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2019年12月20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移民局官员可以将跟未成年人同乘一辆车的成年人带走吗? 2. 二年前发生的事是否可以申请U签证? 3. 如何为我在菲律宾的妻子申请黎巴嫩警局无犯罪证明?她于2010-2012年在黎巴嫩工作。

1. 移民局官员可以将跟未成年人同乘一辆车的成年人带走吗?

李律师答:
移民官员可以带走成年人,即使有未成年人在同一辆车中,但移民官员应为孩子提供照看,而不是让未成年人独自呆在车内。一方面,这不是每个移民官员都想遇到的情况,也基于此,国安局的观点可能是,有孩子在车内不应该成为阻止移民检查站的盾牌。

2. 二年前发生的事是否可以申请U签证?

我和朋友2年前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刚从沃尔玛商店出来、往回走的路上,被一个持枪的家伙拦住、说若要活命,要我们交出一切。我朋友身上的一包烟、还有我身上的几美元都被他拿走。这事发生在2年前,但我们没有报警,因为我们被吓坏了、且不想卷入冗长的警察报告。我们是否仍然可以报警,还有我们是否有资格获得U签证?

李律师答:
我不认为,你这事是一个可行的U签证案例,因为事件没有在两年前报告给警察,而且他们可能也不会对调查如此小的案子感兴趣,犯罪者也不太可能被抓住。

3. 如何为我在菲律宾的妻子申请黎巴嫩警局无犯罪证明?她于2010-2012年在黎巴嫩工作。

李律师答:
《外交事务手册》中包含了如何为像您妻子这样的人——在菲律宾申请黎巴嫩警方无犯罪证明(司法警察记录)的说明。现摘录如下:

对于在黎巴嫩境外居住的人,必须通过黎巴嫩大使馆/领事馆处理申请,但是申请人在收到文件之前可能需要等非常长的一段时间,或者根本收不到文件。你也可以通过个人授权、请律师获得「司法警察记录」。个人提供的「司法警察记录」并不意味着此人是清白的,它只是说「该人没有任何法院的判决记录」。

大纪元2019年12月13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我的妻子去墨西哥看牙医,在回美国入境关口被拘留。她有绿卡和社会安全号。 2. 某人年收入超过3万美元、两口之家,那么这个人年收入是否在125%的贫穷线之上? 3. 在申请庇护过程中,我无法从沙乌地阿拉伯取得Uni 文件,因为它需要我父亲的同意。请问美国能否帮我获得我所需的文件?

1. 我的妻子去墨西哥看牙医,在回美国入境关口被拘留。她有绿卡和社会安全号。

我有跟美国海关总署长交谈过,他说,我妻子在获得绿卡前,她是非法进入美国的。我的问题是,她会被拘留吗?如果是,会多长时间?

李律师答:
在两种情况下她的情况可能会很麻烦:一,她非法入境, 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能在美国调整身份的,所以她是如何拿到永久居留权的呢;二,这是她第二次非法入境美国。在这种情况下,国安局(DHS)可能认为发给她绿卡是错的,因此绿卡无效。由于您的妻子只是表面上有绿卡,因此她最终将被释放,但会给她在指定日期去移民法院上庭的通知。

2. 某人年收入超过3万美元、两口之家,那么这个人年收入是否在125%的贫穷线之上?

我以为自己计算没错,但我收到补材料的通知说,这个人不符合担保人的最低要求。 I-864经济担保书可能还有其他错误触发补材料的信函,但我也不清楚,我也没有律师,我只想知道此计算是否正确。

李律师答:
家庭人数为两人的情况,年收入超过30,000美元的人远高于贫穷线指标的125%。两口之家,大多数州的年收入是21,137美元;在阿拉斯加为26,412美元;对夏威夷居民,则为24,325美元。

3. 在申请庇护过程中,我无法从沙乌地阿拉伯取得Uni 文件,因为它需要我父亲的同意。请问美国能否帮我获得我所需的文件?

我现年21岁、沙乌地阿拉伯女,住在沙乌地阿拉伯,我被父母(爸爸和继母)虐待,常被打,现在他们把我卖给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被称为「包办婚姻」,从技术上讲,我会被强奸。我丈夫正带我赴美国度蜜月,所以我计画逃跑、在那寻求庇护。

李律师答:
您说的沙乌地阿拉伯Uni文件,我假设是指您的大学文件。美国将无法为您获取这些文件-由于举证责任在于您,由您证明您的庇护申请,而不是美国有义务这样做。话虽这么说,虽然美国的庇护移民法确实需要确凿的证据,但也是在能够获得证据的情况下,才需要佐证。如果大学文件对您的案件至关重要,并且您对为什么无法获得这些文件有很好的解释,那么您的申请将取决于护庇面谈官员或移民法官,他们将确定您的信誉和文件的可用性。

世界周刊2019年12月8日刊登 1. H-1B签证刚被拒绝 有60天的宽限期 2. 透过婚姻关系取得绿卡,于I-751尚在审理中时尝试三年入籍,如今双双被拒 —应如何处理? 3. 祖父回台湾两个月后收到入籍面谈的通知,但祖父领医疗补助在机场入境或入籍面谈会有问题吗?

1. H-1B签证刚被拒绝 有60天的宽限期

我的申请人是一间小型的食品超市,设有两个店面,于2019年4月替我提出H-1B的申请。收到补材料的要求后予以回覆,刚刚被以该公司并不需要会计人员为由而拒绝。我的F-1会计学位的OPT实习身分已于2019年7月15日终止。我的申请案刚于上周2019年11月13日被拒,能否告诉我有无任何可能的方式让我能合法居留美国?

李律师答:
川普政府已明确表态想让H-1B工作签证难以取得,在他任内这几年要求补材料的案件数及拒绝的案件数已显著增加。尽管如此,技术上来说一旦H-1B被拒,您就不具有身分。若该拒绝是在10月1日前,您仍是在过渡期的保护内,亦即有60天的宽限期。您应向律师确认以决定您是否有充足的理由提出上诉、请求重开案件或重新考虑的动议。但请留意非法居留的时点是从判决日起算,若您从该时点起留在美国超过180天且上诉或动议被拒,受到三年禁止再入境的惩罚。若您决定不提出上诉或动议,以下提供您一些其他建议(可能有更多,取决于您的情况):若您打算继续在美国求学,您可能可向移民局请求恢复学生身分,但须证明除因非法居留或违反非移民身分限制外,您别无其他被驱逐出境之理由;且非法居留是基于您无法控制之因素(如移民局判决的时间是您无法掌握的)。其他选项包括若您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离开美国,申请迟交的转换访客身分;与美国公民结婚,若你已有真实的婚姻关系;或提出其他您可能符合的工作签证或亲属关系签证(关于此点,您须离开美国并咨询律师关于您的案件资格)。

 2. 透过婚姻关系取得绿卡,于I-751尚在审理中时尝试三年入籍,如今双双被拒 —应如何处理?

我于2015年与美国公民结婚取得有条件绿卡。于2017年,就在取得绿卡满两周年前,我提出I-751临时绿卡转正的申请。过了很久都没收到移民局的任何消息,于是我咨询律师,其表示因为我是与美国公民结婚,所以我可以在I-751申请案尚在审查中时,因已结婚三年提出入籍申请,而非常规的五年。问题是虽然我们婚姻幸福美满,我太太因工作关系住在亚特兰大,而我住在纽约。每两周,在周末时我会去看她或是她会来看我。当我被通知面谈时,我太太因工作关系无法抽身而未与我一同前往,移民局审查员对我非常严格。最后,她拒绝了我的入籍申请及I-751申请。请问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李律师答:
您一开始从该律师所取得之建议是错误的。因与美国公民结婚而得于三年提出申请的特权,须证明:结婚已满三年、该美国公民具备公民身分已三年、双方不间断地共同生活整整三年。您的情况,每两周于周末见面无法满足不间断的要件。分居的事实也是移民局审查员决定婚姻案件是否真实的重大因素。再者,您的配偶未于面谈时出现也是I-751决定的另一原因。现在,可预期移民局将发给您一份移民法庭上庭通知。届时,您和您太太将有机会在移民法官前说明你们的关系,也可提供任何相关证据支持。因I-751被拒,移民局依法须迅速发出上庭通知,但我们也见过在拒绝后,有为数不少的案件其上庭通知经过数月甚至数年还未发出的情况。我建议您最好在收到上庭通知前,应寻求律师的协助。

3. 祖父回台湾两个月后收到入籍面谈的通知,但祖父领医疗补助在机场入境或入籍面谈会有问题吗?

祖父于二十多年前取得绿卡,去年决定入籍。他两个月前返台处理一些家务事,因为姑婆过世了。我们收到祖父要于两周后入籍面谈的通知,他将于下周一返美。在机场或入籍面谈时,是否会因领取医疗补助或政府租房补贴而被移民局认定有问题呢?

李律师答:
川普政府已强烈表露排斥移民的态度,很难判断美国机场的海关及边境保卫局官员或什至美国境内当地的移民局入籍审查官员是否会对任何非常态的情形有所反应。话虽如此,即使他们询问了他相关问题,公正的执法人员不会因为医疗补助或租房补贴而刁难您的祖父,因为他已是美国的长期居民。而且,我假设你的祖父于境外并未从事任何非法行为,亦未曾于任何时期犯下不得入境的罪行。川普的公共负担新法已因法院的挑战而中止。且入籍表格上除了询问申请人是否曾不实陈述以获取美国的公共福利之外,并没有询问申请人是否领取须经测查的福利。

刊登于2019年12月8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信箱上(剪报)

李亚伦文章:参议院第2603号法案-RELIEF 法案-充满希望(并刊登于2019年12月22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 或将成为法律的两项拟议法规;十二月签证配额进度表之变动暨预测;史塔克威尔(Stockwell)案仍然有效

1. 第2603号参议院法案-RELIEF 法案

参议院2603号法案,《解决职业与亲属移民长期问题法案》(RELIEF-the Resolving Extended for Immigrant and Extended Families Act),是公平增加和分配移民签证数量最大的希望。该法案(由民主党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伊利诺伊州)和民主党的帕特里克•莱希(佛蒙特州)于2019年10月16日提出)将会根据案件递交的先后顺序,在5年内消除亲属和职业绿卡积压的案件;并通过一系列举措,促进家庭团聚-包括将绿卡持有者的配偶和子女视为直系亲属,将职业移民的随从受益人不再受每年绿卡数量的限制;保护超龄子女符合通过父母申请获得绿卡;取消国家签证数量上限;并扩大HR 1044法案中“无害持有”条款的适用范围-从取消国家签证数量上限政策生效前已获批的案件扩展到政策生效后五年内获批的案件。然而,共和党参议员迈克•李Mike Lee(犹他州)提出反对意见,他是参议院386法案(参议院对应HR 1044法案的文件)也就是《高技术移民公平法案》的支持者,此案在职业移民的第二和第三优先申请上更有益于印度出生的人,由于并没有大量增加签证数量,此举积压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出生的人此类的案件。据报道,迈克•李Mike Lee拒绝就自己的法案进行更广泛的讨论来解决绿卡案件积压问题。目前看来,只能希望参议院的共和党议员能够缓和将参议院2603提案与参议院386提案一起考虑。对共和党领导施加压力是实现这一结果的最佳方法,因此,与共和党议员沟通并支持同时考虑两个法案将会大大促成这一结果。

刊登于2019年12月22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上(剪报)

2. 即将成为法律的两项拟议法规之一移民申请费

美国移民局靠收取费用为其提供资金,因此移民局倾向于收取更多费用。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征求意见期后,新的申请费(大部分是更高的费用)将成为新规。拟议法规收集书面意见的截止日期是2019年12月16日。 《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费用表和其他移民福利申请要求的变更》联邦公报第84卷,第220号,2019年11月14日,包括了以下费用的变更:

•I-129表格从460美元申请费按类别涨价– H-1为560美元; L-1为815 美元; O-1为715美元; TN 为705美元。
•加急处理的时间将从15个公历日改为15个工作日。
•在大多数情况下,无需支付85美元的照相及指模费。
•包括儿童在内的I-485基本申请费为1120美元,此费用包含了照相及指模费(此费用对14-78岁之间的申请人相比于现在的1225美元有所下降)。但是,I-765 EAD(工作许可证)和I-131回美证将分别收取490美元和585美元。因此,与EAD一起申请的I-485申请费为1610美元;与回美证一起申请的I-485为1705美元,I-485、EAD 和回美证三份一起申请为2195美元。
•N-400入籍申请的费用将从725美元增至1170美元; N-336对入籍申请裁决进行听证的申请,费用在700美元到1755美元之间不等; N-470永久居民保留申请入籍资格的费用在355美元到1600美元之间不等。
•I-589庇护申请将为50美元,申请人还必须为首次EAD申请支付490美元。
•DACA(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的续期申请费用将从495美元提高到765美元。
•I-212驱逐出境或遣返后重新申请入境美国的豁免申请费将从930美元增加到1040美元。
•I-290B行政上诉或动议申请费将从675美元增加到705美元。
•I-539申请延长/更改非移民身份的费用将从370美元增加到400美元。
•I-601申请不得再入境惩罚的豁免申请将从930美元提高到985美元。
•I-601A非法居留豁免申请将从630美元提高为960美元。
•I-751临时绿卡转正式绿卡的申请将从595美元增至760美元。
•I-765工作许可证申请将从410美元增加到490美元。
•领事馆或使馆签证面谈成功后支付的移民费将从220美元降至200美元。
•某些情况下的照相及指模费将从85美元降至30美元。

申请费的增加几乎是必然趋势,因为笔者在30多年的执业中不记得见过提高费用被否决过。毫无疑问的,庇护申请者提交I-589申请要支付50美元的提议,公众将猛烈抗议,但美国移民局无疑预见到了这样的争议,因此在案件初期只收取低廉的费用。

3. 两项提案中的第二项,更有可能成为法律-政治庇护工作许可证

另一项提案于征求意见期过后,预期在其最终成为法律前将面临法院挑战,但最终会成为法律的是「政治庇护申请、面谈及工作许可」。联邦公报第84卷第220号,2019年11月14日。意见截止日期为2020年1月13日,包括以下内容:

• 申请工作许可的时间从180天增加到365天,于第62389页关于法规提案的讨论是一项单独的法规制定提案,以消除在30天内裁定工作许可证申请的要求。

• 没有在一年的截止日期内提交政治庇护申请者不符合C8工作许可之条件,除非符合迟申请的例外,或申请者于其首次提出庇护申请之日时是无人陪伴的外籍儿童。

• 下列人士亦没有资格申请:判有任何加重重罪;美国境内犯重罪或美国境外非政治严重犯罪;在美国因违反公共安全而被定罪者,包括:家庭暴力、殴击、虐待或疏于照管儿童、管制物品、酒驾或于受药物影响状态下驾车(无论该州或地方司法管辖区对犯罪的分类为何);国土安全局将个案裁量外国人曾被定罪任何外国非政治刑事犯罪,或未结案的逮捕,或对任何非政治性外国刑事犯罪的未决指控,或未结案的国内指控或逮捕,涉及家庭暴力、虐待儿童、持有或经销管制物品、或在毒品或酒精影响下开车。为此,国土安全局将要求初次申请和更新申请者到ASC(申请支援中心)拍照按指纹。

• 当政治庇护办公室拒绝案件时,工作许可证将被终止,除非该案被移转至移民法庭,若移民法官拒绝后工作许可证会被终止。但若向BIA(移民上诉委员会)上诉,等待审理的过程中,仍可有工作许可证,但联邦法院上诉期间禁止,除非该案被发回重审。

• 非法入境美国者欠缺获得C8工作许可证之资格,除非有充分的理由-由审判员依个案裁定是否具备非法入境美国的正当理由。于此情形,该外籍人士须本人即时向国土安全局报到,向国土安全局官员表明有申请政治庇护之意图,或表达对迫害或酷刑的恐惧,及对非法入境或企图入境有充分理由。正当理由的适例包括要求立即就医或逃离迫在眉睫的严重伤害。

审视此提案,其最主要的挑战可能是不公平地限制了受迫害者寻求有意义的政治庇护的权利,因其剥夺了申请人于递交政治庇护申请后至少一年以上的合法工作权利,等于要让他们靠自己的资源,家人、朋友或慈善团体,或迫使其寻求未经授权的工作以求生存。反对意见是,该规则将大大关闭经济福利的吸引力,因这是入境美国的主要原因。对此提案进行整体观察,它主要是抢先阻止而非完全阻止工作权利,作者认为,最终该提案多半可能会通过实施。但这并不意味着有兴趣的人士不应通过评论及后续的法院挑战来反对该提案。

4. 十二月签证配额进度表之变动暨预测

当我们进入2020会计年度的第三个月时,2019年12月的签证排期表显示亲属类别(墨西哥除外)的最后批准日期排期表提前一至两个月;而其他所有国家出生的职业类别EB-1特殊人才/杰出研究人员/跨国公司高管或经理提前一个半月至2018年7月15日。而因新法尚未上路,故第四优先其他宗教从业人员和第五优先区域中心没有配额。 EB-1中国出生者前进3个半月移至2017年5月15日,而印度的EB-1仍停留在2015年1月1日。中国的EB-2高等学位人才前进三个月至2015年6月22日,而印度则前进两天至2009年5月15日。中国出生的EB-3技术劳工/专业人员停留在2015年11月1日,而印度也维持在2009年1月1日。中国的EB-5非区域中心投资移民前进了两周至2014年11月15日,印度则前进三周至2018年1月1日。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确认亲属和职业类别将使用12月的递交申请排期表的日期。所有其他国家出生的亲属案件递交日期通常前进三周至两个半月。职业类别的案件,其他所有国家出生的EB-1现有配额,中国EB-5前进四个月至2015年5月15日,其余部分与11月的递交日期相同。国务院签证控制和报告部部长查理奥本海姆(Charlie Oppenheim)警告说,所有其他国家出生的EB-3和EB-2都可能最早在2020年1月开始积案,美国移民律师协会建议会员于12月底前递交任何EB-2和EB-3所有其他国家出生的调整身分的申请。

5. 史塔克威尔(Stockwell)案仍然有效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于2019年11月21日发布一项政策警告说,虽然移民法第245条(d)项及同条(f)项禁止合法入境的有条件永久居留身份者以同法第245条(a)项在美国调整身份,移民上诉委员会于史塔克威尔案[20 I&N Dec. 309 (BIA 1991)]裁定同法第245条(d)项并不禁止有条件永久居留身份已被终止的外籍人士不可依同法第245条(a)项调整身份,并且移民局正在更新指导说明书以确保有条件绿卡已被终止的此类申请者与I-485申请永久居留身份或调整身份的申请一致。史塔克威尔先生在移民法庭前调整了身份,取得了有条件永久居留身份,一年后他终止这个婚姻,与第二位美国公民结婚,这份签证申请也已获批准。因为史塔克威尔先生的有条件永久居留身份已终止, 他收到去法庭说明理由的上庭通知。移民法官及移民上诉委员会皆同意现行法明确的将第245条(d)项的限制限缩于现具有条件永久居留身份的外籍人士。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政策说明手册中,重申调整身份的限制仅适用于在美国具有合法永久居留身份的外籍人士;参照史塔克威尔案判决,并于注脚中指出:「以下情形亦同:若该外籍人士失去其有条件永久居留身分,如:因抛弃、撤销或有最终行政递解令」。该说明指出,移民法官并无必要确认外籍人士在递交新的调整身份申请前,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已终止其有条件永久居留身份。且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于满足以下条件时或许可以调整先前有条件永久居留身份已终止的外籍人士:1. 该外籍人士有调整身份的新依据、 2.外籍人士有调整身份的资格、3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对该调整身份申请有管辖权。另一个进一步的注脚指出若一位外籍人士的调整身份申请于本说明生效日2019年11月21日前被拒,除非该外籍人士仍能及时递交重新开案或重新考虑的动议,否则该外籍人士可以提出新的调整身份申请让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依该说明裁定。

现在是充满希望的季节,若能在休会前或国会​​一月份重新开会后不久于参议院听证会上对S.2603及S.386采取积极行动,将会相当应景。

大纪元2019年12月6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赞助无证外籍雇员移民, 我有可能遭受雇用非法外籍人士的起诉吗? 2. 曾逾期居留过 有机会拿到B-2签证吗? 3. 申请入籍是否需要提交5年的银行月结单?

1. 赞助无证外籍雇员移民, 我有可能遭受雇用非法外籍人士的起诉吗?

我雇用了一位女士(她曾是我多年的顾客),当时不知道她是无证移民。她住在一个不错的社区,她的丈夫在一家大型建筑公司工作。当我第一次雇用她时,她有一个有效的驾照,我有复制并存档。 3年来,她从每周工作15个小时晋升为全职经理。大约一年前,我请她成为我们公司城市法规合规的注册代理。她说,她的驾照已过期。那是我第一次发现她在美国是非法的。现在,她的女儿即将年满21岁、正在寻求合法身份,并希望我赞助她。我对签署任何等同于承认我知道她在这里是非法的文件不感兴趣。假设等她女儿明年满21岁,她有获得合法身份的途径,如果我同意担保她,我是否可以得到任何保护呢?

李律师答:
对于你的无证雇员,她的女儿会是主要担保人,这里我假设您将成为副经济担保人。此类赞助需要您填写I-864经济担保书。根据法律,担保人有责任为被担保人提供多达125%的贫困线财务支持,而且如果她向地方、州或联邦政府申请经过审核过的福利、那么您的资产可以视为是她的资产。担保的义务要一直持续到外籍人士获得40个季度的工作点,成为美国公民,去世或永久离开美国为止。就您作为雇主的责任而言,仅一张驾照不足以成为在美国雇用某人的文件。但再加上没有工作到期日的社会安全卡则算充分。但即使是这种情况,她一年前告诉您她的驾照已过期时,您已经意识到她的非法身份了。即使国安局(DHS)不一定有兴趣追究您的责任,您可能会被罚款。但是,在总统川普(特朗普)的任期里,难打包票。

2. 曾逾期居留过 有机会拿到B-2签证吗?

我被拒绝入境美国,因为曾逾期居留(INA第217条) ,但我不知情。我想申请B-2签证,请问有机会吗?

李律师答:
在领事馆面谈时,您可以向领事官员解释您逾期居留的情况,该官员将酌情决定是否发给B-2签证。这取决于逾期居留的原因以及领事官员是否相信您的话。

3. 申请入籍是否需要提交5年的银行月结单?

李律师答:
在入籍过程中,通常不需要银行月结单。但这些规定可能是跟与美国公民结婚三年申请入籍有关,如果是如此,当事人必须证明自己一直与美国公民配偶居住在一起。不过,涵盖三年零星联名的银行月结单就可以是你俩生活在一起的一种可接受的证据。

大纪元2019年11月29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可以在纽约机场寻求政治庇护吗? 2. DACA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身份的他,婚姻是否可以保护他? 3. 持过期签证在美国,回国之前需要做些什么?

1. 可以在纽约机场寻求政治庇护吗?

我是亚美尼亚公民,男,没有入境美国的签证。但亚美尼亚人到巴哈马不用签证,可以先从亚美尼亚到纽约转机、再去巴哈马。在纽约机场转机,要等7小时才有下一班飞机。因此,问题来了:是否有可能在纽约机场申请庇护,并以这种方式成为留在美国的移民呢?

李律师答:
遭受迫害或有充分理由担心遭受迫害的人可以在入境美国后、如机场等任何地方寻求庇护。您可能必须在美国的机场申请。我不确定您是否可以以您想要的方式入境美国。但是,假设您到达纽约,当事人是否能够留在美国并最终成为永久居民,取决于国安局或移民官的裁决(如果庇护申请不是由庇护办公室批准的话),或者上诉庭的决定。庇护申请必须基于遭受种族、宗教、政治见解、国籍或社会团体成员的迫害或有充分理由担心会遭受迫害。

2. DACA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身份的他,婚姻是否可以保护他?

我的伴侣是签证逾期、但合法入境。他一直是DACA身份,但即将于明年八月到期,我们正在考虑通过结婚获得永久居留权,之后再获得公民身份。由于他的DACA身份,他的案子似乎有些不合常规,我们想知道是否会影响这一程序的运作方式?

李律师答:
由于您的伴侣合法进入美国、是签证逾期逗留,与美国公民结婚(我假设您是美国公民)将成为他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一种方式。当然,婚姻必须在各方面都是真实的—否则,你们俩都可能分别处以25万美元罚款和5年监禁。

3. 持过期签证在美国,回国之前需要做些什么?

是不是只要买一张机票回家就可以了,还是需要像来这里时一样填写一些表格?

李律师答:
一般来说,持过期签证在美国的外国人可以购买机票并返回母国,如果没有其它因素,不会遇到太多麻烦。他/她可能必须在机场填写一些信息,但是国安局(DHS)通常不会阻止任何签证已经过期想离开美国的人。

大纪元2019年11月22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我需要什么证据证明没有工作,不必报税? 2. 入境美国后何时申请H-1B转换雇主更安全? 3. 驱逐出境后如何申​​请重新入境

1. 我需要什么证据证明没有工作,不必报税?

在2016年和2017年期间,他没有工作。他于2018年首次报税。他是I-864经济担保书的担保人,我们需要证据证明他2018年前没有工作(我们收到移民局补充材料的通知,要求提供2016年和2017年的报税单和证明文件)。有人告诉我可以要代报税人写一封信函,但我不知道怎么做。

李律师答:
您的担保人可以在交给移民局的声明信中解释,他为何在那两年没有工作,并提供证据证明他的陈述。例如,如果他那段时间在上学,那么通常他可以提供学生证的复印件和学校成绩单,或者他可证明他为其他人的报税家属。

2. 入境美国后何时申请H-1B转换雇主更安全?

我目前是H-1B工作签证、为雇主A工作已超过一年。我在2019年6月收到了雇主B的工作机会。在雇主B开始转换我的签证之前,我在2019年7月上旬离开美国,出席家庭紧急事宜。在国外时,我用雇主A的申请拿到签证盖戳。签证的有效期至2022年止,它没有列出我的雇主姓名。请问我可以在入境美国1周内,立即开始转到雇主B名下吗?我计画在转换获得批准后才从雇主A辞职。请问:1.如果我在入境后1周内提出H-1B转换申请,移民局会认为这是欺诈吗? 2.如果转换被拒,我可以继续为雇主A工作吗? 3.走领事处理是否更安全?

李律师答:
如果雇主B在您回到美国一周之内启动了转换程序,您可能会担心。也许更安全的情况是直到您重新入境美国、领取了3张工资单后,再提交转换的申请。一般来说,只要申请人还没有转换到第二雇主,即便转换申请被拒,他或她也可以留在第一雇主名下。

3. 驱逐出境后如何申​​请重新入境

我于2011年被驱逐出境,并受到10年不得再入境的惩罚。请问我可以申请早一些重新入境吗?因为我有2个美国公民孩子,不久我将在那里跟孩子的父亲结婚,他是美国公民。

李律师答:
如果您准备就绪,您可以提交I-212表格事先申请递解后允许再入境的豁免。当然,您应该准备完整申请的文件,包括你所有的资产,还有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身份的家人,如果您的申请被拒,包括您在内的所有家人将面临的困难,以及您已做哪些积极正面的好事。如果您还因之前在美非法居留而受到惩罚,您还必须提交I-601申请、豁免不得入境的惩罚,豁免的主要理由是如果您的申请被拒、您的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的父母或配偶的生活,将遭受极端困苦。

世界周刊2019年11月17日刊登 1. 母亲申请祖母移民美国,有何注意事项? 2. 弟弟的家人在美国但他过去有犯罪纪录,移民会有多困难? 3. 母亲在哥哥的亲属移民案件没有批准前过世,我们现在能替哥哥做什么? 4. 考虑E-2条约投资者签证,但对L-1员工外派签证很有兴趣。

1. 母亲申请祖母移民美国,有何注意事项?

祖母高龄80现居中国。母亲是美国公民,想要申请祖母移民来美与我们共度余生。母亲想知道在程序开始前有何应考量事项,譬如:程序所需期间多长、有何步骤、有何责任。

李律师答:在不考量经济责任下的最佳建议,就是马上开始申请程序。在现今没有同情心的政府当局下,美国公民申请父母的移民类别可能被削减。最近被挡下的公共负担法规会导致亲属移民不只取决于有效的I-864经济担保书,亦包括多种可能对移民的年迈双亲不利的因素。公共负担新法是除了法院外无人可以控制的情况,所以在您母亲绿卡面谈时可能不再受到阻挠。至于责任的部分,政府当局倾向要强制执行经济担保的义务,意味着父母于五年内没有资格领取需经过审核的福利,且经济担保人须偿还父母领取需经过审核的福利,如紧急照护。整体流程约需一年或更短,它包含移民局审理I-130亲属移民申请的时间,以及后续全国签证中心及美国驻广州领事馆的流程时间。

2. 弟弟的家人在美国但他过去有犯罪纪录,移民会有多困难?

我的弟弟在1990年代曾因攻击店员致重伤而入狱三年,于此之后并无犯罪纪录。他照顾我们现居纽约持有绿卡的母亲(父亲已过世),已婚但配偶没有合法身分,三个小孩且皆为美国公民,老大很快将满21岁。我的弟弟于1995年时合法来到美国。

李律师答:您弟弟因曾犯涉及道德颓丧的罪,受到不得再入境的惩罚。他可能也被认定曾犯加重重罪,但最高法院于2018年已废止基于暴力犯罪的加重重罪,指称暴力犯罪的定义过于模糊。当初他是合法入境美国,所以虽然无法因母亲的申请而调整身分,他有可能藉由他年纪将满21岁的孩子替他申请调整身分。为了他过去的刑事犯罪,他需要因罪行而无法再入境的惩罚递交一份豁免的申请,故于申请调整身分的同时须递交I-601豁免的申请。于现行法规下,移民局于涉及暴力或危险罪行的裁决标准是要符合资格的亲属(美国公民或永久居留权的父母、配偶、子女)显示他们会受到极大或极不寻常的苦楚。他能否取得永久居留权将取决于移民局的自主裁量。

3. 母亲在哥哥的亲属移民案件没有批准前过世,我们现在能替哥哥做什么?

我的母亲于九年前替我已婚的哥哥提出申请,但于最近离开人世。该I-130申请仍在审理中,尚未获批。于母亲生病垂死之际,我的哥哥曾获准许赴美的签证并陪伴母亲直至往生。在丧礼结束后哥哥回到马来西亚。现在我们能做什么来维持本件申请案?我们不想在已投入九年时间之后从头来过,他们目前正处理2008年的案件。

李律师答:看起来您不太幸运,必须重新再来一次。若您的哥哥具备职业移民美国所需的技能,对于马来西亚出生的人而言,等待时间一点也不长。否则,您可以自行替您的哥哥重启申请程序,等待期间约为12年。您母亲的申请不符合人道主义考量的需求,因该申请于母亲离世前尚未批准。亦无法按另一项法规继续该申请案(若受益人于申请人死亡时居于美国,并继续居于美国,直到申请案批准为止,而您的哥哥仅是来美国的访客。

4. 考虑E-2条约投资者签证,但对L-1员工外派签证很有兴趣。

我们出生于中国,现持有格林纳达护照。我们考虑在美国做E-2类型的生意,但转念一想,想尝试像L-1类型可转成绿卡的签证。我持有本地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公司员工数150人,总收入约两百万美金。过去五年来,我任职公司之总经理职位。

李律师答:公司内部调遣的L-1申请除须证明美国公司现在或短期内将有效存在外,尚须该美国公司与中国公司间具备控股关系。对移民局而言,在规模150人的公司持有百分之三十股权不算控股关系,虽然相同情况于规模大很多的公司可能会有不同认定。若您和其他股东,对美国公司及对中国公司的持股比例大致相同,这样的关系可能得被认定符合L-1之目的。就我观察,通常L-1是其中一家公司为另一家公司所有,或两家公司被同一人或持股比例大致相同的同一群人所有,或两家公司被第三方公司所有。控股关系通常是百分之五十以上。

刊登于2019年11月17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信箱上(剪报)

大纪元2019年11月8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我有一场跟车祸相关的民事诉讼。请问如何在N-400入籍表格中填写 2. 丈夫在某些年不必纳税,我是否应该不用对I-864经济担保书的第6部分问题19.b和19.c作答? 3. 我是专科医生,不打算在美国从事医疗/卫生职业,不需要国家医学检查委员会的资格证书

1. 我有一场跟车祸相关的民事诉讼。请问如何在N-400入籍表格中填写

由于警官打错名字,罚单随后被取消了。警官误把我丈夫的名字写上、而不是我的。

李律师答:
民事诉讼与入籍程序无关,因为它不是刑事诉讼,而刑事诉讼才是确定公民身份的重点。交通罚单是另一回事。您需要对第12部分的问题23回答「是」,并在方框29中解释罚单不予受理的情况。为慎重起见,建议获取一份处置副本,可以将放入申请中递交或面谈时带去。

2. 丈夫在某些年不必纳税,我是否应该不用对I-864经济担保书的第6部分问题19.b和19.c作答?

在2014年和2015年期间,我丈夫没有工作,他在上学。他于2016年开始工作,第一次报税。那么我们应该在问题19.b和19.c(I-864表的第6部分第6页)上写「0」(零)还是将它们留空?我试图做一些研究,但我读到有人写了「N/A不适用」,但我的电脑Pdf程序不允许我写字母,而只能写数字。

李律师答:
您的丈夫可以对这些问题填0(零)。您的丈夫应附上一份解释,说明他为何没有工作、若他已毕业可附上学位证明。

3. 我是专科医生,不打算在美国从事医疗/卫生职业,不需要国家医学检查委员会的资格证书

像营养学家、医学转录师或药剂师那样,请问我该如何回答D-260表格中的问题?问题是,「您是外国医学院的毕业生、正寻求在美国提供医疗服务,但尚未通过国家医学检查委员会的考试或同等效力的认定」。

李律师答:
由于您不打算在美国从事需要美国国家健康检查委员会或同等效力的机构认定的医学/健康职业,因此您应该对问题回答「否」,因为您不打算在美国进行医疗服务。

大纪元2019年11月1日及Lawyers.com刊登的移民法律问答 1. 我的类别从F-2A永久居民申请未成年子女更改为F-2B未婚成年子女,并且收到了美国签证中心(NVC)的欢迎信。 2. 旅游签证 3. 工资单可为研究生就业的证明吗?

1. 我的类别从F-2A永久居民申请未成年子女更改为F-2B未婚成年子女,并且收到了美国签证中心(NVC)的欢迎信。

因为我超龄,他们更改了我的类别,他们给我们发送电子邮件,说他们正在处理我的签证并将安排面谈。所以我可以通过面谈,获得签证吗?我听说有人接到面谈通知,但由于超龄而被拒了的事。我的父亲是永久居民、但不是公民,因此是否有儿童身份保护法案(CSPA)保护我,因为我必须和父母在一起。

李律师回答:
您是否可以通过面谈的决定性因素在于您是否会被(美国移民局)考虑年龄为小于21岁。当排期日期到了,你的年龄就会被冻结(固定)下来。在移民局批准I-130亲属移民申请前,等待的那段时间也可以从你的年龄中扣除。如果扣除后,你的计算年龄未满21岁,你就可以以F-2A类别(永久居民申请未成年子女)移民美国。

2. 旅游签证

我在持学生签证时,在当地一家酒吧打工一个月、赚点额外收入。离开美国后试图返回,但因为我曾工作过而被拒签。一年后,我再提出申请,但由于跟国内联系不足而被拒绝。三年后,我再提出申请,并尝试不回答那个问题,但再次被拒绝。那时我才21岁。现在我30岁、从事护士职业。您认为我应该再申请并且诚实作答吗?

李律师回答:
诚实是最好的应对政策。不能保证您是否能获得旅游签证,因为这取决于美国领事官员的酌情决定,但是您看来生活有了改变,有更多理由会返回祖国。与母国的联系和密切性通常是B1/B2旅游签​​证的决定性因素。祝您好运!

3. 工资单可为研究生就业的证明吗?

我是研究生、拿到实习(OPT)签证,在酒店从事固定/额外工作。我的雇主不能以书面形式向我承诺工作时间,但下个月起我被安排每周工作40小时。我可以用工资单作为工作证明吗?因为他们不能保证每周20个小时的书面证明,但是他们告诉我,我每周至少有30个小时工作(他们在那里工作了4年,从没见过少于20小时的固定员工)?工资单能作为工作证明吗,显示我每周工作40个小时?

李律师回答:
研究生OPT实习只要求个人每周在与专业相关的领域工作20个小时。我认为您用工资证明每周20个小时没问题。我注意到大多数工资单还有一部分显示工作小时数。当然,这也不是必须的,因为只要知道时薪,就能知道大概的工作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