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周刊2021年12月5日刊登 1. F-1轉 B-2 處理約需9個月 2. 父母在美國等待 I-130審理期間﹐可以離開美國嗎﹖

刊登於2021年12月5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上(剪報)

1. F-1轉 B-2 處理約需9個月

我可以從 F-1 學生簽證身份轉為 B-2 旅遊簽證嗎?如果獲得批准,我可以旅行並持旅遊簽證回來嗎?我會在郵件中收到一份副本嗎?需要多長時間處理?

李律師回答﹐
是有可能從 F-1 學生變成 B-2 游客身分,但目前在許多情況下這樣做是不切實際的。美國移民局服務中心通常審理這種類型的裁決都被積壓,可能需要超過九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有所裁決。如果您提交申請,您將收到一份收據,而可能需要等很長時間您才能收到實際的判決。如果您決定要提交申請﹐而在您申請要求的時間即將到期但人仍在美國,您應該要離開或采取一些其他措施來保留您的非移民身份。請注意,轉換身份不是發給一份簽證,而只是在一張紙上注明。如果您離境旅遊,在大多數情況下您需要申請旅遊簽證才能以遊客身份返回美國。

2. 父母在美國等待 I-130審理期間﹐可以離開美國嗎﹖

我的父母在抵達美國 3 個月後提交了 I-130親屬移民的申請。他們還沒有提交調整身分I-485的申請。他們在 美國等待I-130 審理的期間可以離開美國﹐然後持探親簽證回來嗎?他們需要申請I-131旅行證件嗎?他們可以在國內申請I-485嗎?

李律師答﹕
這裡的困難是你父母的探親簽證需要非移民傾向,如果他們在再入境時邊境官員問及此事,他們可能會遇到麻煩。可能最好的解決方案是讓你的父母提交調整身分 I-485 的申請﹐並在審理期間取得進出美國的 I-131 回美紙才離境。請注意﹐美國移民局處理回美紙的申請需要一些時間,因此您的父母可能在提交調整身分 的申請後 5到10 個月內無法離境。 I-485 調整身分 只能在美國提交。如果您的父母希望在海外處理他們的移民文件,他們必須遞交 DS-260 移民簽證申請表。

 

世界周刊2021年11月21日刊登 1. 若非家庭成員 擔保人﹑共同擔保人收入分開算

刊登於2021年11月21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上(剪報)

  1. 若非家庭成員 擔保人﹑共同擔保人收入分開算

我的共同擔保人的 2020 年收入超過美金五萬。那麼我報稅的最低收入必須加多少
錢呢?

李律師回答﹐
除非您的共同擔保人是你的家庭成員,否則您和您的共同擔保人的收入和資產無法
加在一起。否則,您的 I-864經濟擔保書和他/她的 I-864 經濟擔保書將被分開考
慮。在查看您的共同擔保人的收入時,移民官員通常會查看經濟擔保書是否可信,
以及共同擔保人的撫養人數﹐及過去曾擔保過的人在移民後獲得經濟狀況測試的公
共福利﹐但共同擔保人仍有法律義務要擔保他們。從經濟貧窮線來看, 美元50,170的收入足以養活包括共同擔保人在內的 7 個人。

李亞倫文章: 移民新聞 – 入籍練習和程序; 11月簽證配額表倒退; 拜登政府仍在提倡以高薪水來獲得H-1B的工作簽證; 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旅行禁令將分階段結束; 紐約州和聯邦政府努力保護移民。

  1. 入籍練習和程序

移民局監察員在2021 年 6 月 23 日入籍和移民融合的網絡研討會上提供了下面的問及答:

研討會上示範並操作了入籍申請人閱讀和寫作考試平板電腦的一般使用情況,問到入籍申請人如何要求用紙張來參加閱讀和寫作的考試,答案有多種,包括通過聯絡中心,上網 www .uscis.gov/accommodations 申請,或在入籍過程中隨時向外地辦事處(field offices)提出要求。

關於視頻面談在美國移民局外地辦公室到底有多普遍,入籍公民的教育者問到為便於考生做好面談考試的準備,要如何知道他們考生入籍的外地辦公室是否以視頻方式面談,答案是視頻面談的使用因辦公室的不同及考慮因素來決定,例如辦公室的大小、辦公室工作量以及健康和安全的考慮;選定的移民局辦公室已於 2020 年 6 月開始測試視頻面談;測試很成功,移民局現在已經在所有的移民局外地辦事處進行視頻面談。

2021 年 9 月 21 日 紐約地區辦公室/利益相關者的聯絡會議:

會議中提到一個有趣的問題,即一個 N-400入籍案,此人的綠卡在提交 N-400 之前或在N-400審理期間過期了,地區辦公室會如何判決呢。第一個答案是,即使此人已申請入籍,此人也必須提交 I-90 表格申請更換新綠卡,因為法律要求一個人在任何時候都必須持有有效的綠卡。之後的後續問題又問到,沒有綠卡是否會導致移民官對 N-400申請不予以判決,地區辦公室的回答是沒有綠卡不會有任何影響,因為沒有綠卡與良好的道德品質無關。

  1. 11月簽證配額表倒退

雖然 11 月簽證配額進度表親屬移民類別中遞交調整身份的申請日期和最後批准日期與 10 月相同,但中國和印度職業移民的第三類別, 其遞交調整身份的申請日期和最後批准日期大受打擊– 最後批准日期:中國EB-3 從2019年 1月8日 倒退到 2018年3月22日,印度從2014年1月1日倒退到2012年1月15日。 第二類別中國的日期從2018年1月18日前進到2018年11月15日 ,印度從 2011 年 9 月 1 日前進到2011 年12 月 12 日 幾乎沒什麼好處,因為絕大多數職業移民第二類別已經提交降級到第三類別的申請。遞交調整身份的申請日期:第三類別中國從 2019 年 1 月 15 日倒退到 2018 年 4 月 1 日,印度從 2014 年 1 月 8 日倒退到 12 年 1 月 22 日。令人欣慰的是,中國的第二類別遞交調整身份的申請日期從 2018 年 9 月 1 日前進至 2019 年 2 月 1 日,這個前進是因為過去中國的第二和第三類別有未使用的簽證額﹐但印度第二類別從 2012 年 7 月 8 日前進至 2013 年 1 月 8 日,除了那些之前無法降級到第三類別的人,幾乎沒有任何好處。

倒退的原因是什麼?11 月份簽證公告第 8 頁說:“這是申請人對配額異常強烈需求的直接結果,主要來自公民和移民服務辦公室調整身份的案件。”

2021 年 6 月 10 日《移民日報》一篇沃爾特尤因 (Walter Ewing) 撰寫的文章“拜登政府今年浪費了二十多萬張綠卡”,指控大約有 150,000 個親屬移民和多達 80,000 個職業移民的簽證在 9 月 30 日之前沒有用掉——雖然這150,000 個親屬移民的配額可以在明年用于職業移民( EB) 的類別(2022 會計年度可使用的職業移民配額共有290,000 個=140,000個常規配額 + 150,000 個親屬移民的配額 ),但這 80,000 個職業移民的配額被浪費了。尤因先生指出2021 會計年度,有2020 會計年度留下的122,000 個親屬移民的配額﹐故2021 年可用的職業移民配額為 (140,000+122,000 = 262,000),但多達 80,000 個未使用,除非國會採取行動,否則無法恢復使用。

這些浪費的數字和國務院必須平衡財政年度配額中的四個季度,筆者看來,它是配額倒退的問題根源。

  1. 拜登政府仍在提倡以高薪資來獲得H-1B的工作簽證

拜登政府再次以川普的高薪資政策為 H-1B 辯護—這一次是華盛頓特區聯邦法官聽證的紐約人道協會等人控訴Alejandro Mayorkas(曾為美國移民局局長﹐現任美國國土安全部長) 等人的1:21-CV-01349號案﹐稱該政策在程序上有效且與 移民和國籍法(INA) 政策一致。它在 10 月 11 日的一項新動議中辯稱,為專業員工簽發有限數量的簽證的工資依賴模式是有效的,而且該政策是在川普政府的最後幾周根據當時代理國土安全部長查德沃爾夫(Chad Wolf)合法實施的。大約一個月前,政府當局在此同一問題於加州的地方法院敗訴。加州北區法院的法官 Jeffrey S White 在美國商會訴訟美國國土安全部的20-CV-07331案,此案於2021年9 月 15 日 只因為查德沃爾夫在國土安全部頒布該規則時未被合法任命為代理部長﹐而對商會作出一個簡易判決。法官指出,國土安全部放棄了此論點﹐即聯邦緊急措施署( FEMA) 行政官員 Peter Gaynor 發布的備忘錄中﹐糾正了沃爾夫 Wolf 任命中的任何不足的論點。但法官沒有對原告的論點作出裁決-即政府的規定違反了受到H-1B 配額限制的申請人“應按照此類簽證申請的順序獲得簽證(或以其他方式提供非移民身份)”的法規。”法規第 1184(g)(3) 條。

越來越清楚的是,雖然拜登政府在大多數移民領域比川普政府的移民政策好得多,但拜登先生在工會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並相信雇主不管在怎樣的情況下,應該向員工支付最高工資。

  1. 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旅行禁令將分階段結束

白宮宣布將結束對來自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非必要旅行(nonessential travel)的禁令,從 11 月 8 日開始,那些已完全接種疫苗的旅客可以出於旅遊或探望家人等非必要旅行的原因入境美國,與國際航空旅客可以入境美國的日期相同。此疫苗接種的要求不適用於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基本員工(essential workers),他們可延至 1 月之前完成接種疫苗。兒童除外。所有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批准和授權的疫苗,以及所有世界衛生組織(WHO) 緊急使用清單上的疫苗都將被接受用於航空旅行,一位白宮官員表示,預計陸地邊界也會如此。目前,世衛組織批准使用的疫苗只有七種——莫德納、輝瑞、強生、阿斯利康、Covishield、國藥集團的 BBIBP-Corv(Vero Cells)和科諾瓦克的 CoronaVac。不包括俄羅斯人造衛星疫苗。

  1. 紐約州和聯邦政府的努力保護移民。

2021 年 10 月 9 日,紐約州州長霍楚簽署了立法 (S343-A/A.3412-A),對威脅舉報他人移民身份的人﹐適用於勒索或脅迫罪行的法律標準。以前,威脅舉報只能用在販運勞工和性交易案件﹐被視為犯罪,而不會被視為潛在的勒索或脅迫犯罪。該法案允許檢察官起訴以威脅方式讓人進入驅逐程序的勒索的人,即使與勞工或性交易無關。

在聯邦方面,拜登政府已暫停使用擴大快速驅逐令。國土安全部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說:“國土安全部正在對擴大快速驅逐令進行審查。這種特殊的快速驅逐案件曾在拜登政府的極少數案件中使用過,該部門在完成審查之前不會再繼續使用”。擴大快速驅逐的程序下,在川普先生之前﹐對非法入境並在邊界 100 英里範圍內發現的非法入境者在兩週內採用該程序﹐之後範圍擴大到在美國任何地點發現的非法入境者無法證明其在美國至少待了兩年的人。

在 2021 年 12 月 10 日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亞歷杭德羅 馬約卡斯 (Alejandro Mayorkas) 向美國移民執法局(ICE)代理主管泰德 約翰遜 (Tae D. Johnson)、 美國移民局局長 Ur M. Jaddou 和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 代理長 Troy A. Miller 發表了一份國土安全部備忘錄“勞動力執法:保護美國人就業市場、美國人工作場所條件和個人尊嚴的戰略”部長表示,國土安全部反對大規模工作地點操作的政策——“大規模工作地點操作的部署,有時會導致同時逮捕數百名員工,無法關注我國未經授權的就業挑戰中最有害的方面:剝削雇主。這些引人注目的行動錯誤地分配了執法資源,同時令人不寒而栗,甚至成為對員工合作和工作場所標準調查的報復工具。此外,此類操作不符合該部門 2021 年 9 月 30 日的《公民移民法執行指南》及其所需的個性化評估。鑑於這些擔憂,請確保不再進行大規模的工作場所操作,而是重新集中我們的工作場所執法工作,以更好地實現上述目標。”

李亞倫文章: 申請移民 2項最新規定 1. 移民體檢要求提供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接種的證明。2 市場研究分析師 H-1B 提出全國集體訴訟和解。

世界周刊2021年10月10日移民專頁刊登 (剪報)

1. 移民體檢要求提供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接種的證明。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于 8 月下旬宣布,從 2021 年 10 月 1 日起移民需要接種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苗——即尋求移民的人必須出示全面接種世衛組織授權使用或列為緊急使用的疫苗證明。自稱接種過疫苗但沒有書面文件證明者,不予移民。如果當事人沒有接種疫苗,而海外的指定體檢醫生或美國移民局指定醫生有可用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苗,則允許此醫生為申請人接種疫苗。但是,申請人必須在體檢完成之前﹐打完 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系列,因此如果申請人在體檢時未接種疫苗,其案件的處理可能會被延遲。對年齡小于接種年齡的人以及有醫療禁忌記錄的人全部予以豁免。其他情況可予以豁免的,如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苗在醫生的管轄范圍內無法常規獲得。無論是否有免疫力或先前感染過 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證據,申請人都必須接種疫苗。至於那些在 10 月 1 日之前已經通過體檢的人會怎樣﹖他們是否需要在美國移民局或美國領事館面談之前或面談時補充體檢、再做一次體檢或出示疫苗接種的證明呢? 美國移民局在 2021 年 9 月 14 日發布消息時回答了這個問題,即疫苗接種要求將僅限于 2021 年 10 月 1 日當日或之後的體檢。在“移民體檢所需的 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接種”中,移民局強調,“該要求自 2021年 10 月 1 日起生效,并適用于該日或之後由移民局指定醫生簽署的所有 I-693體格檢查的表格。”在沒有進一步指示之前,看來20 21 年 10 月 1 日之前做過體檢的未決案件﹐其體格檢查的報告有效。

2 市場研究分析師 H-1B 提出全國集體訴訟和解。

一項全國性集體訴訟Madkudu 對抗美國移民局案( No. 5:20-cv-2653-SVK (USDC N. Dist. CA. 2021)) 有了一個和解提議,為集體訴訟成員提供一個補救措施—在 2019年 1 月 1 日或之後提交市場研究分析師 H-1B 申請的所有美國雇主 ,直到法院批准此和解之日為止,申請被駁回的理由是職業展望手冊 (OOH) 未確定市場研究分析師是專業職業﹐而被美國移民局認定以OOH調查結果為市場研究分析師的案件,H-1B申請將會被批准。 集體訴訟成員必須在 2021 年 10 月 4 日之前對擬議的和解協議提出異議,法院將公平聽證會安排在 2021 年 10 月 19 日。符合 Madkudu 條件的案件可在法官做出決定後 180 天內申請重新開案,且不收取任何費用:

‧工商管理學士或更高學位,其正式的輔修、主修、專業、或專攻市場研究、營銷或研究方法專業,並在成績單、文憑或其他官方文件上有此注解的。如果沒有注冊處的文件,申請人可以提交相關系主任、相關系教授或頒發學位的高等教育機構的官方學術顧問的信函以供考慮,來確認上述情況。也可以考慮非官方的成績單。

‧訊息、統計學、計算機和信息技術和/或社會科學的學士或更高學位也可能符合,如果申請人能夠證明非官方的輔修、主修、專業、專攻或市場研究、營銷或研究方法方面的專業是必要的履行工作職責。

‧為了證明集體訴訟成員的資格,申請人將隨重新開案的請求提交一份美國移民局拒絕原 H-1B 申請的副本,而那些上訴并被行政上訴辦公室AAO 駁回的人將提交一份 AAO 判決的副本而不是服務中心的拒絕信。

‧美國移民局將在法院命令發出後的 10 個工作日內提供通知,指示集體訴訟成員以 I-290B 表申請重新開案的動議,并附上一張封面紙,明確表明此動議是由集體索賠的成員提交的 , 寄交指定的美國移民局服務中心接收以獲取集體訴訟成員重新開案請求裁決的收據。 這 180 天從美國移民局宣布指示集體訴訟成員發送重新開案動議的日期起算。

此擬議和解是對美國移民局依賴 OOH 來決定什麼是 H-1B 申請中的專業職業的又一指責,它也表明專業職業不是由一個學習專業領域而下定義的。

世界周刊2021年10月3日刊登 1. F1 學生簽證轉B2 旅遊簽證 需很長的時間 2. 入籍申請表格填寫的錯誤可以在面談時修正嗎? 3. 要如何才能將 J-1 互惠生簽證轉換為結婚簽證? 4. 投資移民獲批 B簽證入境在美國申請調整身份風險大

刊登於2021年10月3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上(剪報)

1. F1 學生簽證轉B2 旅遊簽證 需很長的時間

我目前是 F1 學生簽證,因為無法繼續上學,想改成 B2 旅遊簽證。到批准需要多長的時間?

李律師答﹐
查看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公布的各個服務中心轉換為“其他”類別的裁決審理時間表-如轉換成 B-2類別-通常都需要很長的時間。德克薩斯州服務中心需要 10到13 個月,加利福尼亞州服務中心需要 19到25 個月,內布拉斯加州服務中心需要 9.5到12 個月,佛蒙特服務中心需要 11.5到15 個月,波托馬克服務中心需要 10.5到13.5 個月,全國福利中心需要 2.5 到4.5 個月。請注意美國移民局的裁決因大疫情而被推遲,我們希望它會開始加快。

 2. 入籍申請表格填寫的錯誤可以在面談時修正嗎?

我在我的原籍國服過強制性的兵役﹐但入籍申請表N-400上關于兵役的問題,我回答“沒有”而不是“有”。我已經有了面談的日期。可以在面談時改正嗎?會有什麼麻煩嗎?

李律師答﹐
可以的,您在入籍面談時有機會更正入籍申請表格中的任何項目。如果移民官員沒有問到這個問題,你應該自動說出你服過強制性的兵役。

3. 要如何才能將 J-1 互惠生簽證轉換為結婚簽證?

我是持 J-1 Au Pair 互惠生簽證抵達美國的,身份將于 10 月到期。但是在這裡我遇到了我的女朋友,打算結婚。我想知道如何确保我能夠留在這裡和她在一起,因為我們不想分開。如果我結婚,我無法繼續互惠生的身份,因為該計劃規定如果結婚,我必須退出該計劃。因此我想了解要如何合法地留在美國和她在一起,直到一切都得到處理。

李律師答﹐
假設您沒有受到因 J-1 簽證而需回祖國居住兩年的約束,那麼如果您與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結婚,應該能夠留在美國。若與永久居民結婚,您必須在 J-1 簽證到期日之前向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提交 I-485 調整身份的申請。 I-485 申請遞交後將使您處于准合法身份,直到移民局對您的申請作出裁決。

4. 投資移民獲批 B簽證入境在美國申請調整身份風險大

我申請了 EB-5投資移民,并于 2020 年 2 月獲得批准。由于我那時人在香港,所以我做了領事作業程序,全國簽證中心的文件也已經完成﹐正在等待面談通知。兩個月前,我持非移民商務簽證(B1/B2)來到美國。香港的冠狀疫情的病例再次激增,正在實施封鎖和宵禁。 請問﹕1)如果我在美國申請調整身份會怎樣?  2)因為我持非移民簽證人在美國﹐而申請移民身份,被拒絕的可能性是否很大? 90 天的規則會對我的申請產生不利影響嗎? 3)如果我的申請被拒絕,我還能回香港做領事作業程序嗎?

李律師答﹐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關心的一個問題很可能是﹐您在等已批准的 I-526 申請的領事面談通知﹐為什麼在此申請調整身份,以及您在來美國時是否有調整身份的意圖。 這可能歸結於移民審查官員對這些事情的看法。 您可能會被面談而不是免去面談,在面談的情況下,移民官員可能會對您的解釋予以質疑和評估。 請注意,香港疫情惡化似乎是您決定要調整身份而不是返回領事館的合理解釋。 如果您被拒絕,您的香港領事作業可能會遇到問題,這取決于重回領事作業的速度以及面談官員對您嘗試在美國調整身份的態度。

世界周刊2021年9月5日刊登 1. 主要收入來自國外﹐移民受益人可以以家庭成員身份自我擔保嗎? 2. 結婚後多久可以為配偶提交移民文件? 3. 配偶移民 結婚比訂婚有利 4. 國籍身份變化 不影響移民等待時間 5. 如果我的調整身份綠卡申請將獲得批准,是否還需要支付四年制大學的國際學生的學費﹖

刊登於2021年9月5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上(剪報)

1. 主要收入來自國外﹐移民受益人可以以家庭成員身份自我擔保嗎?

我是美國公民,正在申請我的丈夫移民美國。他在祖國擁有一家企業,這是我們家庭的主要收入(我失業)。在 I-864經濟擔保書 上他可以被視為家庭的成員,還是收入必須來自美國的工作?

李律師答,
如果申請人沒有能力自給自足,有意移民受益人的資產可以用來提供擔保,但受益人的海外工作收入﹐在經濟擔保書上通常不被接受,因為受益人即將以新移民身份來到美國,而將放棄其祖國的工作。

2. 結婚後多久可以為配偶提交移民文件?

與外國人結婚後﹐要等多久才可以開始為他提交移民文件?我可以在婚後幾周內後就提交嗎,還是必須等待一個特定的時期?

李律師答,
結婚後沒有一個特定的時期申請人必須等待才能遞交申請。我們知道有很多人在結婚典禮後的一周內就為他們的配偶提交綠卡申請。但請注意﹐我們曾見過在一份離婚證書上,它規定這對夫婦在某段時間內不能再婚。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還有其他的限制。

3. 配偶移民 結婚比訂婚有利

不知道我的未婚夫是應該以未婚夫簽證從中國來美國﹐在這里結婚﹐然後申請綠卡,還是先結婚﹐再開始辦理提交他的移民文件?那個方式會更容易些?

李律師答,
一般來說,婚姻比訂婚更能向領事官員顯示您對婚姻的承諾。話雖如此,領事官員在面談時會查看並確定你們的關系是否真實。

4. 國籍身份變化 不影響移民等待時間

我在 2010 年 8 月為姐姐提交了 I-130 親屬移民的申請。當初提交申請時,姐姐是台灣公民,但她最近已入籍成為加拿大公民。我要如何將這個改變通知全國簽證中心呢?她的公民身份改變會加快她的優先日期嗎﹖(我想也許來自加拿大的移民會比台灣的移民少)?

李律師答,
欲將任何變動通知國家簽證中心,可以透過 https://nvc.state.gov/inquiry 網站向其發送電子郵件。公民身份的變化不會影響您的等待時間,因為台灣和加拿大都屬於“除所列國籍之外的其他所有國家”,照9月份簽證配額進度公告的“最後批准日期表”,目前正在處理10/1/2007 之前提交的申請案件。

5. 如果我的調整身份綠卡申請將獲得批准,是否還需要支付四年制大學的國際學生的學費﹖

我是美國 F-1 簽證的國際學生,我母親于 2006 年申請了綠卡,并于 2019 年與我父親同時面談並獲得批准。 因為我有課,所以沒有和他們一起去面談。他們正在等待簽證的到來,但由于疫情而被拖延。 但是,因為我的 i-485 綠卡將獲得批准,我還需要支付國際學生的學費嗎?或可以繳加州居民的學費呢?

李律師答,一般來說,尚在等候審理I-485 案件的申請人不被視為永久居民﹐不擁有所有權利和特權,包括州內學費。 但是,您可以與學校核實來確定它是否有不同的政策。 加利福尼亞州似乎對移民的權利是個左派的州。

李亞倫文章: 移民新聞 – 德克薩斯州針對被拘留的移民提出新的檢察裁量權的初步禁令; 除了印度出生的人外,9 月份的簽證配額進度表沒有變動—不知10 月份是否會有驚喜? H-1B工作簽證 限制在拜登管理下繼續; 多份報告顯示全球對 F-1 簽證的興趣不足; 國會研 究服務報告顯示,聽證會缺席率僅為 17%。

世界周刊2021年9月26日移民專頁刊登 (剪報)

1. 德克薩斯州新的初步禁令反對檢察訴裁量權﹐僅針對被拘留的移民

蒂普頓法官于 2021 年 8 月 19 日在德克薩斯州對抗美國6:21-CV-16 (SD 德州 8/19/21)的訴訟案件中發布了一個初步禁令反對政府,之後移民執法局( ICE) 的首席法律顧問辦公室 (OPLA) 立即不再依賴其 2021 年 5 月 27 日的備忘錄“對OPLA 律師們有關民事移民執法,驅逐政策和優先事項的臨時指南”,此備忘錄涉及 OPLA 律師們可以行使檢察裁量權的多種情況,包括取消上庭通知 (NTA)、繼續進行或甚至不受理訴訟程序。我們希望 OPLA 能迅速制定修訂後的備忘錄,同時政府當局考慮對法院的命令提出上訴,因為蒂普頓法官的初步禁令僅針對被拘留的移民,而不是 2021年 5 月 27 日備忘錄中的其他主要部分。蒂普頓法官的禁令中,甚至沒有提到 2021年 5 月 27 日的備忘錄,而只提到了之前國安局(DHS)在 2021 年 1 月和 2 月簽發備忘錄的某些部分。這個禁令只完全涉及起訴州的立場,即政府當局應該遵守 8 USC 1226(c) 和 1231(a)(2)的規定,政府“應”分別在某些外國人被釋放時或在遣返期間拘留他們。

注:2021 年 8 月 23 日,法院批准暫緩執行政府關于行政暫緩和暫緩上訴的緊急動議的初步禁令。中止有效期至 2021 年 8 月 30 日中午,以便政府當局有時間提出上訴。

2. 除了印度出生的人外,9 月份的簽證配額進度表大多沒有變動—不知10 月份是
否會有驚喜?

9 月份的移民簽證排期表已于8月16日發布,多數沒有變動﹐突出點在 – 親屬移民的最後批准日期:世界各地的第一優先( F-1) 從2014 年 11 月 22 日前進到2014年 12 月 1 日,第四優先(F-4)從2007年3月1日前進三週到2007年3月22日,其他保持不變;遞交調整身份日期(FB) 除了墨西哥的永久居民申請未婚成年子女(F-2B)提前了近 2 個月至20 00 年 1 月 10 日之外,其他沒有變動; 職業移民的最後批准日期:世界各地保持在有名額即時可用的狀態外﹐第二優先(EB-2)中國前進三個月至2018 年 7 月 1 日,印度前進三個月至2011 年 9 月 1 日 ,第三優先(EB-3)中國保持不變仍然為2019 年 1 月 8 日,而印度前進了六個月至 2014 年 1 月 1日;第三類別其他勞工(EB-3W)中國前進一個月至 10 年 2 月 1 日,印度前進六個月至 2014 年 1 月 1 日; 直接投資移民(EB-5)中國前進一周至 2015 年 11 月22 日。職業移民遞交調整身份日期 (EB) :中國的第二類別( EB-2) 前進兩個月至2018 年 9 月 1 日,而印度沒有變動,第三類別(EB-3) 中國保持不變,仍為2919年 7 月 1 日,而印度的 EB-3/EB-3W 類別前進了一個月至 2014 年 3 月 1 日。區域中心 EB-5 案件由于缺乏擴大立法,仍處于關閉狀態。在遞交案件方面﹐中國和印度的案件無法做太多事情,因為已獲得勞工紙且優先日期在 2015 年 1 月 1日(印度出生)之前的人都有資格把EB-3 或 EB-2 降級為 EB-3類別後在 2020 年10 月 遞交調整身份。對于中國的 EB-2 最後批准日期為2018 年 7 月 1 日的 ,中國出生的人早就可以在降級到 EB-3 的情況下遞交申請。但是,印度的EB-3 前進6個月將允准許多10 月份遞交的申請獲得批准, 如果美國移民局能夠開始并优先處理他們的案件。我們建議,那些在本財政年度第一季度(10 月至 12 月)申請調整EB 類別身份的人,其优先日期將在 9 月有配額的,如果他們至今還未遞交體檢表,那麼根據最後批准日期表應該現在就去做體格檢查(I-693表) 。令人惊訝的是,去年職業類別有 600,000 名印度人被積壓,國務院已設法將印度 EB-3 的最後批准日期從 2020 年 9 月簽證表的 2009年10月1日在 2021 年 9 月的簽證表前進到 2014年1月1日,一年內跳了四年又兩個月。 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對其他類別的案件沒有幫助,因為其 9 月份的圖表顯示—FB 的申請日期,F-2A 的最後批准日期和 EB 的最後批准日期都是熟悉的模式沒有變動。國務院和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是否在 10月份計劃另一個類似的惊喜,即印度出生的 EB-3 最後批准日期前進了約 5 年,中國出生的 EB-3 申最後批准日期前進了 11 個月,并且移民服務局還允許 EB 案件可使用簽證表的最後批准日期。我們預計下一個會計年度至少有 290,000 個 EB 配額可用,比正常的分配多 150,000 個配額。

3.在拜登政府當權下 H-1B 工作簽證的限制仍繼續存在

請注意,拜登當局的合法移民政策并非全都是愉快且輕鬆的。他讓工會主義者馬蒂沃爾先生擔任勞工部部長不是沒有理由的。在商會控訴美國國安部案件編號 4:20-CV-7331的案件,政府當局提出了一項交叉動議要求即刻判決,以捍衛需根據最高的工資來抽選 H-1B的法規,而商會剛剛提交了一份答复,支持即刻判決的動議﹐但反對政府的交叉動議要求即刻判決,該案將于20 21 年 9 月 17 日在加利福尼亞州北區由法官杰弗里 怀特 (Jeffrey S. White) 來聽審。該法規已于 2021 年 1 月 8 日最終确定,但 1 月份被拜登的白宮推遲。隨後,美國移民局發布了一項最終規則,將生效日期推遲到 2021 年 12 月 31 日。商會的答复堅定地提出了應該宣布該法規無效的三個理由—它違反了H-1B 簽證要“按遞交申請此簽證的順序簽發 ”的法定語言;該法規是在 Chad Wolf 的授權下發布的,而八個地區法院一致認為 Chad Wolf 從未合法的擔任國安部代理部長的職位;且該法規隨意地無視相關意見和法律規定的利益,故它違反《行政訴訟法》。

4. 全球 F-1 學生簽證申請不足的多份報告

2021 年 8 月 3 日的美國公共媒體(APM) 報告指出,因為疫情、簽證限制、學費上漲以及在美國不安全的看法導致國際新生的入學率下降了 72%。現在和未來的困難在于,我們經濟創新的一個重要部分是 F-1 學生能從 OPT實習生身份到 H-1B工作簽證,然後拿職業綠卡。 學生和交流訪問者計劃(SEVIS)說在《2020年SEVIS的數字報告》中,2019年和2020年相比,2020年中國來的學生比2019年減少了91﹐936人,下降了19.38%,因此2020年中國學生總數為382561人,而印度減少41,761人,下降16.76%,2020年印度學生總數為207,460人。 第三份《華盛頓郵報》的報告稱,從2020年至今,中國赴美留學的申請數持續下降,今年冬天只有約19,000名中國學生填寫了本科學校所需的普通申請,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6%。此外,中國家庭將孩子送到美國唸書已不再流行。

5. 國會研究服務報告顯示聽證會的缺席率僅為百分之十七

非公民參加移送聽證會的比例是多少,2021 年 8 月 5 日的國會研究服務報告在計算所有的案件後稱,過去11 年間總缺席率為 17%,這包括在初始案件完成的出庭案、未決案件和行政關閉案件等。這與移民審查執行辦公室 (EOIR) 使用的初始案件完成 (ICC)的 方法相反,該法僅計算移民法官做出的第一個決定性決定,缺席率為34%。這當然是一個熱門話題,移民批評者聲稱大多數被釋放的非法移民都沒有出席聽證會。然而,此報告顯示,EOIR 的方法僅把年度缺席令的數量從年度移民法庭裁決的案子涉及授予、拒絕、終止和自動離境的的數量分開,而沒有考慮出庭但案件未完成的人,或案件已被行政關閉或移至閒置待決的案卷中,或因缺席被下令移送出境的人,但隨後由法院重新開案審理的案件。

世界周刊2021年8月15日刊登 1. 免簽證期間可以在美國申請工作許可證嗎? 2. 我可以在 I-130 親屬移民案待審期間提交綠卡的申請嗎? 3. 我可以交替使用 H-4 簽證和B簽證從加拿大入境美國嗎? 4. 將身份從 H-1B 轉換為 B-1﹐等到 I-140 批准後轉換回已批准的 H1B可以嗎? 5. 綠卡持有人申請未婚成年子女的移民類別﹐綠卡需要多長時間?

刊登於2021年8月15日的 世界周刊移民專頁上(剪報)

1. 免簽證期間可以在美國申請工作許可證嗎﹖

我通過免簽證方式入境﹐可停留 6 個月。 我可以申請工作許可證嗎﹖

李律師答,
我不信你可以在免簽證入境美國的六個月期間內﹐申請工作許可證。我假設你入境的目的不是來工作,而且即使您符合資格,按照目前的申請進度,美國移民局也可能需要六個月以上的時間來處理一份工作許可證的申請。

2. 我可以在 I-130 親屬移民案待審期間提交綠卡的申請嗎?

我是非直系親屬類別(未婚子女),現在是學生身份。

李律師答﹐
當您的優先日期排到時-這是以國務院每月公佈的簽證配額進度表為準-您可以提交 I-485 表來申請調整身份。配額進度有兩個表—“遞交申請日期”和“最後批准日期”。 美國移民局決定每個月可以使用哪個進度表來申請調整身份。因此,如果您的優先日期已排到遞交申請日期的進度表﹐但未達到最後批准日期的進度表,而 美國移民局在該月決定采用最後批准日期,您就無法提交身份調整申請。當然,您必須一直保持合法的非移民身份才能提交 I-485 表格,因為您不是直系親屬類別。

3. 我可以交替使用 H-4 簽證和B簽證從加拿大入境美國嗎?

 我拿到我的 H-4 的簽證信,也有 B 簽證。因為工作原因,我需要來回往返加拿大和美國之間。我可以換著使用B和H-4簽證入境美國嗎?例如,因為 H-4 簽證蓋章有問題,我先用 B1/B2簽證入境,下次拿到 H-4 簽證時再用它入境?

李律師答﹐
這似乎取決于海關執法局(CBP) 是否認為您以 B 簽證入境是為了短期逗留,而不是用它來代替 H-4 簽證在美國長期居留。

4. 將身份從 H-1B 轉換為 B-1﹐等到 I-140 批准後轉換回已批准的 H1B可以嗎﹖

 由于現行工資標准審批被延遲,我剛剛才提交勞工紙申請(PERM) 。我的 H-1B 六年期限將於 2021 年 9 月 30 日到期,不確定以目前的疫情,是否會在那時之前獲得批准。我有一份 有效期到2026 年的B-1/B-2商務簽證,是為我提交PERM 的同一家公司簽發的。請問 – 將身份從 H-1B 轉換為 B1/B2 是否安全,因為兩者都是同一家公司的。根据目前的時間進度,我認為有可能在 2021 年 11 月之前獲得 I-140 的批准,之後公司必須再次用批准的 I-140 來申請H-1B的 延期。在這個過程中,我可以從H-1B變回B-1/B-2,再從B-1/B-2變回H-1B嗎?

李律師答﹐
假設您有一個可以接受的理由在美國將身份從 H-1B 轉換為 B-1/ B-2 身份,您的計劃可能是可行的——但請注意,您的 I-140 申請獲批准時﹐且您的申請人正在為您 提交 H-1B的文件時﹐您轉換身份的申請可能仍處于待審狀態。那時,美國移民局將先查看您轉換身份的申請﹐是否可獲批准﹐然後再決定是否讓您重新獲得 H-1B 身份而無需離開美國。

5. 綠卡持有人申請未婚成年子女的移民類別﹐綠卡需要多長時間?

我兒子是美國國際學生(中國公民,22 歲,未婚)。在他的學生簽證 (F1) 期間,如果我提交 F-2B 會影響他以碩士學位申請實習生( OPT)身份嗎?

李律師答﹐
從8 月份簽證公告的“遞交申請日期”表顯示,在 2016 年 9 月 22 日之前提交 F-2B (21 歲以上未婚子女)類別的申請的人有配額 ,可以遞交綠卡申請﹔“最後批准日期”表顯示,在 2015 年 9 月 15 日之前提交的F-2B 有配額,可以遞交調整身份申請。因此,只要美國移民局接受“遞交申請日期”表﹐而您兒子的優先日期已排到,就可能需要大約五年的時間能提交調整身份的申請。 (這是假設簽證表保持一致的速度)。關於實習生 OPT 的問題,根據我們的經驗,我們沒有見過學生在移民簽證申請未決或批准的情況下,他/她實習生( OPT)身份申請被移民局拒絕。

李亞倫文章: 移民新聞 – 如何向全國簽証中心 NVC 或領事館申請保留永久居民申請未婚成年子女的2B優先排期; 移民局的視頻面談; 拒絕中國非移民簽証申請的新理由; 關于工作許可證、補材料和加急處理的新政策

世界周刊2021年8月8日移民專頁刊登 (剪報)

1. 如何向全國簽証中心 NVC 或領事館申請保留永久居民申請未婚成年子女的2B優先排期。

在較早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問過申請人入籍後若仍然希望保留永久居民申請未婚成年子女的第二優先排期﹐要如何通知美國移民局﹐不要將他們的第二優先( F-2B) 類別自動轉成美國公民申請未婚子女的 (F-1)類別 。這樣做當然是為了要盡早移民,從2021 年 8 月的簽證進度表顯示,除墨西哥和菲律賓出生外的其他國家出生者的親屬移民案件, F-2B 類別已排到 2015 年 9 月 22 日之前提交的案件﹐而  F-1  類別只排到 2014 年 11 月 22 日之前提交的案件。照儿童身份保護法 (CSPA) 它允許在 美國移民局的同意下可保留 F-2B 類別,問題是是否有一定的程序來保留這個類別。現在查看國務院常見問題解答時,得知程序如下:

‧ 案件已在全國簽証中心( NVC) 的申請人應使用 NVC 的在線查詢表格提交請求。然後 NVC會將此請求轉發給 美國移民局,在收到美國移民局的批准後﹐會將簽證類別改回 F2B。

‧ 案件已在美國大使館或領事館的申請人應要求大使館代表他們提交申請保留類別。 領事官員會轉發請求﹐只有在收到美國移民局的批准後,領事官員才會以 F-2B 類別來審決此簽證申請。

盡管目前 F-2B 的類別快些,但過去也有過 F-1類別較快的情況。 申請人到底要選哪個類別可以等到案件更接近簽證排期的時候再作決定。

2.移民局的視頻面談。

如果您去美國移民局面談﹐卻發現辦公室沒有移民官員,請不要驚訝。從報告中可以看出,遠程官員的視頻面談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實施中,并且未來大部分的移民裁決將可能為的這種方式。政治庇護的面談,律師抱怨被安置在房間中間的椅子上﹐沒有桌子,只面對屏幕,讓律師有置身于被審訊的感覺。入籍面談用視頻方式似乎更加普遍,紐約地區辦公室甚至配備了新的 iPad 設備。一位律師指出,在紐約地區辦公室面談時,iPad 上的官員來自俄亥俄州。盡管在疫情期間視頻面談可能受歡迎﹐且它比傳統的面對面面談花費的時間更少,但我們想知道視頻中的遠程官員如何查看申請人在面談當天帶去的多項文件,還有當申請人通過在線申請或寄發申請去移民局郵政信箱的文件,因某种原因部分文件沒有輸入移民局的系統以便進行面談。眾所周知,電子記錄的可靠性取決于輸入信息的人。在涉及真實婚姻的案件,申請人通常攜帶大量文件向移民官員證明他們與配偶同住一起。官員通常會要求查看這個或那個,申請人從他們的包裹或文件夾中取出相關的文件。在視頻面談,官員如何仔細查看這些文件或確定文件是否真實?除非申請人把文件送到前台或文書人員,這些新的文件要如何送給遠程的面談官員呢?

3.拒絕中國非移民簽證申請的新理由。

好像川普執政期間的移民限制不夠,現在國務院又有了另一個限制。 在國務院與美國移民律師協會(AILA)2021年5月27日的聯絡會議上,AILA 提出非移民簽証的申請在中國以 INA 第 243(d) 條款被拒絕的報告,原因是中國不接收被遞解的國民,國務院确認在中國因243(d)條款被拒是有可能,但這不應該影響大多數學生簽證的申請。 國務院說,受 243(d) 約束的中國國民﹐如果在中國境外的領事館提出申請,則可以避免這種拒絕的理由。 當然,困難在于﹐眾所周知﹐第三國領事館不愿意接受和裁決大多數非移民的申請,因為它的案件量很大,並且第三國領事館相信其本國的領事館更有能力處理本國國民的案件。

4。美國移民局于 2021 年 6 月 9 日發布工作許可證、補材料和加快處理的三個新政策:

‧ 調整身份第一次和續簽工作許可證的申請﹐現在的有效期限將是兩年而不是一年。

‧ 2013 年的補材料(RFE)舊 政策又回來了。該舊政策指示官員在拒絕案件之前﹐若證據不足應發出補材料的通知,除非該官員确認受益人不可能透過補交額外的證据來克服不符合資格的調查結果。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在 2018 年取消了此政策,並發布指導方針,指示官員可以以缺乏初步證据為由﹐拒絕受益人的申請,不必先發出補材料或意圖拒絕的通知(NOID )。

‧ 加快處理政策(expedite policy)也被調整,美國移民局表示對可以遞交加急處理(premium processing)的案件﹐通常不會考慮加快的處理,但現在對促進美國文化和社會利益的非營利機構的案件可以恢復申請。其他案件的標准仍然相同—如公司或個人遭受嚴重的經濟損失;緊急情況和緊急人道主義的原因;美國政府的利益;了結移民局的錯誤。如果公司財務面臨損失有倒閉﹐失去重要合同或需要解雇其他員工的風險是可以的 – 例如醫務辦公室的一位醫生的工作許可證有一段時間失效﹐導致解雇醫療助理們的情況。

這三個改變﹐大體上是使得政策更公平、更有效—工作許可證的更改主要是因為調整身份的申請人因為裁決延誤的時間越來越長﹐必須提交第二次的申請; 補材料的改變,因為申請機構相信移民局不會對涉及同一個人和有相同事實的下一份申請有不公平的突然改變;而加快政策處理允許非營利機構獲得加急的服務,而無需支付與財力雄厚的私人機構一樣的加急處理費用。

 

世界周刊2021年7月25日刊登 1. 被驅逐出境的父親可以回美國嗎? 2. H1-B工作簽證 6年期限已滿 3. 在60天之內提交H-1B轉換雇主的申請書﹐會有收據嗎﹐是否就可以視為仍有身份﹖ 4. 我的政治庇護案件正在審理中。我想撤回庇護案後返回祖國。 5. B2 簽證延期申請 (I-539) 仍在審理中,可以在美停留超過 1 年嗎?

刊登於2021年7月25日的 世界周刊移民專頁上(剪報)

1. 被驅逐出境的父親可以回美國嗎?

我父親於2013年被驅逐出境,因為有人指控他作假證。我想知道他是否可以回美國證明他是無辜的,而且他也患有殘疾!我不知道是否可以做些什麼!

李律師回答:
一般來說,國安局不允許被驅逐者返回以駁回他被定罪或認罪的指控。對於國安局來說,身患殘疾不是有說服力可美國的理由,尤其目前在加強執行公共負擔的規定。

2. H1-B工作簽證 6年期限已滿

我從 2014 年 9 月到 2018 年 7 月人在美國。由于我的延期申請被拒,我离開了美國。 我于在 2019 年 9 月以免配額的身份再次獲得批准﹐并于 2020 年 1 月重新進入美國 。所以在目前的 6年期限內,我是否有資格再次獲得 6 年,延至 2026 年 1 月,因為我已經在海外居住了一年多?

李律師回答:
假設您在提交新的 H-1B 之前在美國境外居住超過一年,並以新的 H-1B工作簽證入境美國﹐那麼您有資格以 H-1B 身份在美國居留六年。

3. 在60天之內提交H-1B轉換雇主的申請書﹐會有收據嗎﹐是否就可以視為仍有身份﹖

我現在有一個新的雇主願意為我轉換簽證。他們將在7月21日為我提交勞工紙(LCA)的申請。請問1.)我工作簽証的60天寬限期將於8月13日結束。 2.)是否我會有收據,或者只要我在60天之內提交申請就足夠了,我就仍然有身份﹖

李律師回答:
在H-1B 工作簽証的60天寬限期內提交一份H-1B轉換申請就足夠了。是否有收據不是一定需要﹐只要申請書已正確的提交且不因任何錯誤而被退回。請注意,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一直在提出警告,稱會延遲發出收據。

4. 我的政治庇護案件正在審理中。我想撤回庇護案後返回祖國。

我於2016年5月申請政治庇護,政庇案仍在審理中。我祖國的情況正在好轉中,我想撤回庇護案,然後回國。如果將來我再想來美國,可以獲得訪客簽證嗎?

李律師回答:
簽發訪客簽證是由美國領事官員酌情決定的。而您在美國居住的時間將成為決定是否給你訪客簽證的負面因素。請注意,如果您的案件正在移民法院的審理程序中,您將很難撤回您的政庇案。如果您的政庇案件仍在美國移民服務局(USCIS)處理中,政庇辦公室發出上庭通知的機會將比終止您的案件還要高。

5. B2 簽證延期申請 (I-539) 仍在審理中,可以在美停留超過 1 年嗎?

我的岳母持探親B2簽證於2020年3月來到美國﹐在6個月簽証到期前申請了延期。現在我岳母在美國居留已超出一年﹐但延期案件還在審理中。她仍然可以住在這裡嗎﹖

李律師回答:
移民規則允許案件仍在處理的申請人留在美國直到裁決。 話雖如此,如果 美國移民局 批准了延期居留,它只會給申請人要求的時間。 因此,如果申請人在所要求的時間過后獲得批准,她將立即成為非法居留,因為超過授權的日期她就沒有合法居留的權力。 申請人若希望在延期申請所要求的日期之后仍留在美國﹐應及時提交另一份延期的申請。 如果沒有及時遞交,申請人可以遞交一份晚遞交延期的申請,說明延遲遞交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