概述了要求美國移民局澄清退回申請表格的原因,或當美國郵政局或快遞服務公司確認已送達超過 30 天而 美國移民局尚未收款, 或美國移民局已收取費用 30 天,但還未發出收據通知單。對於這些情況,申訴專員建議當事人應通過電子郵件將查詢的問題發送至遞件信箱﹕ support@uscis.dhs.gov ﹐但要包括下列信息﹕

‧ 表格的編號。

 ‧收據號碼(如果有的話)。

 ‧申請人/被申請人的姓名(如適用﹐可包括受益人的姓名)。

 ‧申請人/被申請人的郵寄地址。

 ‧送達確認跟蹤號碼(如果您在尋找包裹)。

 ‧遞交的付款方式以及美國移民局是否收到付款。

 ‧不要提供A 號碼或社會安全卡號碼。

根據我們的經驗,雖然這不是一個完美的系統,但在遵循上面概述的步驟會有所幫助。

2.三年或十年的禁令某些情況下若在美國居住可以解除 。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在2022 年 6 月 24 日發布了一個引人關注的﹐影響到三年和十年禁令的政策警覺通知,該通知稱無論當事人是在國外還是重新入境美國,這禁令都將繼續運行計算——但是,重新入境美國的人並且是非法身份﹐可能會再累積另一個三年或十年的禁令。

根據 1996 年非法移民改革和移民責任法案 (IIRIRA),于1997 年 4 月 1 日之後在美國非法居留超過 180 天或一年或超過一年以上的大多數當事人,將分別受到三年或十年不得再入境美國的懲罰。

這項政策在實際上將如何發揮作用呢?跟據此警覺通知,似乎一個當事人若逾期居留六個月或一年,離境後以 H-1B 或 L-1 簽證重新入境美國,並獲得非移民豁免資格,則有可能在美國的期間用完三年的禁令和甚至十年的禁令,但它取決於他/她何時重新入境。如果以同一類別又沒有豁免就入境,理論上他/她可以在住在美國的時間用盡三年或十年的禁令,但隨後他/她會因在沒有得到豁免的情況下重新入境,從而因簽證欺詐/虛假陳述,導致自己受到不得入境(inadmissibility)的懲罰。如果受到禁令的當事人非法重新入境美國,理論上他/她最多可以停留 180 天而不會再累積另一個新的三年或十年的禁令,但如果他/她之前曾在美國非法居住一年,而非法重新入境美國﹐可能會受到永久的禁令(此禁令只能在十年後申請豁免)。

  1. 紐約市移民局地區辦公室政策的變化即將到來。

在美國移民局紐約地區辦公室面談的移民申請人長期以來一直能夠享受許多其他移民局辦公室的申請人所沒有的兩個優勢 – 提供口譯服務以及確保已婚夫婦在第一次面談時不會被分開詢問。這個口譯員的優勢有幾分是因為不道德的諮詢機構口譯員對申請人不利的陳述提供不實翻譯而造成的。它導致紐約區在面談時要提供自己的口譯員,拒絕使用那些申請人帶來的口譯員﹔除非該區無法提供同種語言的口譯員。現任代理區主任丹尼斯 弗雷澤(Denise Frazier)表示,這個政策將在 2022 年 6 月 22 日的利益相關者會議上予以改變。在口譯員方面,紐約將開始遵循全國大部分地區的做法,申請人必須開始攜帶在他們自己的口譯員通過電話進行口譯。弗雷澤主任說,地區辦公室將在未來幾天內開始向所有人發送消息,這樣就沒人會感到驚訝。在婚姻綠卡面談方面,筆者在會議上問及紐約有史以來在第一次婚姻面談時不會被分開問話﹐是否繼續的問題已被確認。布魯克林外地辦事處正在開展一項試點計劃,根據該計劃,它已在一些婚姻調整案件或獨立申請親屬移民( I-130) 的初始面談通知中發出“Stokes 斯托克斯”的綠卡面談通知,然後再進行正常的面談 – 布魯克林部門主任說,這是變動的一部分,此變動,官員在第一階段評估是否要予以面談,並在第二階段決定那樣的面談是否必要,並且斯托克斯此詞符合斯托克斯的協議(註)。弗雷澤主任說,這是布魯克林參與的試點計劃,但整個地區將在 7 月和 8 月之前發出此類通知。結果是,紐約將開始有權利在第一次的面談中將夫妻分開,並根據斯托克斯程序對他們進行訊問,並且將由官員決定是否進行正常的面談還是進行斯托克斯的面談。

註﹕Stokes 斯托克斯判決是 1976 年紐約地區辦公室的一項同意協議,它包括 56 點,闡明了當事人在婚姻面談中的權利以及他們接受面談的程序,此程序和權利的書面通知﹐必須包括在“請回來”面談表上的一部分。

  1. 要求補材料(RFE)、索取資料(RFI)、拒絕意向通知(NOIDS) 等的遞交靈活期可能即將結束

最後的遞件靈活期可能到 2022 年 7 月 25 日就截止了。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在2022 年 3 月 30 日發布了最後一個遞件靈活期,並表示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公佈允許延長額外 的60 天來回應移民局的通知。如果情況屬實,那麼尚未回復到冠狀病毒(Covid) 之前工作水平的許多公司和當事人﹐將對這多給的時間非常惦念。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在 2020 年 3 月 1 日至 2022 年 7 月 25 日間給予彈性﹐目前有遞交彈性的通知單包括:

‧ 要求補材料(RFE);

‧ 繼續要求證據(N-14);

‧ 拒絕意向通知(NOID);

‧ 撤銷意向通知(NOIR)

‧ 撤回意向通知;

‧ 終止區域投資中心的意向通知;和

‧ 根據 8 CFR  335.5條款重新開啟 N-400(入籍) 的動議,在批准後收到貶損信息。

被申請人和申請人應查看要求補材料或其他的通知單,是否它是在20 22 年 7 月 25 日當日或之前發出的通知,來確定有額外 60 天遞交的權利。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還將考慮 I-290B 上訴或動議的案件,或 N-336 就入籍的判決可以申請進行聽證的案件﹐如果出現以下情況:

‧ 該表格在判決公布後 90 個日曆日內提交;和

‧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在 2021 年 11 月 1 日至 2022 年 7 月 25 日期間做出的判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