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2020年3月20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H-1工作签证轉換H-4工作签证的申請被拒,怎麼辦? 2. 堂姐的繼父幫她申請移民,她可以在美國等結果嗎?等待過程中,她的簽證仍然有效嗎? 3. 因入店行竊被法庭召喚,案件被駁回。這會影響申請公民身份嗎?

1. H-1工作签证轉換H-4工作签证的申請被拒,怎麼辦?

我的H-1簽證轉換H-4簽證申請於2019年3月提交,但在2019年11月被拒。被拒的原因是,我配偶的H-1B簽證已於2019年7月31日過期,目前正在申請延期中。請問,我現在該怎麼辦?我可以提交配偶H-1B申請延期的收據號碼嗎?

 李律師回答:
如果案件被拒,您可以在30天之內遞交重新開案的申請,並提交證據證明您的配偶已經獲得了H-1B延期的批准或仍在等待審理中。如果您仍處於H-1B有效期內,您的另一選擇是遞交新的轉換身份的申請,並提交您配偶身份獲批或待審的證明。

2. 堂姐的繼父幫她申請移民,她可以在美國等結果嗎?等待過程中,她的簽證仍然有效嗎?

我想知道她是否能夠在美國獲得永久居留權,還是她必須回她的祖國等待。等待過程中,她的簽證是否仍然有效,可以離境旅遊吗?

李律師回答:
繼父為她提交申請後,您的堂姐是否可以留在美國等待她的綠卡,取決於幾個方面。首先,她的繼父必須是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目前綠卡持有者申請配偶和21歲以下未婚的子女有配額,但子女必須保持合法身份且不得非法工作,才可不離境而在美國調整身份。如果繼父是美國公民,那麼她是否合法入境通常是決定性的因素,是否逾期居留或未經許可工作不會影響申請。第二,繼父女的關係是何時建立的。移民法律僅承認在孩子年滿18歲之前通過婚姻建立的繼父母與繼子女關係。第三,您堂姐的年齡和簽證狀態——如果滿足上述條件,並且堂姐在遞交I-485調整身份申請時,未滿21歲,那麼她將允許在審理期間留在美國。如果遞交申請時,她已年滿21歲,那麼她的繼父只能為她提交I-130親屬移民申請,如果她在待審期間的7-8年持續地保持其它有效的非移民簽證,她才能在此合法居留。關於旅遊的問題,有兩種可能——如果她有資格申請I-485身份調整,並且已經遞交申請,那麼僅可以離開美國,然後持持回美紙或H、L類非移民簽證再次入境。如果她沒有資格申請調整身份,但在她18歲之前已建立繼父繼女關係,且繼父已提交I-130親屬移民申請,在她的案件待審期間,她可以允許持B類訪問/旅遊簽證在美國進行短期、少次的旅遊。

3. 因入店行竊被法庭召喚,案件被駁回。這會影響申請公民身份嗎?

李律師回答:
如果入店行竊的指控被駁回,它應該不會影響您的入籍申請,除非您承認罪名,且該行竊發生在申請之日前五年內,若入籍是按照三年的規定, 該行竊發生在申請之日前三年內。

世界周刊2020年3月1日刊登 1. H-1B雇主須上網登記 2. 當H-1B工作簽證雇主解雇我時,我該如何留在美國? 3. J-1 訪問學者是否須滿足兩年回國居住之要求? 4. 我應當轉換身份為F-1學生簽證還是離境在境外領事館進行F-1簽證面談?

刊登於2020年3月1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信箱上(剪報)

1. H-1B雇主須上網登記

我有興趣在今年四月申請H-1B,且我的雇主想要贊助我。這將是他第一次贊助員工,所以他希望我弄清楚程序。我聽說今年有一些變革,請問您是否能告訴我們有那些變動呢?

李律師答:
移民局實施了一套供雇主使用的登記系統。依該系統,任何想要贊助配額限制H-1B簽證(傳統上在四月一開始的五個工作天內遞交)之雇主必須於系統登記其自身及贊助對象之資料以提供給移民局。完成登記後,移民局將進行隨機挑選,而只有被選中者須遞交H-1B申請表及補充文件。就我們目前所知(仍可能變動):
• 移民局將使用my USCIS線上系統進行登記,並透過pay.gov接受付款。
• 每件登記將收取10元登記費。
• 初始登記期間為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3月20日。
• 雇主得於同次申請中登記所有他們想要贊助的對象。
• 雇主得於申請期間內進行補充登記。
• 登記完成後,雇主不得對登記資料進行修改。但看起來得刪除登記,並於登記截止前重新編寫並重新登記。
• 若雇主須撤回10位中的其中一位,目前並無指南表示系統是否會強迫雇主撤回全部10位後再重新遞交其他九位的資料。
• 付款得透過銀行支票帳戶、儲蓄帳戶、信用卡或金融卡(debit card)。登記系統針對同時遞交多個申請的費用將接受批次付款。

2. 當H-1B工作簽證雇主解雇我時,我該如何留在美國?

我的H-1B還有三年才到期,但是公司打算解雇我。他們願意調整解雇我的時間,讓我有時間找到另一位雇主。他們願意支付我的工資直到下個月中旬。我還有什麼可以做的嗎?

李律師答:
美國移民局預見到這種情況,對於像您這樣的人,移民局允許您在辭職或解雇之日起60天有合法身份,以便您準備離開、更換雇主、轉換身份或任何其他合法行為。如果您的雇主不了解60天的規則,則應告知雇主,以便考慮其選擇。當雇主解雇H-1B雇員時,它仍有責任按照H-1B的規定支付工資,直到它通知美國移民局終止雇傭關系,及適當地通知雇員並支付雇員回國的交通費用。

3. J-1 訪問學者是否須滿足兩年回國居住之要求?

我目前持J-1簽證,並打算靠我妻子的工作遞交I-485調整身份之申請。我原籍中國,但在法蘭克福收到我的J-1簽證前,我在德國從事學者工作三年,後來來到美國。我的護照及DS-2019表格皆未表示我須滿足兩年回國居住之要求。雖然我並未領取任何形式的政府或跨政府資助,但我仍屬於中國特殊技能人員。我不是醫生。請問我該怎麼做?

李律師答:
就您的情況,考量您在德國的時間及簽證類型,您是否須滿足兩年回國居住之要求誠有疑慮。美國駐法蘭克福領事館在於您的簽證及DS-2019表格上加註前,毫無疑問地是考量了您的情況。然而,我建議您在遞交I-485申請前向國務院請求諮詢意見。一份對您有利的諮詢意見能解決移民局方面的問題。然而,若該意見對您不利,則您將須滿足該要求。您得循其他管道以避免該兩年回國居住要求,包括向您的原居國政府申請一份無異議聲明。

4. 我應當轉換身份為F-1學生簽證還是離境在境外領事館進行F-1簽證面談?

我的旅遊簽證允許我居留六個月,現在已經是第四個月了。我找到一所想去的學校。學校職員說,我可以一則向移民局申請轉換身份,也可以用I-20入學許可在母國領事館提出申請。我在選擇時應考慮哪些因素?

李律師答:
您的選擇可能基於多種因素。首先,根據現行的移民局規定,您必須在美一直保持合法身份,直到移民局將您的身份變更為學生止。由於您只剩兩個月的時間,您很可能需要在變更學生身份待判期間申請B-1延期。此外,美國移民局批準的轉換身份僅僅在一頁紙上。如果您日後必須離開美國,您需要在美國大使館或領事館進行F-1簽證面談,然後才能以學生身份返回美國。一般而言,在美國領事館或使館獲得F-1學生簽證通常比在美國移民局獲得轉換身份更為困難。

世界周刊2020年2月23日刊登 1. H-1B工作簽證申請剛被拒,除了離開美國是否還有其他選擇? 2. 永久居民申請配偶 3. 如何幫不具合法身分且有驅逐令的丈夫辦理身分 4.與贊助我女兒身份的配偶產生問題,女兒是配偶的繼女,申請案是否會有影響? 5. 現年25歲的女兒是否能與我一起移民到美國?

刊登於2020年2月23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信箱上(剪報)

1. H-1B工作簽證申請剛被拒,除了離開美國是否還有其他選擇?

我的H-1B贊助者是一個與某大學相關的非營利組織,於2019年6月替我提交了申請。我們收到補材料的通知並予以回覆,然於11月1日遭到拒絕。我畢業後的OPT實習生身份已於2019年8月15日過期。請問我目前的身份為何?能怎麼做?

李律師答:
OPT實習生身份期滿後,您只有60日寬限期來離開美國或尋求其他身份。很不幸您的寬限期已於10月中過期。依您的情況,H-1B申請案被拒不會給您任何停留美國的額外時間。您的H-1B贊助公司可以審閱拒絕信,斟酌是否可藉補充說明或加強證據的方式克服您的問題,然後提出一份新的H-1B申請。亦可考量證據是否足夠,並於拒絕日起30日內向移民上訴裁決辦公室提出上訴或申請重新案件及重新考慮的動議。請注意,這麼做並不會停止自拒絕日起開始計算非法居留的時間。若您自被拒絕日起居留美國超過180日且上訴或動議失敗,您離開美國將面臨三年不得再入境的懲罰。取決於您案件的強度,您可以向地方法院上訴以替代向移民上訴裁決辦公室上訴。許多聯邦地方法院相較於移民局上訴裁決辦公室,對H-1B工作簽證上訴案更有同情心。若您打算繼續學業,您亦可決定回复F-1學生身份,或轉換身分至其他您符合資格的簽證類型。最後,您可決定離開美國,之後再以合法簽證入境。請注意對於多數國家而言,在返回美國前您必須在美國領事館或大使館通過簽證面談。

2. 永久居民申請配偶

我是永久居民,打算與女友結婚。女友目前在唸書,為F-1學生身分。我們已認識彼此超過三年,會是合法的婚姻。若我們結婚,她是否能在此居住並工作呢?

李律師答:
目前合法永久居民為其配偶及小於21歲之未婚子女申請F-2A簽證是有配額的。因此若你們結婚且假定此類簽證仍然開放有配額,您可為她提出I-130親屬移民的申請,且她可同時提出I-485調整為永久居民身分之申請。若她想要工作許可證或於申請期間離美的許可,她可以同時分別提出I​​-765工作許可申請及I-131回美證的申請。

3. 如何幫不具合法身分且有驅逐令的丈夫辦理身分

我是美國公民,嫁給一個很好的男人,我們的小孩幾個月前剛出生。我知道他是非法身分,但他最近告訴我他不只偷渡入境,還被抓到並有驅逐出境令,但他從未離境。現在有了這個孩子,我非常害怕。我怕他早上開貨車去上班,恐怕就回不來了。我能怎麼幫他解決身分問題?

李律師答:
假設您的丈夫未曾犯下可被排除在外不得入境的罪行或詐欺過美國政府官員,您和您的丈夫須經歷四個步驟的程序。首先您為他遞交一份I-130外籍親屬的申請,雙方確認這是真實婚姻,及您是美國公民的身分。同時或緊接著,您的丈夫遞交一份I-212允許有遞解或驅逐出境令返美的豁免申請。移民局會綜合審酌他的苦楚、他違反移民法規的嚴重程度及在美國的良好紀錄。若該I-212豁免申請通過,他可以接著申請I-601A不得入境理由之豁免,即他非法留美超過一年受到十年不得再入境的懲罰。此豁免的審理標準是您和其他符合資格的親屬(如你們具有美國公民或合法永久居留身分的父母)因丈夫必須永久返回原居國而遭受極大苦楚。若所有的申請皆批准,您的丈夫就可回其原居國的移民簽證管轄權之美國大使館或領事館進行通常的領事館作業程序。等到面談成功,他就可以永久居民的身分返美。

4.與贊助我女兒身份的配偶產生問題,女兒是配偶的繼女,申請案是否會有影響?

我妻子是美國公民,贊助我拿到我的永久綠卡身份。去年,我妻子同意申請我在中國的17歲女兒。 I-130親屬移民申請已批准,但我和妻子婚姻產生問題,現正分居中。我的女兒是否仍能取得綠卡?若否,我該怎麼辦?

李律師答:
繼母女關係取決於您婚姻的有效性。若發生合法分居或離婚之情形,您的女兒將無取得綠卡資格,因女兒與妻子之間的連結是透過您的婚姻,而非血緣。要讓案件繼續進行,最佳作法就是和妻子重修舊好。此類案件現實上的困難處於即使沒有合法分居,您和您的女兒受到妻子是否繼續贊助申請的牽制。目前永久居民申請未成年子女的F-2A簽證類別有配額,所以您也可以選擇自行為女兒提出申請,等待期間含移民局及美國領事館或大使館作業期間在內約為一年。

5. 現年25歲的女兒是否能與我一起移民到美國?

我的兄弟於2006年11月底替我(美國公民的姊姊)提出F-4簽證申請,移民局並於2010年2月批准。我的女兒亦包含在該次申請之中,但她是1994年7月出生,現年已25歲。她是否有資格與我一起移民到美國?

李律師答:
若您出生於印度、墨西哥或菲律賓以外的國家,您的排期已於2019年10月排到。按照兒童保護法(CSPA)的計數規則,她的排期排到時她已25歲又3個月。移民局審理I-130案件的期間,可以在計算她的年齡中扣除,即可扣除大約為3歲3個月。 2019年10月時,她大概比21歲再大4年3個月,故按照兒童保護法的計數規則她大約是22歲,因此依照現行法她不具與您一起移民的資格。請注意,伊利諾伊州民主黨參議員李察杜賓發起的RELIEF解決職業與親屬移民長期問題草案也許能給您一些希望,它允許子女只要在I-130申請時小於21歲,無論現在年齡為何,子女可以移民。

大紀元2020年2月7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用加州身份證再入境。請問現在要如何申請綠卡?必須回母國嗎? 2. I-94有效期到期前1天提交H-1B延期申請。我應何時申請從H-1轉換為H-4身份,以避免喪失合法身份?

1. 用加州身份證再入境。請問現在要如何申請綠卡?必須回母國嗎?

我已與美國公民結婚,育有一子。

李律師答:
如果您通過了移民入境檢查、然後用您的加州身份證回美,那麼您看來符合在美國境內調整身份的一個要求,即入境被檢查過,准許入境或假釋入境。您有舉證的責任、證明您是通過此方式入境。此外,根據情況,您可能還必須克服一些障礙,比如:如果在檢查時存在欺詐行為,那麼您需要申請對虛假陳述的豁免;或者如果您在美國非法居住180天或1年,那麼您需要在離境前申請豁免3年或10年不得再入禁的懲罰(取決於您的身份),然後再回美國。

2. I-94有效期到期前1天提交H-1B延期申請。我應何時申請從H-1轉換為H-4身份,以避免喪失合法身份?

我目前是H-1B身份的第7年,I-94在3月12日到期。我的僱主根據I-140尚在審理中,在3月9日為我申請了第8年延期。我擔心自己從3月12日起會開始喪失合法身份,沒有機會再次申請H-1B延期或如果我的H-1延期被拒,我將無法申請將H-1轉換為H-4。請告訴我是否需要立即申請H-1轉換為H-4,還是可以等H-1B延期有了結果。

李律師答:
如果您的I-94到期日是3月12日,而您的僱主在3月9日為您申請了第八年的延期,且H-1B延期的收據日期在I-94到期日之前,只要I-140或勞工紙申請待審已有365天,那麼你的延期申請就是合法的。事實上,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移民從業人員都認為,從您的H-1B身份結束日起,您有10天的寬限期、可以在該寬限期內遞交延期的申請。我不太明白您的顧慮是什麼,除非您的H-1B延期申請還有其它未闡明的因素。

3. 有一項盜竊50美元以下商品的輕罪,現輕罪已被取消。這會影響申請入籍成為公民嗎?

我丈夫是永久居民。他希望申請成為公民,然後幫助我申請居留權。我們已經填寫了入籍申請表,但有一個地方沒有把握。大約2年前,他被指控犯有50美元以下的盜竊罪,我們一直努力、並成功駁回該指控。但當他申請工作時,輕罪記錄仍然存在。我們想知道是否會影響他的入籍申請。

李律師答:
填寫N-400申請入籍表時,您的丈夫必須提供他被捕和法庭處理結案的信息。由於此案已被取消,應該不會對入籍申請產生影響,除非您的丈夫承認他犯了罪。

大紀元2020年1月31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登記兵役 2. 申請入籍中提到的良好道德品行的定義是什麼? 3. 曾經是K-1簽證持有人,如何計算家庭人數?

1. 登記兵役

我的弟弟出生於1961年,他從未登記過兵役。他不知道必需註冊,因為他九年級時就退學了。請問他如今可能會面臨什麼後果,他將如何處理?他擔心政府會把他關進監獄。

李律師答:
一般而言,我相信從沒有註冊兵役的人不會有未了的後果,特別是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才沒有註冊的。我們有許多入籍的申請者從未註冊兵役 — 有些人不知道需要註冊兵役,還有一些人註冊了但沒成功。入籍申請要求五年內品行良好,註冊兵役時間是26歲前。因此,凡是31歲的人,如果他/她5年內未曾發生任何涉及不良品德的事,且這5年品行良好,一般來說都能入籍。

2. 申請入籍中提到的良好道德品行的定義是什麼?

我丈夫是一位好公民,他為了賺錢養活他及他的三個弟弟,在他們的簽證過期、逾期居留時,他在求職申請表上虛稱他是美國公民身份。他們都是合法入境美國的。他會失去成為美國公民資格嗎?

李律師答:
不幸的是,您丈夫的處境與良好的道德品質無關。如果當事人在I-9就業證明資格表上錯誤歪曲自己是美國公民,被美國移民局查出不實陳述,那就要承擔後果。如果不實陳述發生在1996年9月30日之前,若提出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的配偶或父母的生活將造成極大困難的證明,不實陳述可被豁免。但如果發生在1996年9月30日當天或之後,此不實陳述通常無法豁免,且為移送出境的一個依據。

3. 曾經是K-1簽證持有人,如何計算家庭人數?

我是與美國公民結婚的移民。我們倆生活在一起。在經濟擔保表格I-864中,說不可重複計算兩次。因此,第一個人當然是我-主要的移民人。然後,是擔保人-我的丈夫。但是有一行是「如果您目前已婚,請將您的配偶計數1」。他娶了我,所以不應該算我兩次吧?在這種情況下,由於我們家裡也沒有其他人,沒有孩子,沒有要扶養的人,我們就沒有填寫I-864A表格,因此總數為2,對嗎?簡而言之…-移民:1個;擔保人:1個;家庭總人數:2。

李律師答:
在你計算經濟擔保時,家庭人數2位是正確的數字。你不能計算兩次,因此你丈夫可以忽略「如果您目前已婚,請將您的配偶計數1」這一行。否則,你家庭總人數就不正確了。

世界周刊2020年1月26日刊登 1. 如何加急我的實習生OPT身份的申請? 2. F-1學生簽證逾期居留三年,如何修正我的身份? 3. 我正在申請綠卡但有家暴記錄,面談會有問題嗎? 4. 與免簽人士入境 如何申請婚姻綠卡

1. 如何加急我的實習生OPT身份的申請?

我剛畢業並在11月申請了實習生身份。我的工作將從2020年1月15日開始,在此之前我需要拿到我的OPT卡。如果沒有拿到,我相信公司會稍寬期限,或者我也可以無償在那裏工作。但是如果我不能在1月15日後的不久拿到OPT卡,我相信公司不會雇用我。我怎樣做才能加急OPT的申請?

李律師答:
根據您描述的情況,您很難獲得加急服務。目前移民局加急的標準是:給公司或個人造成嚴重的財務損失,且加急的原因不是申請人未能及時提出OPT申請、加急申請或未能及時補交材料;緊急人道主義原因;重要的美國政府利益;或修正移民局錯誤。移民局指出,如果僅因取得工作許可而申請加急,且不能證明其它有說服力的原因,您將無法獲得加急服務。

2. F-1學生簽證逾期居留三年,如何修正我的身份?

我於2015年以F-1學生簽證來到美國。學習了一年後,因成績不佳輟學。我希望取得合法身份,但不知道該怎麽做。您有什麽建議?

李律師答:
因為您違法,美國移民局不會允許給您新的學生簽證來“修正”您的身份,或讓你延長或改變您的身份。如果您是美國公民的直系親屬(配偶或滿21歲孩子的父母),那麽移民局在大多數情況下會寬恕您的違法行為而允許您調整身份。由於您曾是學生,除非您收到移民局或移民法官的否定裁決,您不會因非法居留180天以上而受到三年不得再入境或非法居留一年以上而十年不得再入境的懲罰。因此,如果若有人為您申請非移民工作簽證或移民簽證,您可以離開美國,在境外美國領事館或使館進行面談,通過後持非移民簽證或移民簽證返回美國。

3. 我正在申請綠卡但有家暴記錄,面談會有問題嗎?

我是來自臺灣的J-1交流訪問學者,不受兩年居留要求的限制。我與一位美國公民結婚,她在幫我申請綠卡中。但是,她脾氣暴躁,我們經常爭吵。有一次在外面我們發生了爭執。她打我,我回打了她,之後一個鄰居報了警,警察以家暴逮捕了我。我妻子沒有提出指控並對此感到非常抱歉。我認了行為不檢罪,被判處一年緩刑和500美金的罰款。這會影響我的結婚綠卡面談嗎?我們的婚姻很美滿,妻子已經懷孕。
李律師答,
如果移民官員仔細調查您家暴被捕的情況,您可能會在移民面談中遇到麻煩,但是問題不是很嚴重,因為您只認了行為不檢罪。當涉及家暴時,移民法非常嚴格,但需要家暴被定罪,移民局才會拒絕。對移民局來說,行為不檢遠遠不及家暴罪嚴重。

4. 與免簽人士入境 如何申請婚姻綠卡

我出生即是美國公民,在新加坡認識了我的男朋友。我們往來密切,經常在美國和新加坡看望彼此。他以90天的免簽證身份在美國。我們剛決定要結婚。他到達美國後的這兩個月,我們一直住在一起,但是他三十天內必須離境。他人在這裡,我可以幫他申請而拿到綠卡嗎?還是他應該回新加坡,在那裡等我幫他申請綠卡?

李律師答:
您也許可以和您的男友結婚,然後不離境讓他在美國調整身份,但這樣做有風險。首先,入境後90天內改變入境的意圖,移民局會推定他謊稱來訪的理由。也就是說,在90天合法居留期間內,他稱僅來探親/旅遊,但結了婚,並且遞交調整身份的申請。(請注意,有一種觀點認為,該規定不適用於與美國公民結婚的人,且90天的規定只是一個假設,可被駁斥)。如果在90天後結婚,遞交文件,您男友的身份過期,風險是若移民官員不友善,可能會聯系移民執法局(ICE)簽發加急的移送出境令,因為以免簽證入境美國的條件之一是放棄去移民法庭上移送出境聽證會的權利。(請注意,自移民局有了2013年指導備忘錄,情況已經大大改善。該意見指出,除非有特殊情況,否則移民官員應在將案件轉送移民執法局之前對調整身份的申請進行裁決)。如果您不想承擔上述風險,您可以為他提出K-1未婚夫簽證申請,也可以與他結婚,然後提交I-130親屬移民申請。K-1申請通常比I-130申請快幾個月,I-130通常少於一年,但K-1到達美國後還需進行後續操作。這兩種申請都需要您的男朋友或丈夫離開美國,並在海外進行K-1未婚夫簽證或移民簽證的面談。

刊登于2020年1月26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信箱上(剪報)

大紀元2019年12月27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綠卡已過期2年、如何續簽 2. 我的移民申請被暫時停止,這是什麼意思? 3. 我該如何申請男朋友的移民身份?

1. 綠卡已過期2年、如何續簽

大約2年前我的綠卡過期,駕駛執照也已過期。

李律師答:
您可以提交I-90表格,附上540美元手續費,申請更換永久居民綠卡,郵寄地址是美國移民局在亞利桑那州的收件處(U.S.C.I.S., PO Box 21262, Phoenix, AZ 85036)。除非您有別的原因不能申請續簽綠卡,例如犯下嚴重罪行,否則你都可以申請續簽。

2. 我的移民申請被暫時停止,這是什麼意思?

李律師答:
暫時停止移民申請通常意味著美國移民局正在調查一些他們關注的問題,希望在進一步處理案件之前解決那些問題。

3. 我該如何申請男朋友的移民身份?

我17歲,馬上滿18歲。我們準備結婚、我還打算為他申請身份。他今年19歲,有社會安全號,是夢想生(達卡,DACA受益者)。

李律師回答:
如果你年滿18歲,您可以不用經過父母同意、就自由結婚。您的男朋友擁有社會保險號並且是一名夢想生,但這不一定意味著他可以通過您的贊助在美國境內調整身份。因為這取決於他入境時是否在入境關口經過檢查、獲得入境或假釋入境美國。如果沒有,他必須進行領事程序—首先由您為他提交I-130親屬移民的申請,獲批後,他需在其母國開始領事處理、進行移民簽證面談。DACA身份期間其非法居留的時間不予累積計算,但如果在年滿18歲之後,DACA受益人的身份失效,會開始累積非法居留的時間。對非法居留180天的外籍人士,如果他/她必須離開美國,將受到三年不得再入境的懲罰,非法居留一年將十年不得再入境。如果您的男朋友已經累積了上述非法居留的時間,您也許仍能幫他申請身份,但這可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風險,因為他必須通過I-601A移民計畫。此計畫需要您為他提交I-130親屬移民的申請,獲得批准後,他再提出I-601A豁免申請,要求豁免18歲以後、在美非法居留而受到的3年或10年不得再入境的懲罰。豁免申請將基於,如果他返回母國後無法回美,您的生活將遭受極大的困苦。那樣,他將在美國境內等待豁免結果,如果獲得批准,他將回母國進行領事館面談、獲取移民簽證。這是假設他沒有其它的移民麻煩,他回去面談應該沒問題,很可能可在1-2個月內返回美國。

大紀元2019年12月20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移民局官員可以將跟未成年人同乘一輛車的成年人帶走嗎? 2. 二年前發生的事是否可以申請U簽證? 3. 如何為我在菲律賓的妻子申請黎巴嫩警局無犯罪證明?她於2010-2012年在黎巴嫩工作。

1. 移民局官員可以將跟未成年人同乘一輛車的成年人帶走嗎?

李律師答:
移民官員可以帶走成年人,即使有未成年人在同一輛車中,但移民官員應為孩子提供照看,而不是讓未成年人獨自呆在車內。一方面,這不是每個移民官員都想遇到的情況,也基於此,國安局的觀點可能是,有孩子在車內不應該成為阻止移民檢查站的盾牌。

2. 二年前發生的事是否可以申請U簽證?

我和朋友2年前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剛從沃爾瑪商店出來、往回走的路上,被一個持槍的傢伙攔住、說若要活命,要我們交出一切。我朋友身上的一包煙、還有我身上的幾美元都被他拿走。這事發生在2年前,但我們沒有報警,因為我們被嚇壞了、且不想捲入冗長的警察報告。我們是否仍然可以報警,還有我們是否有資格獲得U簽證?

李律師答:
我不認為,你這事是一個可行的U簽證案例,因為事件沒有在兩年前報告給警察,而且他們可能也不會對調查如此小的案子感興趣,犯罪者也不太可能被抓住。

3. 如何為我在菲律賓的妻子申請黎巴嫩警局無犯罪證明?她於2010-2012年在黎巴嫩工作。

李律師答:
《外交事務手冊》中包含了如何為像您妻子這樣的人——在菲律賓申請黎巴嫩警方無犯罪證明(司法警察記錄)的說明。現摘錄如下:

對於在黎巴嫩境外居住的人,必須通過黎巴嫩大使館/領事館處理申請,但是申請人在收到文件之前可能需要等非常長的一段時間,或者根本收不到文件。你也可以通過個人授權、請律師獲得「司法警察記錄」。個人提供的「司法警察記錄」並不意味著此人是清白的,它只是說「該人沒有任何法院的判決記錄」。

大紀元2019年12月13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我的妻子去墨西哥看牙醫,在回美國入境關口被拘留。她有綠卡和社會安全號。 2. 某人年收入超過3萬美元、兩口之家,那麼這個人年收入是否在125%的貧窮線之上? 3. 在申請庇護過程中,我無法從沙烏地阿拉伯取得Uni 文件,因為它需要我父親的同意。請問美國能否幫我獲得我所需的文件?

1. 我的妻子去墨西哥看牙醫,在回美國入境關口被拘留。她有綠卡和社會安全號。

我有跟美國海關總署長交談過,他說,我妻子在獲得綠卡前,她是非法進入美國的。我的問題是,她會被拘留嗎?如果是,會多長時間?

李律師答:
在兩種情況下她的情況可能會很麻煩:一,她非法入境, 在大多數情況下是不能在美國調整身份的,所以她是如何拿到永久居留權的呢;二,這是她第二次非法入境美國。在這種情況下,國安局(DHS)可能認為發給她綠卡是錯的,因此綠卡無效。由於您的妻子只是表面上有綠卡,因此她最終將被釋放,但會給她在指定日期去移民法院上庭的通知。

2. 某人年收入超過3萬美元、兩口之家,那麼這個人年收入是否在125%的貧窮線之上?

我以為自己計算沒錯,但我收到補材料的通知說,這個人不符合擔保人的最低要求。I-864經濟擔保書可能還有其他錯誤觸發補材料的信函,但我也不清楚,我也沒有律師,我只想知道此計算是否正確。

李律師答:
家庭人數為兩人的情況,年收入超過30,000美元的人遠高於貧窮線指標的125%。兩口之家,大多數州的年收入是21,137美元;在阿拉斯加為26,412美元;對夏威夷居民,則為24,325美元。

3. 在申請庇護過程中,我無法從沙烏地阿拉伯取得Uni 文件,因為它需要我父親的同意。請問美國能否幫我獲得我所需的文件?

我現年21歲、沙烏地阿拉伯女,住在沙烏地阿拉伯,我被父母(爸爸和繼母)虐待,常被打,現在他們把我賣給了一個我不認識的人,被稱為「包辦婚姻」,從技術上講,我會被強姦。我丈夫正帶我赴美國度蜜月,所以我計畫逃跑、在那尋求庇護。

李律師答:
您說的沙烏地阿拉伯Uni文件,我假設是指您的大學文件。美國將無法為您獲取這些文件-由於舉證責任在於您,由您證明您的庇護申請,而不是美國有義務這樣做。話雖這麼說,雖然美國的庇護移民法確實需要確鑿的證據,但也是在能夠獲得證據的情況下,才需要佐證。如果大學文件對您的案件至關重要,並且您對為什麼無法獲得這些文件有很好的解釋,那麼您的申請將取決於護庇面談官員或移民法官,他們將確定您的信譽和文件的可用性。

世界周刊2019年12月8日刊登 1. H-1B簽證剛被拒絕 有60天的寬限期 2. 透過婚姻關係取得綠卡,於I-751尚在審理中時嘗試三年入籍,如今雙雙被拒 —應如何處理? 3. 祖父回臺灣兩個月後收到入籍面談的通知,但祖父領醫療補助在機場入境或入籍面談會有問題嗎?

1. H-1B簽證剛被拒絕 有60天的寬限期

我的申請人是一間小型的食品超市,設有兩個店面,於2019年4月替我提出H-1B的申請。收到補材料的要求後予以回覆,剛剛被以該公司並不需要會計人員為由而拒絕。我的F-1會計學位的OPT實習身分已於2019年7月15日終止。我的申請案剛於上週2019年11月13日被拒,能否告訴我有無任何可能的方式讓我能合法居留美國?

李律師答:
川普政府已明確表態想讓H-1B工作簽證難以取得,在他任內這幾年要求補材料的案件數及拒絕的案件數已顯著增加。儘管如此,技術上來說一旦H-1B被拒,您就不具有身分。若該拒絕是在10月1日前,您仍是在過渡期的保護內,亦即有60天的寬限期。您應向律師確認以決定您是否有充足的理由提出上訴、請求重開案件或重新考慮的動議。但請留意非法居留的時點是從判決日起算,若您從該時點起留在美國超過180天且上訴或動議被拒,受到三年禁止再入境的懲罰。若您決定不提出上訴或動議,以下提供您一些其他建議(可能有更多,取決於您的情況):若您打算繼續在美國求學,您可能可向移民局請求恢復學生身分,但須證明除因非法居留或違反非移民身分限制外,您別無其他被驅逐出境之理由;且非法居留是基於您無法控制之因素(如移民局判決的時間是您無法掌握的)。其他選項包括若您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離開美國,申請遲交的轉換訪客身分;與美國公民結婚,若你已有真實的婚姻關係;或提出其他您可能符合的工作簽證或親屬關係簽證(關於此點,您須離開美國並諮詢律師關於您的案件資格)。

2. 透過婚姻關係取得綠卡,於I-751尚在審理中時嘗試三年入籍,如今雙雙被拒 —應如何處理?

我於2015年與美國公民結婚取得有條件綠卡。於2017年,就在取得綠卡滿兩周年前,我提出I-751臨時綠卡轉正的申請。過了很久都沒收到移民局的任何消息,於是我諮詢律師,其表示因為我是與美國公民結婚,所以我可以在I-751申請案尚在審查中時,因已結婚三年提出入籍申請,而非常規的五年。問題是雖然我們婚姻幸福美滿,我太太因工作關係住在亞特蘭大,而我住在紐約。每兩週,在週末時我會去看她或是她會來看我。當我被通知面談時,我太太因工作關係無法抽身而未與我一同前往,移民局審查員對我非常嚴格。最後,她拒絕了我的入籍申請及I-751申請。請問接下來會怎麼樣呢?

李律師答:
您一開始從該律師所取得之建議是錯誤的。因與美國公民結婚而得於三年提出申請的特權,須證明:結婚已滿三年、該美國公民具備公民身分已三年、雙方不間斷地共同生活整整三年。您的情況,每兩週於週末見面無法滿足不間斷的要件。分居的事實也是移民局審查員決定婚姻案件是否真實的重大因素。再者,您的配偶未於面談時出現也是I-751決定的另一原因。現在,可預期移民局將發給您一份移民法庭上庭通知。屆時,您和您太太將有機會在移民法官前說明你們的關係,也可提供任何相關證據支持。因I-751被拒,移民局依法須迅速發出上庭通知,但我們也見過在拒絕後,有為數不少的案件其上庭通知經過數月甚至數年還未發出的情況。我建議您最好在收到上庭通知前,應尋求律師的協助。

3. 祖父回臺灣兩個月後收到入籍面談的通知,但祖父領醫療補助在機場入境或入籍面談會有問題嗎?

祖父於二十多年前取得綠卡,去年決定入籍。他兩個月前返臺處理一些家務事,因為姑婆過世了。我們收到祖父要於兩週後入籍面談的通知,他將於下週一返美。在機場或入籍面談時,是否會因領取醫療補助或政府租房補貼而被移民局認定有問題呢?

李律師答:
川普政府已強烈表露排斥移民的態度,很難判斷美國機場的海關及邊境保衛局官員或甚至美國境內當地的移民局入籍審查官員是否會對任何非常態的情形有所反應。話雖如此,即使他們詢問了他相關問題,公正的執法人員不會因為醫療補助或租房補貼而刁難您的祖父,因為他已是美國的長期居民。而且,我假設你的祖父於境外並未從事任何非法行為,亦未曾於任何時期犯下不得入境的罪行。川普的公共負擔新法已因法院的挑戰而中止。且入籍表格上除了詢問申請人是否曾不實陳述以獲取美國的公共福利之外,並沒有詢問申請人是否領取須經測查的福利。

刊登于2019年12月8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信箱上(剪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