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亞倫文章: 大法官金斯柏離世,夢想家們迫切的需要一個政治解決的方案

上週,隨着大法官露絲 金斯柏(Ruth Ginsburg)的逝世,移民失去了一位最偉大的移民權利捍衛者。她是自由派大法官,她一貫性的投票來支持移民權利,在日益保守的最高法院中,她與大法官斯蒂芬 布雷耶(Stephen Breyer),埃琳娜 卡根(Elena Kagan)和索尼亞 索托馬約爾(Sonia Sotomayor)在最高法院的主要移民案件中以5對4票的判決中結成了聯盟。她參與的幾個敗訴方的主要案件有《美國控訴德克薩斯州》案136 S. Ct. 2271(2016年)(由法庭共同議決的),此案法院以4票對4票平手的狀況下維持了德州法院的原判,禁止歐巴馬總統的DAPA計畫案(暫緩遞解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父母)”給予美國公民及美國合法永久居民的父母法律的保護和工作授權;《國安局以及其他人控訴紐約州以及其他人案》,140 S. Ct. 599(2020),法院以5票對4票通過紐約聯邦法院的初步禁令,允許在2020年2月實施新的公眾負擔的規則。然而,最近,她參與了《國安局訴加利福尼亞大學攝政委員會案》﹐140 S. Ct.1891(2020年)以5票對4票獲勝,法院斷然拒絕了川普政府嘗試終止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計畫(DACA)。儘管該判決是基於程序理由做出的,法院表示在政府遵守適當程序後﹐可能會被另一份訴訟得勝,但不能保證實際上可以得勝﹐因在5票對4票的情況下﹐首席大法官約翰 羅伯茨(John Roberts)握關鍵一票。保守派偏中的大法官羅伯茨(Roberts)較早前曾在《國家獨立商業聯合會訴塞貝留斯(Sebelius)》案567 US 519(2012),支持《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裁決﹐還有在《商務局對抗紐約》案139 S. 2551(2019)裁決中﹐提供關鍵一票, 拒絕川普先生可在美國人口普查問題中添加是否為公民身份的權利。

但是,若現在另任一位保守派法官,情勢將進一步偏向右派,預計在分裂國家的多數案件,包括移民案在內,將繼續以6-3或5-4的票數連敗。羅伯茨大法官將在這些備受爭議的案件中失去他決定票的地位。川普總統已經發誓要在本週內提名一位繼任者,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 麥康諾(共和黨肯塔基州)亦表示,他將把總統的提名帶到參議院舉行投票,這些都違反了金斯柏大法官一直渴望遞補她遺缺的人選 -由下一任總統提名。

這對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計劃DACA中的七十多萬名夢想家的影響將是最大的,川普的連任將使他們成為川普政府用來通過其整個移民重組計劃的最終議價的籌碼,可能,所有夢想家都將遭受移送出境的程序﹐他們的法律保護和工作許可會被撤銷,或不再予以延期。自最高法院作出DACA的裁決以來,政府當局已採取行動拒絕所有新的DACA申請,並將申請延期案的時間限制為一年而不是目前的延期兩年。

令人討厭的川普移民計劃﹐已經體現在他利用病毒疫情而發布的多項公告,行政命令和法規﹐來禁止他討厭的國家的國民 – 儘管美國在感染病毒上遙遙領先於世界各地,限制了附合資格和批准的員工入境美國﹐儘管研究報告顯示他們將使美國受益並增加就業機會。眾所周知,川普從DACA的失利中﹐獲得的主要收穫是,他相信法院的裁決給了他權利﹐來制定“基于績效”的移民計劃。他在2020年7月10日說,“我們正在努力解決法律上的複雜性,但是我將簽署一項非常重要的移民法案,作為一項行政命令,因為DACA計劃,現在最高法院已經賦予了我這樣做的權力。”此前,他的女婿賈里德 庫什納(Jared Kushner)起草了一項基於績效的移民計劃,該計劃沒能向前推進,但其內容的想法已在川普先生於2019年5月16日發表的講話中,他表示將取消所有目前的親屬和職業的優先類別,而以積分式的新“ 建立美國”簽證來代替它們。川普先生的美國,只有富人和高技能的人才﹐而擁擠的群眾和難民不需要申請。我國可以藉鑑德國及其總理安格拉 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經驗教訓,德國在2015年收了超過一百萬難民,如今該計劃已非常成功的把人口老齡化的德國建設的更強大。

對夢想家和所有移民的擁護者而言,唯一的解決方案似乎是去投票﹐從投票中採取政治手段–實際上﹐這包括所有支持公民權利,投票權,環境,婦女權利,所有非異性戀者(LGBTQ)權利,名譽,文明,真理,反腐敗政府,合理的外交政策,非直覺的決策者,以及川普先生已經破壞並將在未來四年內摧毀的這一代。

 

 

大紀元2020年9月18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曾在美國逾期居留 2. 成為美國公民申請已婚子女有幫助嗎? 3. 沒有健康保險,我和女朋友要如何應付產前和分娩的費用呢?

1. 曾在美國逾期居留

我曾持L-1簽證,最後的工作日是2015年5月2日。我一直在美國待到5月31日,因為當時我正在參加考試、出售家具和汽車等。我的I-94的有效期限是2016年7月截止。請問我從5月3日到31日算非法居留嗎?如果我申請移民簽證,需要報告這一點嗎?

李律師回答:
根據您陳述的事實情況,您逾期居留只有28到29天。由於I-94的有效期至2016年7月截止,您沒有非法居留的情況。而且即便您逾期居留,也要逾期180天,您才會受到三年不得再入境的懲罰。在您申請移民簽證時,您可以填上28天或29天的非法居留一事,在領事館面談時對申請移民簽證不會有影響。如果您要在美國調整身份,可能會有所不同,這取決於您的移民類別。

2. 成為美國公民申請已婚子女有幫助嗎?

我母親是永久居民。她於2004年為2個女兒申請移民。她的一個女兒現已結婚。如果母親成為美國公民,對已婚女兒有幫助嗎?

李律師回答:
如果您的母親現在已成為公民,她可以再次以親屬移民第三類別(F-3)為已婚的子女提交申請。但是,這將是新的申請,有新的優先日期。F-3類別的等待時間約為13年。如果這位女兒還有其它移民方式,也許她可以選擇其它方式。如果沒有,母親應盡快提交申請表格。

3. 沒有健康保險,我和女朋友要如何應付產前和分娩的費用呢?

我和我的女朋友已經約會了8個月。她是商務簽證,在美國和中國待的時間各一半。她現在懷孕了,是我的孩子。現在她持什麼簽證最好?為了嬰兒我們要如何結婚才好?我有工作,但沒有保險。是否應該立即通過旅遊簽證將她帶到美國?她能留在美國和我在一起,在這裡生孩子嗎?因為我們沒有保險而且她不是公民,我們應該在嬰兒出生後馬上結婚嗎?如果我們立即在美國結婚,對她和嬰兒會不會更好?但是,沒有保險我們要如何應付產前和分娩的費用呢?

李律師回答:
您似乎非常擔心沒有健康保險、在美國生孩子要花的費用。如果是這樣的話,除非您執意要孩子在這出生,否則孩子在中國出生可能會更好。我認為,您可以隨時,甚至現在就可以結婚,然後開始I-130親屬移民的申請流程,她在美國駐廣州領事館進行最終的面談。這一流程大概需要一年的時間。這樣您的妻子有足夠的時間分娩和產後復原,並收集文件, 在海外做移民簽證的面談。這一安排也能給您一段時間,以便為妻子和孩子的生活做準備。

大紀元2020年9月4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美國公民的配偶如何加快程序獲得綠卡? 2. 我可以在美國把B-1簽證轉換為H-1B工作簽證或美國永久居留身份嗎? 3. 我有兩年綠卡,可以在這段時間到期前離婚而不丟失身份嗎?

1. 美國公民的配偶如何加快程序獲得綠卡?

我的丈夫是美國公民,我是瑞士人,我們於1995年結婚。我在鳳凰城提交的绿卡申請,被告知需要等20個月!我們最近搬到了紐約的斯科茨代爾城長住。目前,我有B2簽證。我需要盡快有一個社會安全號、才能完成在瑞士和這裡的許多手續,但我也明白沒有居民身份、就無法獲得社安號。

李律師回答:
美國移民局的處理時間是一個大概的時間,許多案件會在預計的處理期間前、就收到面談通知。話雖如此,如果您的案件處理時間真要20個月,除緊急情況外,移民局一般不會加快您的案件處理。其实,獲得社會安全號碼不需要案件獲批就可獲得。如果您在遞交I-485永久居留身份調整申請時,也同時申請了I-765工作許可證,移民局通常會在3至6個月內處理您的工作許可證的申請。有了工作許可證後,您可以申請並在一個月內獲得社安卡。

2. 我可以在美國把B-1簽證轉換為H-1B工作簽證或美國永久居留身份嗎?

我每隔兩年去美國一次,因為我哥哥的一家人在紐約,所以我們全家都是B1簽證。實際上,我曾申請H-1B簽證兩次,但不幸的,我未被抽中。我上一次申請H-1B是2016年。我哥哥在紐約擁有自己的公司,家族中還有其它公司。他們想為辦公室招聘IT專業人員,但是由於H-1B的抽籤流程,我沒有成功。有沒有什麼辦法讓我可以在我哥哥的公司工作而無需進行抽籤程序呢?或者如果我人在美國,可以直接將我的身份從B1更改為H-1B嗎?

李律師回答:
您的問題中有太多的未知因素、讓我很難為您提供好的建議。比如:您在哪裡出世?你哥哥的公司性質是什麼?他的公司是如何設立的?公司賺錢嗎?您還有什麼其他的選擇等等?我建議您預約一位移民律師,幫您分析您的所有情況。就您是否可以將B-1的身份直接更改為H-1B的問題,由於時間關係,您可能無法與哥哥的公司合作解決,但可以考慮由不受配額限制的公司為你申請,比如:高等教育機構,高等教育機構的附屬機構,政府研究機構或非營利性研究機構。像您哥哥那樣的公司都必須遵守H-1B簽證的年度抽籤限制,並且只能在每年四月的前五個工作日內提交H-1B簽證申請。

3. 我有兩年綠卡,可以在這段時間到期前離婚而不丟失身份嗎?

我申請了綠卡,但我與妻子相處不再融洽。我正在考慮離婚,但不知道我是否會丟掉移民的程序和綠卡。

李律師回答:
我假設您是通過您的妻子成為有條件綠卡身份的居民,那麼您必須在兩年期滿前的90天之內提交I-751申請,來取消有條件綠卡的身份獲得永久綠卡。如果您離了婚或合法分居,那麼您不能與妻子共同提出取消有條件綠卡拿正式綠卡的申請。但是,如果離了婚,您可以基於一開始是真實的婚姻關係、自己提交I-751,並在申請文件中附上所有證明真實婚姻關係的證據。您還可以通過證明自己受配偶虐待,或如果返回原籍國生活會遭受極端困難, 且這種困難己發生在有條件居留期間。

世界周刊2020年8月30日刊登 1. 為在中國的父母申請移民,他們必需通過公眾負擔的要求﹐會有多困難呢? 2. 香港出生的勞工紙綠卡案件會如何處理,需要多長的時間我才能移民? 3. 最高法院裁定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計畫DACA可以繼續,我現在可以申請嗎? 4. 我去移民局辦公室面談是否安全?

刊登於2020年8月30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上(剪報)

1. 為在中國的父母申請移民,他們必需通過公眾負擔的要求﹐會有多困難呢?

我剛剛成為美國公民,想申請在中國的父母。我聽說川普當局讓那些收入不高或資產不多的人要移民很困難。目前,我已婚,育有兩個孩子,過去三年,我們兩夫妻的年收入水平約為60,000美元。我們有一棟抵押不多的房子,並大約有25,000美元的存款。

李律師答,
在正常情況下,若您的父母若沒有嚴重的殘疾,不需要政府的大量醫療援助﹐您似乎很可能為父母辦理移民。但2020年2月24日生效的公眾負擔規則,對申請人及被申請人造成了沉重的負擔,被申請人需要展示更多文件併計算許多因素來決定根據該規則是否可入境。在疫情期間,該規則在紐約地方法院最近敗訴後已被政府取消。國安局發布了一項備忘錄,只要該裁定有效,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將在2020年7月29日當日或之後的身份調整申請裁決使用舊的公眾負擔指南。國務院也按法院的判決,對領事官員更新領事作業的指導。但是,情況仍然動盪。法院的裁決是否仍然有效﹐以及疫情後公眾負擔將如何執行還有待觀察。 (請注意,根據新的公眾負擔規則,您仍然可以移民您的父母,只是需要提供更多的文件)。

2. 香港出生的勞工紙綠卡案件會如何處理,需要多長的時間我才能移民?

我以H-1B工作簽證的身份在美擔任市場研究分析師的工作。去年我的雇主為我申請綠卡,因為我來自香港,公司律師表示,如果一切順利,我的案子用不到兩年的時間。現在我聽說因為川普總統對中國不滿,我現在被分配到中國。這對我的案件意味著什麼?我的優先日期是2019年11月,我的勞工紙申請於2020年5月獲得批准。我的I-140職業移民申請現在正在美國移民局等待處理。

李律師答,
2020年7月14日川普總統發布了第13936號行政命令-“川普總統關於香港正常化的行政命令”,即根據美國法律﹐香港地區將不再被視為擁有自己的移民配額,而是歸於中國的移民簽證配額。國務院仍在審查是否可以把香港出生的人合法地配給中國,但是鑑於國務院的政治立場,而且國務院院長站在總統這一邊,這事很可能會被掩蓋過去。2020年8月份的簽證公告最後批准日期職業移民的排期,顯示中國職業移民第二優先(EB-2)類別﹐即擁有碩士學位或學士學位加五年以上工作經驗的案件,目前在處理2016年1月15日之前遞交的案件﹔第三優先(EB-3)類別﹐即擁有學士學位或兩年以上工作經驗的案件,正在處理至2017年2月15日之前遞交的案件,比EB-2類別還早一年。鑑於移民簽證計數的變化和財政年度未使用配額的不定數,很難知道在中國的配額下您的案子要花多長時間才能等到排期,但是因為EB-3的排期更快些,您如果尚未遞出此類別的申請,則不妨以EB-3類別提出申請。

3. 最高法院裁定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計畫DACA可以繼續,我現在可以申請嗎?

我在各個方面都符合DACA的資格,但在他們停止接受新申請前﹐我還不到15歲-這是最低年齡的限制。自2007年6月15日以來,我一直在美國﹐並於2012年6月15日當日人在美國;2012年6月15日當日沒有合法身份;沒有犯過罪﹐現在仍在讀高中。如果我此時遞交一份新的申請,有希望嗎?

李律師答,
最高法院在2020年6月份以5票對4票的裁決保留了DACA計畫,因為首席大法官羅伯茨(Roberts)不認為政府試圖停止該計畫時遵循了法律程序。雖然川普總統在西班牙電視頻道Telemundo的電視採訪中表示,他可以為夢想生提供公民身份的途徑,但他的政府當局在“馬里蘭州拉丁裔和移民倡導與援助組織控訴美國國安局”的這個尚在審理的案件中做了完全相反的事情。上週國安局說新的申請案既不會被批准也不會被拒絕,而是放入一個桶子,等待國安局的政策;但在2020年7月28日的備忘錄,國安局表示將拒絕所有未決和日後的初次申請,及沒有特殊的情況﹐將拒絕所有DACA成員的未決和將來申請的回美紙申請,並將把DACA申請延期的期限從兩年縮短到一年。當然這可能不是最終的判決,但是您可能在遞交新的申請前要等等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4. 我去移民局辦公室面談是否安全?

我的美國公民母親正在為我請綠卡。我,妻子和我們的兩個孩子都以我的H-1B工作簽證在美國。我們的優先日期已到﹐先前安排4月份去移民辦公室進行面談調整身份,但因疫情面談被取消。現在,聽說移民局將從8月份開始重新安排所有被取消的面談時間。我們非常緊張,因為我和妻子患有疾病,怕會染上冠狀病毒。我們去面談安全嗎?

李律師答,
最近聽到關於美國移民局令人沮喪的事情之一是,移民局不斷地抱怨說錢用光了,需要提高申請費﹐並要國會撥放資金。最新的消息是,如果沒有得到國會的撥款,將在八月底解僱多達百分之七十的員工。在這種情況下,移民局可能沒有足夠的資金來維持辦公室的全面安全。我懷疑移民局有能力每兩小時擦拭椅子和廁所,或分派員工在電梯,自動扶梯,走廊和等候室中加強社交距離的疏導。您可以自己採取一些措施來保護自己;例如保持家人與他人的社交距離﹐帶上衛生巾擦乾淨自己的座位﹐戴口罩和手套,及用自己的筆。移民局表示,面談會被隔開,劃定可坐的座位以保持距離,官員與公眾之間設置塑膠玻璃屏障,為沒有戴口罩的人提供口罩,並對錯過面談時間的人重新安排時間。我們希望在你面談前移民局有了上述及其他的改進﹐加上您自己的安全預防措施﹐應該可以保護您和與您接觸的其他所有人。

大紀元2020年8月21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我可以要求把I-485調整身份的文件加入I-130的申請嗎? 2. 如果我每週工作40小時、時薪12.50美元,是否足以帶我的女友從菲律賓到美國來? 3.如果在菲律賓已經合法結婚,可以在美國與他人結婚得到綠卡嗎?

1. 我可以要求把I-485調整身份的文件加入I-130的申請嗎?

一週前為我的妻子申請了I-130親屬移民。我們收到了I-797c通知單。我讀了幾遍,它說,大多數情況下可以要求把I-485和I-130連在一起。我想知道, I-130待審的情況下,我是否可以遞交I-485。

李律師回答:
如果您是美國公民、且您的妻子合法進入美國,因為你有I-797C收據通知,您現在可以為您的妻子提交I-485、申請調整身份為永久居留。您要在I-485申請文件中附上I-797C的收據副本,證明I-130申請正在審理中。美國移民局在處理I-485申請時,會將I-130與I-485申請連在一起、以及時安排面談時間。

2. 如果我每週工作40小時、時薪12.50美元,是否足以帶我的女友從菲律賓到美國來?

李律師回答:
時薪12.50美元、每週40小時,即年薪2萬6 千美元,可能不足以說服持懷疑態度的領事官員簽發B-2訪問簽證。若簽證申請人自己有足夠的財務來支付訪美開銷、無需找工作,這樣会比較容易說服美國領事官員。如果您的女朋友或她的家人有錢,她可以向領事官員證明,她不必在美國工作。另外,如果您有近親能夠提供I-134擔保書,可能也會有幫助。她還必須說服領事官員,她打算訪問結束後返回。

3.如果在菲律賓已經合法結婚,可以在美國與他人結婚得到綠卡嗎?

我知道,有人以J-1實習生來這裡呆一年。他在菲律賓已經合法結婚,並育有一個孩子。現在他又娶了一個美國人。合法嗎?在這種情況下,他如何獲得永久居留卡(綠卡)?

李律師回答:
不管當事人在哪裡結婚的、只要已經合法結婚,那麼他/她在合法婚姻沒有廢止或解除前,與另一人結婚就是犯了重婚罪。移民局如果知道這位被申請人沒有資格與申請人結婚,不會批准他/她的永久居留申請。

大紀元2020年8月7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從F-1身份轉換成H-4/H4-EAD的最快方法是什麼? 2. 被列入遞解出境程序的人, 可以申請回美證嗎? 3. 10年前因挪用公款和入獄而被驅逐出境,現在可以返回美國嗎?

1. 從F-1身份轉換成H-4/H4-EAD的最快方法是什麼?

我目前持F1理工科(STEM)實習生延期(OPT extension)的身份工作,目前的簽證於2020年7月5日到期,我的丈夫是H1-B工作簽證、有一份已批准的I-140職業移民辦綠卡的申請。我今年已提交H1-B快速處理的申請,但到目前沒聽說我的申請被抽中。如果今年我的申請沒有被抽中,我就必須轉H4配偶身份、以H4-EAD工作許可證在美國繼續工作。像我這樣的情況,轉H-4並獲得H-4工作許可證的最佳和最快方法是什麼?我知道我可以同時提交申請,也可以請假直到收到H4工作許可證再繼續工作。但估計整個時間流程可能要5-6個月。因此,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轉H4和拿到H4工作許可證,讓我離職的時間最短。有人建議我離境後再入境美國,拿一份新的H4,入境後申請工作許可證。但是我不知道這是否更快,是否會成功。

李律師回答:
您準備出國面談領取H-4簽證、進入美國後申請工作許可證,而不是同時申請轉換H-4身份和工作許可證,您認為這樣可以快些。但根據我們的經驗來看,您的主意不會讓您獲得太多的好處。美國移民局接受兩者同時申請,通常在H-4批准後就會立即裁決工作許可證的申請。另外,申請的時間和在海外拿H-4簽證也花時間,可能不會節省您太多的時間。

2. 被列入遞解出境程序的人, 可以申請回美證嗎?

我的政庇申請被拒、被列入遞解出境上庭的程序。最近,我與美國公民結婚、並已有了I-130親屬移民的面談。請問我可以申請回美證, 離境後、再回到我美國丈夫的身邊嗎?

李律師回答:
美國移民局有一個規則,不會給列入遞解上庭程序的當事人回美證。儘管移民上訴委員曾裁定,以回美證出境不視為「入境」,但該裁決沒有觸及處於遞解程序的當事人。即使您設法以某種方式獲得回美證,您可能被視為自行離境,在重新入境時恐面臨禁止入境的懲罰。

3. 10年前因挪用公款和入獄而被驅逐出境,現在可以返回美國嗎?

2006年我的一位家人在加州被控挪用公款,之後在監獄服刑,並於2008年或2009年被驅逐出境。這已經過去好多年了,如果我要為他申請綠卡,值得一試,還是浪費時間?

李律師回答:
挪用公款輕說,是一種道德敗壞罪;严重的话,如挪用金額超過1萬美元或個人被判處至少1年監刑,是嚴重重罪。申请人必須要提供他有可以申请此人移民美國的條件,才有機會申请,例如申请人必須是他的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妻子或超過21歲的子女。他還必須為他的罪行申請豁免文件,證明如果他的豁免被拒,他的配偶、父母、兒子或女兒的生活將遭受極大的困苦。如果沒有上述條件,您不該為他申請。即使有條件,成功的機會仍然不確定。

大紀元2020年7月24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H-4工作許可證,還是從H-4轉F-1學生簽證?哪個選項更好? 2. 如果有他人做了I-864經濟擔保人,我的擔保可以解除嗎? 3. 我的I-485綠卡調整身份申請待批中,可以上學嗎?

1. H-4工作許可證,還是從H-4轉F-1學生簽證?哪個選項更好?

我是H-1B簽證持有者的配偶,今年秋天會入研究院學習。為了在美國工作,我現在可以申請H-4工作許可證(EAD)或從H-4轉到F1簽證。美國目前的情況下,哪一個會更好?

李律師回答:
要申請H-4工作許可證或轉換為F-1簽證,取決於您。 H-4工作許可證目前仍然有效,儘管這是川普政府計畫取消的一個移民政策目標。至於F-1學生簽證,除非工作屬實習或實地調查的項目,您通常必須入學一年後才能以課程實踐培訓的名義工作,。

2. 如果有他人做了I-864經濟擔保人,我的擔保可以解除嗎?

我離婚了,但仍然是前任妻子的擔保人(填過表格I-864)。如果她再婚,我還要負責嗎?如果她的新丈夫為她申請擔保會怎樣?

李律師回答:
如果您的前妻是通過您的擔保獲得有條件的居留權,即使您的前妻再婚,且新丈夫為她申請擔保,您仍然有連帶責任。另一方面,如果她通過您申請的案件被拒,您將不用承擔任何責任,因為I-864經濟擔保書是您與政府之間的合同,只有您的前妻獲得福利時、您才開始承擔義務。

3. 我的I-485綠卡調整身份申請待批中,可以上學嗎?

我在完成副學士學位(associates degree)後,將與未婚夫結婚,但我想婚後立即開始修讀學士學位。因此,我的副學士與學士之間會有幾週的時間沒有合法身份。請問,我是否可以在I-485待批時馬上開始唸書學習,還是必須等收到臨時工作許可證後?

李律師回答:
如果您與美國公民結婚,通常在綠卡面談時,身份有空檔之事會被忽略。如果您與合法的永久居民結婚並通過提交I-485表格來調整身份,那麼您在提交I-485表格時必須處於合法身份。另外,即便已提交I-485,您不能違反您的身份狀態,非法工作。話雖如此,結婚和提交I-485申請後的學習空檔期不會影響您的身份調整。按照您的情況,如果您在副學士學位和學士學位課程間同時保持F-1身份,那麼您不會因為數週間隔違反身份,因為法律有提供學位之間切換的時間間隔。即使您沒有選擇升讀學士學位課程,您仍屬合法身份,因為F-1學生在完成學業後有60天的寬限期讓您更換或延期身份或離開美國。

李亞倫文章: 不管總統的9993和9996公告,國務院允許申根地區,英國和愛爾蘭的F-1和M-1學生入境美國。及其他對6/22/20公告的解釋信息。

美國國務院在2020年7月16日發出令人震惊的轉向規定﹐邀請歐洲的申根地區,英國和愛爾蘭的F-1和M-1學生以他們的簽證來美國,不顧9993和9996的總統公告﹐特別禁止這些國家的人在來美國前14天在這些國家的人入境美國(註 1.) 國務院指出“持有效F-1和M-1簽證從申根地區,英國和愛爾蘭來的學生,無需認定屬國家利益例外的條件﹐即可旅游來美。”雖然對許多人來說這是個好消息,但除非這些公告予以解除,這樣做幾乎沒有道理。祕密地的解除部份禁令不加以說明﹐反而損害了美國作為法治國家的形象。當初之所以有這些公告,是因為這些國家的公民受感染病毒數量眾多,如果他們到達美國,會在美國傳播病毒對美國構成了危險。是否冠性病毒的危險已不再相關﹐因為最近美國一天就有7萬人被感染?是否某些國家的每日受染病毒人數不再令人擔懮﹐因為我國的受染人數?一些目前被免除禁令的國家統計數据顯示,上周法國每天感染病毒者有2552例,西班牙1400例,英國687例,德國529例,波蘭339例,意大利249例。

這顯然是政治因素- 否則,為什麼沒有給中國類似的特權﹐他們上周每天的記錄只有17人感染?為何不對俄羅斯下公告禁令﹐他們每日的感染率為6109人?如果川普先生可以對巴西下禁令,那為什麼不對俄羅斯呢?

本文作者不是社交媒体的忠實擁護者,但是國務院在推特的常見問題﹐對有關6/22/20非移民H-1B,H-2B,L-1和某些J簽證入境的回答﹐國務院弄混亂了。在查看他們解答時,作者希望國務院在給予答案時要更加小心,因為其中的回答有些是錯誤或誤導的。

至少有五次涉及在美國的主要申請人﹐其海外家屬配偶和子女屬上述簽證類別的命運,標准答复為“根据總統公告第3節,暫停入境適用于‘在該公告的生效日(6月24日)當日﹐沒有一份有效的非移民簽證。’請參閱鏈接以了解例外情況。”另外,“除非有例外情況,我們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不會簽發H-1B,H-2B,L或某些J簽證及其家屬的簽證。”然而,在2020年7月16日美國國務院的另一份官方聲明中表示“國務院將繼續向符合資格的﹐且目前仍被排除在外或主要申請人目前人在美國的家屬簽發H,L和J簽證。”(註 2)。

官方的答案似乎最終承認,該公告的第3節例外(該公告不適用于2020年7月24日生效日人在美國的人)延伸至包括現在有資格發給簽證的家屬成員。它似乎也回答了這個問題,即在公告生效日人在美國的主要申請人應該能夠离開美國,然後獲得簽證–他們不必等到2020年12月31日之後才得到簽證。對此,國務院應向領事館發布進一步指導。

五個問題的切題點,問及抽籤移民簽證2020(DV-2020)中籤的申請人何時可以面談簽證,慣用的回應是:“總統公告10014暫停簽發數類的移民簽證﹐包括抽籤移民簽證DV在內。該公告最近被延長至2020年12月31日。在公告期間,不允許簽發抽籤移民簽證。”對此,提問者的回答很好,即“該公告只暫停入境。它沒有提到暫停面談和簽證簽發的程序。對于抽籤移民簽證2020中籤者,此過程需要在9月30日之前進行。我們被暫停入境,直到公告結束,但至少我們仍然有機會。”

最后,在回答一位申請調整身份有回美紙(advance parole )的當事人的問題,問及是否允許他們持B1/B2簽證前往美國﹐ 當他們的抽籤移民簽證2020有回美紙,國務院的回答是“外籍人士持有效的簽證通常是授權前往美國入境關口”這顯然是錯誤的,因為調整身份申請者只能在有回美紙的情況去美國境外旅行,并以回美紙重新入境–否則,調整身份的申請是可以被拒的。

盡管人們對國務院的官方回應感到滿意,但我們強烈敦促國務院更加關注其對推特的非正式回應,因為公眾對此非常重視。

註 1. 國務院2020年7月16日規定,對某些來自申根區﹐英國和愛爾蘭的旅客國家利益例外。
註 2. 國務院2020年7月16日規定,總統公告10014和10052,暫停移民和非移民入境﹐因在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後的經濟復蘇期間,它給美國勞動市場帶來風險。

大紀元2020年7月10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如何更改簽證類別? 2. 我丈夫拿到綠卡後、就變了,我想他是為了來美國而娶我。 3. 如果哥哥有美國綠卡,我可以獲得哪種簽證?

1. 如何更改簽證類別?

我的巴西朋友持B1/B2旅遊簽證來到美國。他想從事視頻製作自由業。是否可以申請轉換任何工作簽證的身份?

李律師回答:
我想不出有哪種簽證適合您的巴西朋友,除非他滿足O-1傑出外籍人士的申請條件,可以讓他轉換身份來從事視頻製作自由業。如果沒有,他可能需要諮詢移民律師,以瞭解他的可能選項;以及他是否有資格獲得其他類型的簽證身份、讓他在美國停留更長時間,還有他願意為他的目標做出哪些付出。

2. 我丈夫拿到綠卡後、就變了,我想他是為了來美國而娶我。

我丈夫來這裡已經一年零三個月了。在這裡待了四個月之後,我抓到他上相親網站、想找外遇。我還在他的手機中找到了一個女人和一個嬰兒的照片,是從他的祖國發過來的。我也在他的電話中找到一位墨西哥女士。當我問他這些問題時,他說那個女人是他朋友的妻子。但是,照片有好幾張。他還故意與我鬧事,我想他要破壞我們的關係。他希望他的朋友和家人認為他是一個好人。他已開了自己的銀行帳戶,過去他把錢存入我們的聯名帳戶,但現在他不這樣做。我覺得他正在背著我計畫事情。我覺得他利用我來美國後要跟我離婚,我該怎麼辦?

李律師回答:
如果您的丈夫擁有臨時綠卡,您可以決定是否協助他解除有條件的居民身份,如是否在他的I-751臨時綠卡轉正的表格上簽名,並在調整身份的整個審核過程中合作配合。如果他已經是永久居民(在他來美國之前你們已婚至少兩年),那麼您對他的掌控度會更少。目前,您對此生疑,但對移民局,您可能無法採取什麼措施。即使他最終提出離婚程序,移民局對追討他的綠卡可能也不感興趣,因為在他們看來,您丈夫在美國期間一直與您同住。

3. 如果哥哥有美國綠卡,我可以獲得哪種簽證?

我的哥哥(26歲)贏得了綠卡抽籤,我-妹妹(25歲)想瞭解他申請過程的重要步驟,想知道我是否也可以從中受益:如居留簽證、工作許可證等等。他住在歐洲,最近三年我持F1簽證住在美國。

李律師回答:
不幸的是,根據美國移民法你不能從獲得綠卡的兄弟姐妹獲得益處。您必需在美國繼續保持您的獨立合法身份。

大紀元2020年6月26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問答 1. 有移民身份的人想帶孩子回家鄉 2. 我非法居留美國近20年,可以申請庇護嗎? 3. 我是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計畫受益人(DACA達卡),可以申請綠卡嗎?

1. 有移民身份的人想帶孩子回家鄉

我有移民身份證件,有一個孩子,她正想回家鄉探望。想打聽一下這方面的法律?

李律師回答:
有證移民必須與母國所在地的美國領事館或使館核實,以確定孩子符合入境該國的要求。我假設您的孩子在美國出生,是美國公民。這位有證移民應為孩子取得美國護照,然後向母國政府核實是否有其它關於孩子入境的要求。至於返回美國,這位有證移民的護照和綠卡,還有孩子的美國護照就足以入境了。

2. 我非法居留美國近20年,可以申請庇護嗎?

我上庭的日子近了,如果我向邊境執法局(ICE)自首,我可以要求庇護嗎?我因無證駕駛要上法庭。我住在喬治亞州。

李律師回答:
除非有特殊情況,否則當事人只能是下面種情況才可要求政治庇護:在非法入境美國一年內,或者以非移民簽證來美,在身份結束後的合理時間內(通常少於6個月)。但是,您可以要求以暫緩遞解方式請求保護,這要證明您返回本國後遭受迫害的可能性超過50%;或者尋求以《禁止酷刑公約》的保護,在這種情況下,您必須證明您遭受極端酷刑,殘忍和不人道懲罰、飽嚐嚴重痛苦或折磨的可能性超過50%。對於《禁止酷刑公約》,即使重罪犯也有資格申請。請注意,這類庇護申請不同於上兩種政治庇護情況,它的舉證責任較低(申請人須證明出於種族、政治見解、宗教、國籍、社會團體的成員身份或過去的迫害,有充分的恐懼感),若庇護批准就可以申請綠卡,而暫緩遞解或《禁止酷刑公約》的申請則不能。

3. 我是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計畫受益人(DACA達卡),可以申請綠卡嗎?

我三歲時跟隨母親從墨西哥來美,她為我倆都辦了短期工作簽證。我們逾期居留。我該怎麼辦才能獲得綠卡?

李律師回答:
在DACA計畫下,意味著您被允許留下,但如果沒有為達卡申請綠卡提供途徑的新立法,那麼目前也無能為力。從您的問題,我假定您至少18歲。因為您與母親合法入境,如果您與美國公民有真實的婚姻,則可能可以調整為永久居留權的身份。如果您與永久居民結婚,要很長時間才能成為公民,或者她沒有資格或無法通過入籍考試,您可能可以通過I-601A計畫來豁免您在美國非法居留一年或一年以上受到的10年禁止再入境的懲罰。豁免申請將基於如果您必須離開美國,您的配偶將遭受極端困難的理由。如果I-601A豁免申請獲得批准,您可以返回墨西哥前往美國領事館預約移民簽證。一旦您的面談時批,那麼您幾乎可以立即以綠卡身份回到美國。如果上述都不是選項,你只能與DACA類的其他受益人一起等待,直到DACA的問題在政策上得以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