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亞倫文章”EB-5 的新規章會出台嗎?美國已經“滿了” ,為什麼要給更多的H-2B 簽證?新表格變更 – 請務必使用正確的表格以避免申請被拒絕。”

以上3個話題分析某些事件發生或未發生的原因,並提醒及通知新的移民申請表格及其使用截止日期。

1. EB-5 的規章會出台嗎?當川普的白宮準備推行新法規時,他有快速落實新法案的能力。我們從讓他頭疼之一的H-1B項目見證了他是如何按照自己的主張來做調整。這個要求公司預先註冊登記才能遞交H-1B簽證申請,以及變更配額申請抽籤程序,以對碩士學位持有人有利(“申請人為受配額限制的外籍人士遞交H-1B工作簽證的登記需求“)的擬議法案,於2018年12月3日出台,於2019年1月31日完成,其間不到兩個月。而同時,擬議的EB-5 規章(“EB-5現代化投資移民計劃”)- 要大量提高投資移民金額,免除不公正劃分選區的把戲,及把不符合邏輯將開發的資金授權給富裕的城區,包括曼哈頓中城;而EB-5 法案只允許在就業率低和鄉村地區開發目標就業區(簡稱TEAs),川普政府的動作卻慢的遲遲不動。這個擬議規章在兩年前2017年1月31號即出台,僅於2019年2月22日被傳送到管理和預算辦公室(OMB)進行審查。此案過度的拖延使憂慮萬分的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查爾斯格拉斯利參議員(共和黨),和參議院撥款委員會副主席-帕特里克萊希參議員(民主黨),於2019年3月11日向國安局( DHS)秘書和OMB代理主任發出正式通知,敦促川普政府,還有特別是OMB要為了國家的利益快點完成並實施此法案。為什麼川普成為總統後EB-5法案的進展這麼慢?可能是因為他是房地產商人,目睹通過EB-5項目給富人區提供廉價融資的資金讓房地產行業大大得利?或者可能是因為她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一家已通過當下EB-5計劃獲得了暴利?若不是以上原因,為什麼擬議的EB-5法案拖了這麼長時間還沒有完成?

2. 美國已經“滿了” 為什麼要給更多的人H-2B 簽證?川普總統上週在訪問美國西南部邊境時說:“不能再讓你們進來了…我國已經爆滿了…無法接納了…回去吧.情況就是這樣”。而同時,國安局和勞工部卻聲明,他們打算要在目前的66,000個H-2B年度配額上,在9月30日前再多簽發30,000份H-2B臨時工作簽證。H-2B簽證通常是給那些低技能的人提供的,這些工作大部分都可以由試圖入境美國、逃離本國不人道狀況而請求庇護身份的難民來完成。通常H-2B工作是季節性的,如服務員、女傭、廚師、場地清理員、切割肉類,家禽,魚類的人員、動物看護人員以及自助餐廳和食品店櫃檯服務員。可能是美國並沒有“滿了” ?當人們開車穿過這片美麗的土地時,大家可看到城鎮之間有很多開闊的領域,方圓百里,空無一人。看看“滿了”的定義,我們可以看一下與加州土地面積相當的日本,人口有1.27億,是加州4千萬人口的三倍;比如13.4億人口的中國,雖然土地面積僅大於美國2%, 人口超過美國3.11億人口的4倍。那麼,如果川普先生說這國家真的“滿了” ,為什麼要給額外的H-2B配額呢? 有可能是因為他知道這個國家根本沒有“滿”,但是他想要一個大型的臨時客工計劃,這個計劃,被趕來趕去的客工沒有機會獲得永久居民身份?還有一點要特別指出,他非常熟悉H-2B項目的性質 – 他在自己的酒店和其他酒店物業中僱用了大量這樣的臨時客工。他知道該計劃的突出特點是工作本身必須是臨時性的,因此不能作為PERM勞工認證的基礎-這是大多數以職業為基礎的綠卡申請中最重要的一步。大型的臨時客工計劃,不做可申請永久居住身份基礎的工作,就可確保客工永遠不會真正成為永久居民或擁有投票權的美國公民。

3. 請務必使用正確的表格 – 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移民局的表格從未改變。移民局機構和其員工以及大眾都非常願意年復一年地用相同的表格。 1980年減少文書工作法也阻止了政府機構添加表格和使用更多紙張。但這一切都變了,現在的美國移民局儘可能利用一切機會使用越來越多的紙張來增加表格和填寫表格的指示。有些表格幾乎每年都變。使用被移民局認為過期的表格可以導致申請案件被拒。受時間限制的申請案,申請被拒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後果。讀者應該了解目前新表的改變:
• I-290B表 – 從1/20/19起, 只接收 5/17/18的版本。
• I-539表 –從 3/22/19起, 只接收2/4/19的版本。
• I-129F表 –從 4/29/19起, 只接收11/7/18的版本。
• I-131A表 –從4/29/19起只接收2/13/19的版本。
• I 191表 –從 4/29/19起只接收2/13/19的版本。
• I-130表 –從 5/6/19起, 只接收2/13/19的版本。
• I-134表 –從5/6/19起, 只接收2/13/19的版本。
• I-129表 –從5/20/19起, 只接收1/31/19的版本。

讀者也該注意,移民局最近在有些表格說明中做了重大的變化,甚至更改了對法規的解釋。因此現在必需仔細閱讀表格說明,以確保在填寫和提交表格時完全了解內容。

我們的下一篇文章將介紹那些付款方式有效、要寄到移民局的哪個辦事處、如何識破冒充移民局的騙局、以及為什麼那些以前不用律師幫助申請H-1B的公司現在應該尋求律師的幫助。

李亞倫文章”移民過程的十項相關話題”

筆者認為下文也許讀者會感興趣,如果您不知道以下所有的十個話題, 此文則值得一讀。

1. 如果父母或配偶已經提出移民申請,申請人填寫DS-160表時,對於是否已提出移民申請,是否一定要回答“是”?美國國務院修訂了9 FAM 302.9-4(B)(8),規定“主要受益申請人的配偶或子女,即使在申請表中被列名,也不會因為對這個問題回答“否”而被認為是虛假陳述。領事官員多次期待答案為“是”,美國移民律師協會採取的立場是,在此情況可以回答是或否,兩種答案都不會導致虛假的誤解。

2.從2019年3月1日起,美領館將會推出一個新規程,統一H和L簽證的管轄權到北京,廣州和上海。成都和瀋陽將不再處理這些案子。

3. 皮尤研究中心估測全國非法移民的人數從2007年的1220萬降到了2016年的1100萬。 2017年有31萬人非法入境,自1971年來歷史新低。哪裡來的全國緊急危機?

4.什麼是邊界?美國移民委員會的一篇文章中說,“邊境地帶”包括整10個州,交接了數十個州,並包括全國最大的10個城市中的9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擁有廣泛的權力,可以在任何美國邊境的100英里航空公里範圍內運營,包括在鄰近邊界的最後半徑100英里內的許多路線上設立和運營移民檢查站。在25英里管轄內,官員有更大的權力,例如在沒有授權或許可的情況下進入私人土地。根據新聞和其他報導,絕大多數170個檢查站分佈在西南各州邊境。

5.對於在2018年12月21日或之前上交的H-1B案件,移民局在2019年2月19日又重新開放了加急處理。這主要是針對H-1B的轉換公司,修正和第二個H-1B申請案;因為加急處理一直都對延期申請開放及2019年1月28日已開放對2019財政年度配額的案件。

6. 洛杉磯時報的一篇H-1B統計數據的新聞報導稱,“科技業移民工作者在川普下難以獲得H-1B簽證:’我從來沒有感到如此無助’”在2017年,74 %的H-1B申請被批准,低於前一年的87%,是過去十年的最低批准率。你可以安全的打賭2018年的結果更糟。另一個消息報導,H-1B被拒比例從2017財政度第3季度到第4季度上漲了41%。案子被拒和長期等待造成許多有H-1B身份的人現在不敢換工作-因為這意味著被移民局再次裁決。

7. 自2017年6月以來,全國各地聯邦法院至少收到了了14個涉及H-1B被拒的訴訟。原告直接起訴於聯邦法院並繞過移民局行政上訴辦公室(AAO)。

8.原告明尼蘇達州的財務和IT公司,在2018年12月19日向DC地區法院提起訴訟而沒去移民局行政上訴辦公室(AAO)。受益人是計算機系統分析員, 職稱名為“BI業務分析師”或商業智能業務分析師,其H-1B延期被拒。自2008年10月以來,她一直持有H-1B身份,並獲得I-140批准。該公司招聘的要求是計算機學科,計算機工程,電氣工程或相關領域的碩士學位,加上 3年作為技術分析師或類似的分析師,或者涉及商業物件宇宙和報告的諮詢職位。案子被拒是基於移民局 服務中心主任認為,計算機系統分析師的職業不需要學士學位或更高的教育程度以及特定專業的同等學歷。

9. 2018年10月16日另一項H-1B訴訟在同一法院提出並繞過AAO;案子涉及達拉斯的一項大型建築,公司於2017年9月作為助理項目經理的受益人提交了H – 1B修正/延期。持有建築管理碩士學位的受益人H-1B身份已經被批准至2018年6月,作為設備物流工程師為公司工作。雇主聲明要求有建築管理,工程或相關的學士學位。根據受到移民局密切依靠的職業展望手冊(OOH), 在確定H-1B專業職業時,建築管理人員要在建築科學,建築管理,建築或工程方面擁有學士學位的重要性越來越大。移民局服務中心主任認為,被拒理由根據職業展望手冊(OOH),施工經理的職業不是專業職業。

10. AILA和紐約/新澤西州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在18年10月23日的聯絡會議澄清說:如果調整身份申請人使用回美證,並且CBP得知該調整為永久居民的申請已被拒絕,CBP不會讓現在I-485被拒的申請人用回美證入境,但可以酌情推遲檢查。 CBP將查看I-485是否因為刑事案件被拒絕。根據CBP的初步審查,可能決定推遲30或60天后檢查,與移民局確認案子被拒的性質。一旦最初的延期檢查結束,如果CBP認為該問題將能順利的與移民局解決,就可能再次延期。

此篇文章刊登於2019年3月10日的世界周刊移民專頁上(剪報)

新的H-1B規定 -“申請人為受配額限制的外籍人士遞交H-1B工作簽證的登記需求“已定案, 改了隨機抽籤的順序,但推遲了登記需求

此最終規則只有一個部分將於2019年4月1日生效 – 把美國碩士及更高學位的申請案和學士及擁有外國高等學位申請案的抽籤順序反過來。第二部分 – 今年雇主要在遞交受配額限制的申請案前預先上網注冊的系統 被推遲了。甚至在擬議過程中,美國移民局已對要何時實施登記系統猶豫不決,包括本文作者在內的許多人都認為該系統不可能在今年的H-1B季度中出現(請見李亞倫律師刊登在2019年1月2日移民日報的文章:“H-1B預選系統提案的評論”)。

改變抽籤順序是允許所有美國碩士和更高學位的申請案放入常規限額中抽選,然後將未選上的持有美國碩士和更高學位的申請案再次抽選美國碩士的20000+限額,而不是先將美國碩士和更高學位的人在20,000+以上的限額中抽選,然後將未中籤的碩士及更高學位案再放入常規配額中抽選; 美國移民局預估, 它會讓美國碩士及更高學位的中籤提高16%或5,340多個名額。

偏愛擁有美國碩士學位或更高學位的申請人是一個好的策略嗎?這是值得懷疑的,因為這不僅是學士學位與碩士和更高學位對比的問題,而是排斥了許多具有多年經驗的人,這是那些剛拿到美國高等學位的人所沒有的。許多擁有其他國家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的人們多年來已在海外獲得了美國和其他國家急需的STEM領域的技能。

作者認為,規則的的改變主要對剛剛獲得美國碩士學位的人有影響,其中許多人除了實習或校外臨時培訓經驗外沒有其他相關經驗。雖然他們獲得的高等知識是令人羨慕的,但那些擁有其他國家的學士或高等學位以及在特定領域工作多年的人往往對申請的公司更有用,因為他們不用像剛從美國碩士畢業的人要從頭開始學;碩士畢業生幾乎沒有現實生活經驗。

在預先注冊系統上,移民局指出,“美國移民局暫停2020會計年度上限季節的註冊求,以便完成對新H-1B註冊系統的所有必要的用戶測試,確保系統和流程是可行的” 。在考慮評論後,它將申請遞交的時間延長至90天,而不是登記後60天,這一變化將使該系統更不可能在2020會計年度開始實施。最終規則也解決了猶豫不決的遞件 – 因為受益人擔心在遞交日是否仍然處於OPT實習生身份, 只有處於身份才有資格獲得限額身份空檔(cap gap)的保護。

搭建圍牆的交易藝術

談交易的藝術現在成了要如何達成協議-放下現在手中的牌后重新抽牌。現在四周的憤怒人們都對他不滿,他應該知道如果想得到圍牆,現在是時候放棄當前的玩法了。川普先生和他的共和黨在這次政府長期關門中將80萬聯邦員工的生机置于危境中造成了這場全面敗局。這都是為了什麼?— 一堵至少要花費納稅人240億美元的圍牆?不能阻止毒品的一堵圍牆?一堵可以在地下挖掘隧道,被炸毀,可通過海洋繞道達到入境口的牆?當真正的關注應該是透過多國會議和取得鼓勵移民問題的解決方案,他卻在解決他自己造成的人道主義危机?說要解決美國南部邊境“大規模” 的入侵問題,但統計數据顯示自70年代初以來,目前的逮捕幾乎達到了歷史上的最低點? 他未能說服國人建造圍牆的必要性。 因此,如果他真的繼續推動搭建圍牆,他得提高賭注。

毋庸置疑,川普先生造成政府關門危機的目的是,希望民主黨在眾議院牢固地确立議程之前,將他們擊倒。因此,川普在談判的早期一點也不妥協,而強調搭建圍牆是解決對抗毒品,犯罪,非法移民和恐怖主義的絕對重要性,并試圖將政府關門的責任推卸給民主黨人 -但這很難做到,因為他最初說他將承擔政府關門的責任。當此法不起作用時,川普先生隨後與他的基地和政黨進行了第二階段的談判(沒有與民主黨人直接談判),說愿意提供700,000名夢想法案(DACA)的人和300,000名有臨時保護身份(TPS)的人臨時救濟。他理所應當的向他的基地和政黨的人解釋說他其實沒有給這些團体提供多的救濟。他非常天真而沒意識到這個提議在到達時就已經無效了 -他把這個提議當他談判的起點,然而他基地的人不明白。對于民主黨來說,他解除夢想法案和臨時保護身份的人把他們作為人質,只提供把他們放回原點罷了。但對于他基地的人來說,他被全面指責成討好移民的人和叛徒。

現在來看川普先生將被逼迫開始第三階段的談判,他必須為搭建圍牆給民主黨更好的條件,或者單方面結束政府關門,因為關門除了給國家帶來苦難外,沒有任何成果。他談判的手中看似什麼好牌都沒有了。現在大家一致責怪他是政府關門的主因,而非民主黨。如今到此連他自己基地的人都在批評他。他的夢想法案和臨時保護身份的人質現在基本上都跑掉了,1月23日最高法院說不會對他要求審查夢想法案的案件采取行動,所以要到2020年才有結果。此外,他廢止臨時保護身份人的法案在十月份被北加州法官Edward Chen阻止了。所以當下對臨時保護身份的人沒有威脅,因為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很可能支持十月份的判決,川普先生必須要把這個案子提到最高法院。即使對臨時保護身份的人有威脅,川普的行動很可能不會讓民主黨和國人妥協;因為他們視夢想法案的人沒有過失,且人數多出一倍。在談判交易的藝術中,他已經失去了優勢,他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這點。

川普先生在第三階段的提案還沒有浮出水面,但因為他出爾反爾,他所提出的任何方案都將會被所有人小心翼翼地查看。民主黨派目前已經一致堅信任何結束政府關門的法案都不該包括搭建圍牆的錢。但如果條件合理,也不代表在壓力施加下他們不會改變主意。1月25日,參議院的議案中會有兩個法案,民主黨要重開政府的法案沒有包括圍牆資金,共和黨重開政府的法案包括圍牆資金,以及對政治庇護不利的規定。兩個法案預計都不會得到所需的60票。筆者的觀點是,要重開政府需提供給近180萬夢想法案的人一個能獲得永久居民的路,不論是否給予入籍的途徑,才是唯一一個能使民主黨妥協的條案。或許另一個值得深思的條案是在未來的三年后給當下有夢想法案身份的70萬人永久居民身份以及30万臨時保護身份的人身份。重點在如果川普先生想打破僵局且得到建牆的資金,他必須提出沒有被自己污化的新法案。當然這將會讓他的激動基地大大不滿。但如果他想做這筆交易,他必須將更有質量的東西放在桌上。

2019年1月2日李亞倫律師的H-1B預選系統提案的評論

今天2019年1月2日,是H-1B新提議規則- “申請人為受配額限制的外籍人士遞交H-1B工作簽證的登記需求”提出意見的最後一天。以下是我們對擬議規定預選系統部分的意見。 讀者仍然可以上網向聯邦eRulemaking網站進行電子評論:http://www.regulations.gov 并遵循網站說明提交評論意見。

2018年12月31日

Samantha Deshommes首席監管協調司
政策和戰略辦公室
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
國安局
20馬薩諸塞大道NW
華盛頓特區,20529

有關:美國國安局案卷號USCIS-2008-0014 – 對H-1B預選系統提案的評論 

敬愛的Deshommes女士,

要改變現有H-1B抽籤系統的新提案是無法在2019年行得通的。此提案的評議期于2019年1月2日結束,毫無疑問的,屆時會有成千上萬的意見而美國移民局必須全部看過。然後,新提案的規則必須通過美國行政管理和預算局,甚至連你的辦公室都無法預測國安局何時能完成新提案規則的工作。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最終規則不會在3月或4月之前就緒。實施該規則的時間也需要幾個月,因為雇主必須提交一份表格,表明他們希望贊助的外籍員工并且美國移民局必須相應地推進抽籤程序。就執行提案而言,在最終規則發布后將會有一段時間 – 可能是60天,盡管新提案樂觀地估計能夠提前30天通知雇主-以研討會,專題討論會和常見問題解答方式,把如何填寫和提交預選表格通知雇主。跟著上述的截止日期,此項擬議的規則規定注冊期將至少持續14天。美國移民局將花費為期約一周的時間來吸收同化所有的申請并且運行計算机化的電子抽籤程序,然后將會有一段為期尚不明确的期限來通知所有雇主他們的預先申請已被接受(美國移民局通常需要一至兩個月來運作常規的抽籤程序并且以收据的形式通知雇主)。据此,根据擬議規則,雇主們將會有60天的時間為指定的受益人提交受名額限制的H-1B工作簽證申請。

總而言之,就算採取最樂觀的時間框架,最終規則將于2019年3月或4月准備就緒,美國移民局需要5-7個月的時間(2019年8月到10月),其第一批H-1B申請才可提交。即使現在,許多于2018年4月遞交的H-1B的申請,已逾期8個多月后仍舊沒有被裁決,美國移民局目前正因拖延而被起訴。

美國移民局相信採用預選系統會節省很多時間,但事實并非如此 – 移民局在預選中所要花費的時間要比在今天時下的系統花費的時間多。以當下的格式申請案可能涌入,但前線文員/出納員只需在常規或美國碩士學位類別中輸入它們的抽籤號碼,然後再進行抽籤選擇的程序。對于2019會計年度,美國移民局在2018年4月11日開始了常規和碩士學位的抽籤選擇過程,僅在停止接受受名額限制的H-1B結束后的5天內。

在成本方面,很明顯的,美國移民局通過向公眾而不是向自己強調成本效益,來對擬議新系統的花銷和運行成本虛報低价。甚至看看美國移民局2017會計年度的19表對未經抽中的成本費用,這些費用大多与處理和運輸費用有關,它本可以通過把被拒的申請案撕成碎片,來減少成本,而不是將所有文件全部送還申請者。申請者基本上已經保留了他們提交的副本。

擬議的新程序只會給現有制度帶來另一層官僚制度,而無濟于事。即使最初的困難在第一年(可能是2021會計年度)之后得到解決,仍有許多問題亟待解決。這樣做是否有助于迫使雇主在為候選人提交申請之前盡早的選擇他們的候選人呢-特別是新的擬議規則不允許有替補候選人。公司和H-1B候選人的想法都是時時在變的,雇主可能稍后決定候選人不合适,或者H-1B候選人決定在提交申請之前更換公司。預選程序的格式也是一個問題。它是否會要求雇主指定H-1B的職位?稍后會不會被預選系統的指定職業限制?這將嚴重損害該過程,因為雇主可能會在預選和H-1B提交的這段時間中決定另一個職位更适合候選人。此外,如果在預選申請中沒有律師協助的情況下,雇主可能會無意中選了非專業職業,最終使H-1B申請失敗。

鑒于上述障礙,美國移民局在即將到來的H-1B季度中,不應該急于試圖改變抽籤選擇程序。就此而言,它不應該通過增加另一層官僚机构來改變這一過程。顯然,現有系統并不是造成H-1B案件處理緩慢和裁決積壓的理由,因為現在的程序從接收案件到隨機抽選僅要5天的時間。美國移民局應該謹慎考慮預選程序是否節省了政府時間或者大量的資金,還是說只是在已被監管嚴密處增加了更多的監管和規定。

謝謝你的好意和考慮。

李亞倫律師敬上

李亞倫律師對改變普通學位名額和美國碩士或高等學位名額抽籤順序的評論

下面是我們提交給美國移民局有關H-1B工作簽証新提議規則的兩封評論中的第一封

2018年12月31日

Samantha Deshommes 首席監管協調司
政策和戰略辦公室
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
國安局
20馬薩諸塞西北大道,NW
華盛頓特區,20529

有關:美國國安局案卷號USCIS-2008-0014 – 對改變普通學位名額和美國碩士或高等學位名額抽籤順序的評論

親愛的Deshommes女士,

H-1B新提議規則試圖改變目前的抽籤順序以對具有美國碩士學位或更高學位的人更有利。這是非常不明智的,因為它不是學士學位與碩士學位的問題,而是將許多具有工作經驗的學士學位的人排除在外﹐而給予具有美國碩士學位但沒有工作經驗的人更多機會。許多具有海外學士學位的人這麼多年來在海外具備了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專業的技能,而這些技能正是美國和其他國家所迫切需要的。

此提議規則的變化主要是面向那些剛剛獲得美國碩士學位的人,但他們除了實習之外﹐沒有相關的工作經驗。當他們因為所獲得的高等知識而被看重時,那些有學士學位并在相關領域工作經驗多年的人常常對雇主的公司更為重要﹐因為美國碩士學位的人需要更多的學習時間﹐也缺乏真正的生活經驗。

正因如此,美國移民局應該保留現有的隨機抽籤順序。

謝謝你的好意和考慮。

李亞倫律師敬上

美國移民局公佈最新提議 -“申請人為受配額限制的外籍人士遞交H-1B工作簽證的登記需求“

美國移民局于2018年12月3日提出新規 -“申請人為受配額限制的外籍人士遞交H-1B工作簽證的登記需求”,除了宣布新的管理規定外,還公開了許多H-1B工作簽證相關的統計數據。

該規則建議要建立一個雇主預先注冊的系統,即公司必須在14天內上網完成注冊,若預先注冊的案件被抽中﹐要在60天內提交這份新的H-1B配額申請文件。預先注冊系統生效後﹐將取代目前在4月的前5個工作日內抽出85,000多份H-1B申請案的抽籤系統。該規則的第二部份是允許美國移民局把美國碩士學位及以上學歷者的申請案和常規學位的申請案的抽籤順序反過來,以增加美國碩士學位申請人的中籤機會。美國移民局預計把目前的隨機抽籤第一輪給擁有美國碩士學位的案件﹐然後讓其未中籤者﹐放入所有的常規學位案件一起再抽的程序倒過來﹐即將所有美國碩士學位的案件納入所有的常規學位案件中去抽籤﹐然後讓沒有抽中的美國碩士學位的案件再去爭取這2万余額的碩士學位配額,這樣會給美國碩士學位的案件增加5340名或16%的配額機會。美國移民局認為此擬議法規的這兩個部分是分開的,即使實施預先注冊系統存在技術上的困難,第二部分也可以生效。第一部分似乎不太可能出現在即將到來的H-1B季度,因為它有許多包括复雜性的障礙,主要還是時間–聯邦公報的意見評論結束的時間是2019年1月2日,移民局預計需要花很長時間才能審理完畢這些大量的意見評論,然後還必須通過美國行政管理和預算局(OMB)才能成為最終決議,而新的H-1B季度必須在2019年4月1日開始。鑒于美國移民局目前仍無力處理去年新的H-1B申請的數量,任何要推遲H-1B季度開始日期的想法對于美國移民局都是糟糕的。即使是現在,許多于2018年4月份第一周內遞交的H-1B申請案仍然未得到裁決。

現在我們來談談配額量。除去每年宣布的85,000個名額外(常規學位申請配額的上限為65,000,美國碩士及以上學位的配額上限為20,000),究竟有多少個額外的H-1B工作簽證被中籤一直存在爭議。從業者紛紛猜測此數,因為美國移民局允許抽出一個超出85,000個的數量作為“候補”名額﹐此候補數是彌補那些申請案被拒,撤銷或不符合資格的名額。根據此擬議規則,該數字為12,198,它是2013-17這5個會計年度的平均數。所以根據每年平均抽中的97,198名,以及美國移民局宣布它目前為20,000名碩士配額候選人多抽出了13,495名,(共計33,495名)﹐剩下抽中的63,703名為常規候選人,這與移民局粗略估計平均收到192,918份申請案(137,017名常規學位案和55,900名美國碩士學位案)提供的數字﹐抽中的案件﹐美國碩士學位的占34.46% ,常規學位占65.54%﹔若以分開的137,017份和55,900份申請的棱鏡角度來看,美國碩士學位申請案的中籤率為60%,常規學位中籤率為46.5%;若以總体的192,918份申請案來看,美國碩士學位的中籤率為17.36%,常規學位則占了33%。

根據把抽籤順序反過來的隨機抽籤程序的提議﹐會給擁有美國碩士學位的候選人增加名額,延用相同的歷史數字,美國碩士學位的申請人將占中籤率的40%而常規學位則為60%;若以個人申請類別來看,美國碩士學位的中籤率為69.47%,常規學位則為42.6%;從總体上看所提交的192,918份申請案,20%是美國碩士學位的申請案,33%是常規學位的申請案。

以上數字僅是近似數据,因為美國移民局只提供現在美國碩士學位的中籤統計數,而本文作者只能相信這一年的統計數。而且這份擬議規則含了 2017會計年度的數據,所以用此數据,可以解讀的更好些。美國移民局的統計數據顯示他們收到了198,460份申請案,其中87,380份是擁有美國碩士學位的申請案,111,080份是常規學位的申請案。這一年共有96,301名申請案中簽。運用此相同的數字來抽選擁有美國碩士學位的申請案,美國碩士學位的96,301申請案的中籤率是34.78%,而常規學位的中籤率是65.22%;將申請案以類別分開,美國碩士學位的中籤率是38.33%,常規學位是56.54%;總體提交的198,460申請案,美國碩士學位的中籤率是16.88%,常規學位的的中籤率是31.65%。

把隨機抽籤的順序反過來,這些數據會發生大度的變動嗎?不會大度變動的。以2017會計年度中籤的案件96,031來看,若把抽籤順序反過來﹐美國碩士學位的中籤率會是40.32%,常規學位的中籤率為59.68%﹔以申請類別來判斷,美國碩士學位被接受的比率為44.4%,常規學位為51.7%﹔總體提交的198,460份申請案,美國碩士學位的中籤率是19.57%,常規學位的中籤率是29%。

展望未來,預先注冊系統規則的第二部分在明年4月比預先注冊本身更有可能會實施,因為這是一個很容易實施的步驟,美國移民局已在提案中明確表示﹐可以僅通過其網站上的公告來了暫停H -1B預先注冊過程,而仍然可以對H-1B分配配額時把抽籤的順序反過來。因此,這項擬議規則的第二部分最終可能在3月份成為最終決議,予以生效。最後﹐本文作者認為,那些考慮要提交常規學位類別的H-1B工作簽證申請人不應該覺得氣餒,因為雇主為其候選人申請這個常規學位類別,這5年的平均中籤率是46.5%,在擬議規定中給出的2017會計年度,其中籤率為56.54%。

在川普的怒視和威脅下,人數越來越少的移民大篷車仍在前進中

在我們上周的文章中,“為何七千人的移民大篷車(不對,是五千人)不足為懼?”,我們列出了假定的數字,說即使4000人涌向美國境內,在川普零容忍的政策下,六個月后將只剩下大約668人,并問那來的危机。本周我們收集了更多來自軍方關于這場川普自制的危机的數据,据10月27日中的數据估計,在7000人中,只有20%的人能夠到達邊境。這意味著只有1400人,而根据川普的零容忍政策,在此前的移民大篷車中僅有16.7%的人在六個月后留在美國,到時只剩下大約234人。所以,再次強調,那來的危机呢?目前大篷車距离邊境還有約700英里,并且人數已經減到3500人。原先的七千人已有3000多人在墨西哥申請庇護,還有許多人已經回家了。移民們現在正走向韋拉克魯斯州的” 死亡之途” 离美國邊境約700英里,預計剩下的人就算以每天20-30英里的速度行進,至少在兩周以后才能抵達。剛進入墨西哥的2個小型大篷車約1000-1500人將面臨相同的命運。

然而,面對日益減少的數字,川普先生繼續花言巧語地說著他將向派遣15000名士兵去邊境。照這個數字,這1400人中最終來到西南邊境中的每一人, 都會有超過10名士兵來接見他們。他到底要派兵駐扎在那里多久呢?2006年至2008年間,布希政府部署了6000人的軍隊,用了美國納稅人12億美元。從現在到12月31日,這樣的的軍隊部署成本保守估計為2億美元。雖然數字令人頭腦麻木,根据佛吉尼亞州補助金和每日津貼計划的2億美元,正為無家可歸的退伍軍人提供超過13,000個過渡性住房床位。2億美元也是聯邦鐵路管理局為15個州的28個項目提供的資金,用于實施列車控制(PTC)系統為高速列車自動煞車或減速。

除了在邊境的部隊人數之外,川普先生呼吁使用武器也引起民兵團体的共鳴,他們正動員去邊境防禦移民,進一步增加衝突和喪失無辜生命的机會。邊境巡邏隊也沒有失去川普的尖酸刻薄的作風,与奧巴馬時期的任何時候相比,邊境巡邏隊在与邊境移民打交道時更加沒有限制地使用恐嚇,不合規的監禁和暴力。

對于一些移民想對美國軍隊扔石頭的想法,川普先生最初表示,如果美國軍隊遇上向其投擲石塊的移民,他們應該把那些石頭當作“步槍” 予以對抗。尼日利亞軍隊上周用他的話作為其殺死40名及傷害100余名投擲石塊的抗議者的理由,并發布川普的視頻和他的話“他們想向我們的軍隊扔石頭,我們的軍隊反擊了。”。 11月2日,川普先生不情愿地收回了這些話,說移民如果向美軍扔石塊的話不會被槍殺。但是,話已說了。

語言是危險的,特別是來自世界上最強國家的領導者。然而川普先生和他的共和党似乎并不關心真相或他們說謊言的后果。華盛頓郵報估計川普總統自2018年10月30日上任以來已經提出了6,420起虛假或具有誤導性的說法。川普先生對煽動和鼓勵所有附帶權利的行為應該要負責,包括新納粹主義,白人民族主義,白人至上主義,反猶太主義,大屠殺否認者,陰謀理論家和三K党。他的政党害怕冒犯他,參与競選國會議員和參議員的党羽怕不被選上。川普先生的行動以及共和党領導人的無為,共謀,不拒絕他,這都要對夏洛茨維爾事件,10天前在匹茲堡發生的猶太教堂襲擊事件,一位川普狂熱的支持者向前總統奧巴馬和克林頓在內的著名民主党人送了15枚管炸彈事件負責。川普先生對外交政策制造分裂的記錄沒比他赶走我們的長期盟友,与世界上最糟糕的領導人交往好到那去。他的行為已單方面使世界變得不那么安全,還解除了外國領導人做糟糕事情的束縛,讓他們相信美國不會作出任何后果或實質性的指責。

今天還有不去投票給整個民主党的理由嗎?當一位令人厭惡的總統將他的政党玩于手中,試圖弄清楚這位候選人是否比那位候選人好一些的老方法已不再适用于這個破碎的國家。

 

為何七千人的移民大篷車(不對,是五千人)不足為懼﹖

七千人的大篷車人數在不斷縮減 – 據報導現在墨西哥尋求庇護的有五千人–試著問問你自己- 如果這是一輛由七千名挪威人而非洪都拉斯人,瓜地馬拉人和墨西哥人組成的大篷車, 川普總統是會擔心,還是說,他會派出禮車以示歡迎?一個最真實的答案會是,對於數字的關注不會超過對膚色的關注。即使超過一半的人抵達美墨邊境,在川普零容忍政策下,在6個月內允許留在這裡的人數又是多少呢?據CBS報導,對2018年4月抵達邊境的1500名中美洲移民的大篷車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只有大約250名移民合法留在美國,等待移民聽證會,而只有3名最終獲得庇護身份。根據這些數字進行推論,僅有百分之16.7會被留下,如果這次有4000名移民在邊境尋求庇護, 六個月結束後僅有668名將會被留下。那麼, 這算什麼危機呢?

急著拒絕深色皮膚人種進入美國,不顧他們的苦境,是行政當局的特色,本週早些時候,川普總統毫無根據地污辱這些苦難人的形象﹐宣稱來自中東的人們已經加入了這個團隊,並暗示他們有意施行恐怖主義,而後來只是勉強地以“沒有任何證據,但很可能就是這樣”收回了之前的說辭。

通常情況下,那些試圖非法入境美國或參與這段漫長移民征途中的人,像那些有目標和耐力的年輕人-這種人的強壯體魄應該因未來具有提升國家經濟能力而受到重視。美國正處於通過接納移民從而續寫大國傳奇或通過不斷下降的勞動力屈居二等大國之位的十字路口。美國員工最大的一代,就是7600萬嬰兒潮的那一代,他們在2008年開始達到62歲,最年輕的將在2031年達到67歲。到那時,65歲以上的美國人預計將達到7500萬。與此同時,美國婦女的出生率已降至30年來的最低水平,其中生育率已進一步低於更替水平。根據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報告稱,自1971年以來,這一比率一直低於替代率。那麼誰將成為社會保障金字塔的底層來支持退休人員的社會保障福利呢?那麼誰將成為推動這個國家產業發展的勞動力呢?皮尤研究中心指出,移民將在未來勞動年齡人口增長中發揮主要作用。如果沒有移民和已經在這個國家的無證移民,美國可能會像日本那樣遭受數十年停滯不前的人口老齡化的境況,這同樣也是中國目前試圖避免的殘酷命運。

歷史是最終的仲裁者,比來自政治家口中的言論或任何“假事實”更可靠。最後,它將尊重如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這樣的人物,因為她看到了德國人口的老齡化並為其注入了新的難民血液。歷史會證明川普總統是一個未能把國家利益置於他狹隘個人分歧觀點之前的人物。

李亞倫律師被選為2018年紐約大都會超級律師

紐約大都會超級律師的年度名單已公布,李亞倫律師再次被選為2018年紐約市超級律師。他是紐約大都會選出的64位移民法律師中選出的2位華裔律師的其中一位。這是李亞倫律師第七次當選,之前曾在2011年,2013到-2017年獲得此榮譽。他的專業是美國移民和國籍法。

請點擊此處查看“2018年移民法超級律師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