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伦文章: 企业家假释计划回来了

世界周刊2021年6月27日移民专页刊登 (剪报)

目前,拜登正在恢复企业家假释计划-有些人错误地称其为EB-6计划,但称呼不太准确。前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局长弗朗西斯西斯纳(L. Francis Cissna)于2018年4月自吹自擂地向爱荷华州参议员查尔斯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说美国移民局那时未批准任何假释的申请。该计划于2017年1月以监管方式首次引入,于2017年7月生效,但在川普政府和国土安全局的反对下,国安局于2018年提出拟议法规,欲将其完全删除,但此删除从未完成。

现任代理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局长特雷西雷诺(Tracy Renaud)表示:“美国的移民拥有悠久的创业,辛勤工作和创造力的历史,他们对我国的贡献非常宝贵。国际企业家假释计划与我国欢迎企业家的精神紧密结合,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鼓励有资格的人利用此计划”。根据该规则,国安局可以利用其假释权给予外国企业家一定的授权逗留期,这些外国企业家要证明在美国的期间将通过其商业活动提供重大的公共利益,因此值得对他们给予有利的自由裁量权。准予假释的企业家仅有资格为其初创的企业工作。受抚养的家庭成员也有资格获得假释,但没有工作特权。每个初创的实体最多可授予三名企业家假释身份。

申请人必须证明他们,过去五年他们拥有在美国初创企业的大部分所有权权益,企业具有快速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的巨大潜力;并在企业成立之初扮演一位核心和积极的角色,对企业的成长和成功提供了实质性的帮助;并通过表明初创企业已从某些合格的美国投资者那里获得了巨额资本投资,并根据他们作为初创企业的企业家身份,会在美国提供重大的公共利益,这些可从他们的初创实体已收到某些具有成功投资记录的合格美国投资者那里获得了大量资本投资的证明;或初创企业已从联邦、州或地方政府实体收到定期提供此类经济发展、研究和开发或创造就业机会的重大奖励或赠款(或通常给予初创企业的其他类型的赠款奖励);或者它们部分满足了前两个要求中的一个或两个,并提供了额外的可靠和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初创企业具有快速增长和创造就业的巨大潜力。

通过符合资格的美国投资者进行投资获得资格的企业家,必须在提交假释申请前的18 个月内收到250,000 美元; 如果通过政府机构提供100,000 美元的赠款或奖励;如果仅部分满足上述两个条件之一,则可以提供其他可靠且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初创企业具有快速增长和创造就业的巨大潜力。

世界周刊2021年6月6日刊登 1. 我丈夫的绿卡正在申请中,我需要签证吗? 2. 丈夫的绿卡申请正在审理中,我能否获得F-2签证? 3. 已被驱逐出境的人若刑事案件被撤消,那么回美国的机会如何﹐需要多长时间? 4. 学生签证持有人,为外国公司工作(每周少于10个小时),是否违反任何规定? 5. 绿卡上没有名 6. 如果我获得学习驾驶证,是否会影响我的N-400入籍申请流程?

刊登于2021年6月6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上(剪报)

1. 我丈夫的绿卡正在申请中,我需要签证吗?

我有J-1签证,我丈夫有F-1签证。他正在申请绿卡中。他的PERM申请目前在审理中。我是否需要保持身份(1)在我们递交I-485后﹐或(2)在递交I-485之前?保持(maintain)身分到底是什么意思?没有签证离开美国是否属保持身份?还是我需要有J-1或F-2签证?如果我们可以在我的J-1到期前递交I-485,那么在I-485待审核期间,我是否可以在没有有效签证的情况下留在美国?

李律师回答﹕
保持身份仅与当事人在美国时的身份有关。移民局对在美国境外的人没有兴趣。你为了要申请I-485调整身份,您必须人在美国。如果在美国,则要求您在申请I-485之前必须保持合法身份。递交I-485申请后,您可以选择保持非移民身份,也可以选择靠I-485的申请合法地留在美国。我假设您的J-1签证不受需回国居住两年要求的限制。如果你受回国居住两年的限制, 则没有资格申请I-485, 除非你有回国居住两年的豁免。

2. 丈夫的绿卡申请正在审理中,我能否获得F-2签证?

我丈夫的PERM申请正在审理中。他目前正以F-1 OPT身份工作。我目前是J-1身份。我的J-1到期后,我想申请F-2。我丈夫的OPT或他待审的PERM申请会阻止我获得F-2签证吗?

李律师回答﹕
如果您要在美国转换身份,只有你的J-1不属于需回国居住二年的情况下。您所描述的情况﹐如果考虑在美国领事馆或大使馆获得F-2签证,或许有困难获得签证。除非您的丈夫有资格申请STEM OPT或有STEM OPT,否则领事官员可能不愿发签证给你,因为您的丈夫应该很快要返回祖国,且官员可能不希望鼓励他留在美国。

3. 已被驱逐出境的人若刑事案件被撤消,那么回美国的机会如何﹐需要多长时间?

我10年前被驱逐出境,现在我想撤消刑事指控,一旦完成后,我可以回到美国吗?

李律师回答:
如果由于判决错误而撤消刑事案件,不仅可以帮助当事人符合移民美国的条件,还可消除刑事指控的污名,让他/她处于在被指控之前的相同移民条件。如果他/她没有永久居民身份,他/她仍然有返回美国的理由。如果该当事人以前是永久居民,且这是唯一受到的惩罚,他/她应与国土安全部接洽,商讨返回美国的必要程序。

4. 学生签证持有人,为外国公司工作(每周少于10个小时),是否违反任何规定?

我是F1签证持有人﹐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

李律师回答:
从事这种工作是否构成未经授权而工作,这点并不很明确,因为如果您不能工作的话,外国公司可能会雇用一名美国工人来完成您的工作。如果您的工作需要人在美国的工作场地进行,那么问题就更加复杂了。如果不是这样,若外国公司向您的海外帐户付款,则可能不会出现可预见的问题。

5. 绿卡上没有名

我护照的名字叫“ XYZ”,姓氏栏空白。绿卡上的名字却为“ No name given(没有名)”,而姓氏为“ XYZ”。它会在我旅游的时候﹐尤其是在美国的移民入境关口﹐给我带来任何问题吗?

李律师回答:
你在旅游和通过美国入境关口可能会遇到麻烦。您可能需要在美国入境关口进行第二次检查时解释你的情况。我假设只要这两份文件上的出生日和出生地相同,尽管移民边境局(CBP)在第二道检查您的移民历史时,可能会等待很长时间,您最终都将通过检查的。

6. 如果我获得学习驾驶证,是否会影响我的N-400入籍申请流程?

我搬到另一个州,但没有更新我的州身份证,我想知道若拿到学习驾照﹐是否会影响我的N-400入籍程序?我搬到新的州后申请入籍的。

李律师回答:
您在申请入籍的州拿到学习驾照是一个好主意。您可以在入籍面谈时显示此信息,进一步证明您实际上住在你申请的州内。我假设您搬到新的州后90天或更的长时间才递交你的入籍申请,或者这两个州都由同一个移民局办公室负责。

李亚伦文章: 移民新闻-即将接受来自中国的新学生及远程学习的指导,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EOIR重新开放,2021年H-1B注册登记量创新高,社会安全局(SSA)不再发出号码对不上的信,企业家假释计划回来了﹐扩大生物特征识别被否决﹐拜登移民合法化的备份计划,与全国签证中心NVC打交道的提示。

准予来自中国的新生入学及远程学习的指导:

根据对中国地区的冠状病毒(COVID)禁令,来自中国的外国学生除非能够证明他们在入境美国之前已经在非禁令国家停留过14天,否则通常禁止入境。该政策已于2021年4月26日更改,同时美国国务院宣布从2021年8月1日起对所有旅行符合国家利益的学生﹐给予例外(NIE),包括来自中国持有效F-1和M -1签证﹐打算开始或继续学习学术课程的学生,而且他们无需联系大使馆或领事馆寻求个人的国家利益例外(NIE)就可以旅行来美﹔他们并可以在学业开始前的30天内入境美国。申请获得新签证的学生﹐若无其他不符的资格,将被自动考虑符合国家利益的旅行资格。其他相关的新闻,包括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于2021年4月26日向所有学生和交流访问者项目(SEVIS)的用户发送一条消息,称2021-22学年将继续延长使用2020年3月的学习指南。该指南允许学校和学生能够进行超出法规限制的远程学习,该指南并适用于2020年3月9日在美国学校积极注册就读并遵守非移民身份条款的非移民学生。他们可以将在线课程﹐即使超出法规限制﹐计入完整的学习课程中。

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EOIR重新开放:

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EOIR)宣布,先前关闭的移民法院﹐包括美国纽约市在内的多个移民法院将于7月6日开始开庭审理非拘留案件,这是星期二﹐因为独立日是星期日﹐星期一7月5日为官方休假日。该通知说,所有移民法院将采用与病毒有关的联邦最佳防疫政策,举行有限的听证会。近期﹐非拘留案件在法院关闭期﹐通常将听证通知一直延期﹐因为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EOIR宣布的延迟开庭日期总是晚于听证会的日期。现在,受影响的律师和答辩人必须更加注意上庭通知。

2021年的H-1B注册登记量创新高:

2021年5月10日《纽约时报》上发布的DealBook通讯新闻显示,今年申请85,000个工作签证配额的H-1B注册量高达308,000名。这是创纪录的申请量,因为2019年约有201,000名申请人,2020年有275,000名申请人。这也意味着公司的候选人大约只有四分之一的机会被选中。因此,若律师楼或申请的公司对为什么没有更多的申请人被选中而感到困惑,这就是原因了。解决方法显然是必须给予更多的H-1B配额﹔尤其事实已证明,大多数H-1B受益人并没有拿走美国员工的工作(请参阅Innova Solutions控诉Baran案,第19-16849号(2020年第巡回法庭案) ),但在拜登政府中,工会的呼声和国会普遍缺乏同情心,不太可能再发生这种判决。对外包H-IB专业工作不感兴趣的公司,最好的解决方案可能是不再依靠每年获取新员工的方式,而是鼓励他们赞助目前的H-1B员工申请永久居留权和/或偶尔对年度表现良好的员工提供相符的加薪以及其他津贴和住宿金等方式来留住他们。

社会安全局不再发出与其记录不匹配的信:

社会安全局(SSA)将不再向雇主发出与其记录不匹配的信,此信让雇主成为SSA的调查对象,并让雇主解雇那些无法迅速提供移民身份记录的雇员。 SSA在最近的通知中,解说此信的历史,说从2019年3月起该局在查验雇主提交的W-2时﹐若发现至少有一个或多个名字或组合与SSA的记录不匹配,开始向雇主发出不匹配的信,信上说“目前,我们正在停止使用EDCOR [雇主的教育信函]信函,而著重于使雇主能够更好,更轻松,更方便地以电子方式提报工资” 。不匹配的信对于移民执法局(ICE)而言,则是收到此通知使其产生必须调查该差异的责任,因为若不采取行动是对未经授权的雇佣情况的认同。由于SSA记录的不准确,使得不匹配信的政策受到进一步的批评。

企业家假释计划回来了:

令人高兴的消息是,拜登正在恢复企业家假释计划-有些人错误地称其为EB-6计划,前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局长弗朗西斯西斯纳(L. Francis Cissna)于2018年4月自吹自擂地向爱荷华州参议员查尔斯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说美国移民局那时未批准任何假释的申请。该计划于2017年1月以监管方式首次引入,于2017年7月生效,但在川普政府和国土安全局的反对下,国安局于2018年提出拟议法规,欲将其完全删除,但此删除从未完成。现任代理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局长特雷西雷诺(Tracy Renaud)表示:“美国的移民拥有悠久的创业,辛勤工作和创造力的历史,他们对我国的贡献非常宝贵。国际企业家假释计划与我国欢迎企业家的精神紧密结合,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鼓励有资格的人利用此计划”。根据该规则,国安局可以利用其假释权给予外国企业家一定的授权逗留期,这些外国企业家要证明在美国的期间将通过其商业活动提供重大的公共利益,因此值得对他们给予有利的自由裁量权。准予假释的企业家仅有资格为其初创的企业工作。受抚养的家庭成员也有资格获得假释,但没有工作特权。每个初创的实体最多可授予三名企业家假释身份。

申请人必须证明他们在美国初创的企业,于过去的五年他们拥有大部份所有权权益,并具有快速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的巨大潜力;并在企业成立之初扮演一位核心和积极的角色,对企业的成长和成功提供了实质性的帮助;并通过表明初创企业已从某些合格的美国投资者那里获得了巨额资本投资,并根据他们作为初创企业的企业家身份,会在美国提供重大的公共利益﹐这些可从他们的初创实体已收到某些具有成功投资记录的合格美国投资者那里获得了大量资本投资的证明﹔或初创企业已从联邦、州或地方政府实体收到定期提供此类经济发展、研究和开发或创造就业机会的重大奖励或赠款(或通常给予初创企业的其他类型的赠款奖励)﹔或者它们部分满足了前两个要求中的一个或两个,并提供了额外的可靠和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初创企业具有快速增长和创造就业的巨大潜力。通过符合资格的美国投资者进行投资获得资格的企业家,必须在提交假释申请前的18 个月内收到250,000 美元; 如果通过政府机构提供100,000 美元的赠款或奖励; 如果仅部分满足上述两个条件之一,则可以提供其他可靠且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初创企业具有快速增长和创造就业的巨大潜力。

扩大生物识别规则被取消:

2021 年5 月7 日星期五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 宣布撤回要求每个人都做生物识别/打指纹﹐甚至经过改善的生物识别技术的拟议规则,此规则包括眼部扫描和一些去氧核糖核酸的DNA 测试,它不仅适用于申请人,还适用于请愿人和经济担保人。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通知称,该规则“将通过取消年龄限制来扩大移民部门权限和收集生物识别信息的要求;除非国土安全部豁免或免除生物识别信息的要求﹐要求每份申请或与任何移民或入籍福利或请求相关的申请人、请愿人、担保人、受益人或其他个人提交生物识别信息,……”

拜登合法化的备用计划:

如果民主党不能在参议院获得 60 票,民主党似乎正在考虑通过预算和解(budget reconciliation)来推动一份修订的移民方案。和解- 由 1974 年的国会预算法案创建-允许加快审议某些税收、支出和债务限制的立法。在参议院,和解法案不会受到以冗长发言进行阻挠议事的手段(filibuster),而且修正案的范围有限,这为制定有争议的预算和税收措施提供了真正的优势。 《国会预算法》允许使用和解立法来改变支出、收入和联邦债务的限额。据《纽约时报》2021 年 5 月 4 日报导,该备用计划将使大约或少于800 万的无证移民合法化。其中包括给梦想生、获得临时保护身份( TPS) 的人以及近 100 万农场工人的合法身份。南希佩洛西上个月支持使用和解的方法,理由是“移民对我国的预算影响”,另外华盛顿参议员帕蒂墨菲,是第三位民主党出来支持这种方法的参议员。和解需要议员伊丽莎白麦克唐纳的同意,此政策的改变对产生预算产生的影响不仅仅是偶然的。研究人员从过去的先例中发现,移民政策的改变允许成为预算协调方案的一部分,并且他们正在计算总计数百亿美元的移民提案的预算效果。共和党人当然不同意任何关于移民的事情,他们说拜登需要先解决边境发生的事情,然后才能对移民做任何有意义的事情。民主党人的设想是冒险的,但如果成功,将实现拜登总统的许多移民目标。

与全国签证中心打交道的提示:

以下是国务院在 2021年4月16日美国移民律师协会( AILA)举行的春季虚拟频道会议上的一些提示。

‧ 因紧急情况需加快面谈的案件,请通过 nvcexpedite@state.gov 提出请求。当 NVC 收到请求时,将联系领事官员来确定案件是否符合加快的条件。案件在 NVC必须是排期已到,且案件当事人有明确的请求理由。请求者应收到自动请求答复和回应的时间范围。但若反复询问则会减慢进程。

‧ 当您没有文件或无法获得时,该怎么做?请在 NVC网页点击“拿不到文件”,并在提供的上载处提供说明,以将案件改成文件已完成的阶段。日后当事人应该能够将文件透过领事电子申请中心系统( CEAC)上载递交领事馆。

李亚伦文章: 移民新闻 – 移民法院案件流程的变更; 疫情时间未经公证的宣誓书样本; 申请人入籍时要如何保持F-2B移民类别-请移民局确定一个总办事处; 今年的H-1B电脑专业案件处理

移民法院案件流程的变更

2021年4月2日新修订的EOIR(移民检查执行办公室)政策备忘录“移民法院案件流动的程序”,与2020年11月30日的前一份备忘录相比,有了很大的改进,后者迫使受影响的代表律师﹐即使对移送出境提出质疑,在2020年12月1日至2021年4月1日期间要把最初的请诉与移民救助的申请放在一起。这个案件流程的新趋势是取消大多数移民法院的见庭听证会的日期(没有被拘留的案件的律师要在听证会的十五天前递交代表律师的案件),发送调度命令﹐要当事人提交进一步文件。这两个备忘录的区别在于,11月份的版本确定了递交书面诉状﹐移送出境指控有关的任何证据和任何申请表格的截止日期。它迫使律师不仅要做许多的工作,而且要牢记申请表中的内容,确保内容不会与被诉人不被移送出境的书面诉状相抵触。而新政策首先需确定是否可移送出境的问题,使得案件更加公正。见庭听证会日期取消后,法院现在必须发出30天的调度令,要求以书面形式提出诉状以及与移送出境指控有关的任何证据。当事人可以提出动议,要求进行见庭听证会或延长递交文书的截止日期。法院收到有关移送出境的书面诉状和证据后,当事人双方有20天的时间向法院作出回应。此后,移民法院首先会决定移送出境的问题,发出调度命令提交有关移送出境的其他补充文件或证据的截止日期,或安排一个移送出境的听证会。当移送出境确立时,法院将向当事人发送书面的移送出境判决书和调度命令﹐其中规定申请人寻求的任何救助申请的截止日期,以及支持文件﹐通常此最后期限是从移送出境控诉确认之日起60天。

4月份的政策备忘录允许律师对移送出境提出质疑﹐让他们不受压抑,因为他们的客户若不应被移送出境﹐没有必要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大量工作。

疫情时间未经公证的宣誓书样本

众所周知,在任何程序中﹐公证过的宣誓书要比未公证的宣誓书具更大的重量。但是在疫情时期,要进入大楼与公证人会面,只为了做一份或多份公证文件﹐确实让人犹豫不决。这方面要如何处理呢?我们不知道其他律师楼的做法,但我们建议客户不一定要做公证,但鼓励他们在宣誓书中加入下面措辞:“依美利坚合众国的法律,我证明,宣誓﹐并确认,本宣誓书中提供的信息是完整,真实和正确的﹐否则我会受到伪证的处罚。”请注意﹐该措辞取自移民局G-639信息/隐私自由法的申请表格中。

申请人入籍时要如何保持F-2B移民类别-请移民局确定一个总办事处。

人们入籍,但可能不利于成年子女等待移民美国的案件。过去他们以绿卡身份为21岁以上的未婚子女提交F-2B移民类别的申请,但他们入籍后,自动将申请类别从F-2B转至F- 1美国公民的成年子女,这些子女可能会多等待一年或几年的时间。根据目前2021年5月的签证配额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墨西哥和菲律宾除外)出生的人,在2015年8月15日之前提交的F-2B申请都有移民签证配额,而F-1类别仅有在2014年10月22日之前提交的申请案才有配额。幸运的是,《儿童身份保护法》第6条规定成年子女有不参与的条款,允许他们选择不参与而保留F-2B的类别。不参与条款要求儿子或女儿向“司法部长/总检察长”提交书面陈述,要求选择不参与这样的转换类别(或如果发生了这样的转换,可取消这种转换)。然而这个问题仍然存在–到底要通知谁呢?移民用语中的“司法部长或总检查长”通常是指国土安全局,这个案件指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组成部分,但困难在于,没有一个总办事处可进行通知。因此,我们对移民局的建议是-请确定总办事处的单位。大多数用纸张申请的I-130案件,在待审案件时期要适当地传达信息几乎是不可能的。对已批准的申请案,批准服务中心不希望再与该案件有任何关系,因为它已经批准了申请案。对已转移到海外的案件,移民局海外办事处已基本关了门。因此,向美国移民局的大多数请求都无法得到答复。据我们所知,人们提供了证明给美国移民局﹐或全国签证中心,或亲自带文件去美国领事馆和大使馆的移民签证面谈,希望这样就足够了。然而美国移民局若能制定一套人们可以遵循的程序将很有帮助。

今年的H-1B电脑专业案件处理

世界周刊2021年5月30日移民专页刊登 (剪报)

今年的H-1B电脑专业案应使律师从业人员更容易处理些,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有那么多的补材料(RFE)通知和拒绝信。移民局于2020年6月17日的政策备忘录融合并废除了先前两份与雇主-雇员关系及涉及第三方网站的合同和行程的需求的
政策备忘录,以及一个关于什么是专业职业的案例Innova Solutions 对抗Baran的胜诉案(19-16849号﹐2020年第九巡回法庭),带来了以下情况:

‧政策备忘录(PM) 602-0114,“撤销政策备忘录”,它废除了2010年1月8日备忘录-“确定雇主与雇员的关系以裁决H-1B申请,包括第三方工作地点的安置(参考AFM第31.3(g )(16)章,第270页/ 6.2.8(AD 10-24)”和2018年2月22日的“涉及第三方工作地点的H-1B申请其合同和行程的需求,PM-602 -0157。”根据2020年备忘录–

‧在裁决劳资关系是否存在时,官员应考虑申请人是否满足8 CFR 214.2(h)(4)(ii)条款中“雇用,支付,解雇,监督或控制工作”中的至少一项因素。 ”备忘录说,H-1B申请人必须提交LCA(劳工情况调查表)以及一份申请人与受益人之间的任何书面合同的副本,或者如果没有书面合同,则必须提供口头协议的条款摘要,视这些文件的内容而定﹐是否建立了劳资关系。

‧申请人有举证责任,以确保在递交申请时申请人是真诚的提供工作,并且会雇用受益人从事一份专业工作。如果申请人的证明和附带的证明文件符合标准,官员不应要求提供其他的证据,而应批准该申请案﹐只要这些证据已满足所有其他资格的要求。

‧H-1B申请人不需要提交申请人和第三方之间的合同和法律协议。

‧尽管申请人可以选择提供特定的日常任务﹐但不需要此类证据来确定该职位属于专业职位。

‧官员可以将批准的H-1B申请有效期限缩短,但是这样的判决必须附上为何有效期受到限制的简短说明。

‧Innova Solutions 对抗Baran的控诉案,诉讼问题在计算机程序员的职位是否属一个专业职业。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在拒绝这份申请案中引用的权威资料来自《职业展望手册》(OOH),移民局指出:“大多数计算机程序员都拥有计算机科学或相关学科的学士学位。” OOH还将要进入计算机程序员的职业﹐学士学位是“大多数员工需要有的典型教育水平”。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抓住以下OOH段落, 说:“然而,某些雇主雇用具有副学士学位的员工”,说“ OOH并没有说一个学士学位或特定专业的同等学历是进入该职业的一般最低要求”,并且“ OOH还表明雇主重视具有经验的计算机程序员,这些经验可以通过实习职位获得。” H-1B法规和规章承认一个专业职业是这个职位需要“在理论上和实践中应用高度的专业知识”,而且“ 一个学士学位或更高学位或同等学历通常是从事该职业的最低要求”。第九巡回法院断然拒绝了政府引用第一巡回法院关于专业职业的争辩,支持“通常”并不表示“总是”,这些字像“典型”和“最”等词不能与“通常”一词分开。 ”法院说:“按照OOH,通常需要的,按照监管标准,和通常要求的是弄不明白的。 “典型地”和“通常地”是同义词。 ”另外,“尽管从理论上讲,在通常,大多数和典型之间,都有一些空间﹐这空间充其量只能是极小的分子,不够让美国移民局试图要分开它们。 ”

‧作出此判决后,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在2021年2月3日发布了一份政策备忘录,PM-602-0142.1“撤销2017年政策备忘录PM-602-0142”,废除2017年的指南, “ 撤销2000年12月22日《关于H-1B计算机相关职位的指导备忘录》,它曾说,与计算机有关的案件是专业的推定不再有效。

本年度的H-1B配额季节,3月份被选中的申请人必须在2021年6月30日之前递交申请文件,接下来的几个月将说明移民服务局的补材料通知(RFE) /被拒案是否最终将脱离计算机行业。

世界周刊2021年5月30日刊登 1. 递交了I-539表格,但240天快要到了,移民局还没有答案?现在要做什么? 2. H-4签证持有人已超龄﹐有什么选择? 3. 递解程序中更新工作许可证

刊登于2021年5月30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上(剪报)

1. 递交了I-539表格,但240天快要到了,移民局还没有答案?现在要做什么?

早在2020年9月,因为疫情, 无法回去,我就递交了I-539表格申请延期身份。查看案件状态得知还在等候处理,但是240天的时间快到了,除了等待打指纹通知外,没有听到任何其他回应。我现在应该离开吗?在案件尚未作出决定前离开,我将面临什么影响﹖

李律师回答﹕
很难说如果你现在离开美国会发生什么。我假定您递交申请延期六个月(180天)。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认为,如果预定停留时间超出您的要求,即使第一个申请仍在审理中,您也应提出第二次延期申请。也许此时更好的方法是在离开美国之前申请延期。通常,在等待延期期间离开美国的人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我不确定答案是否适用于离开时已超过待审案要求的时间。

2. H-4签证持有人已超龄﹐有什么选择?

我是居住在纽约州的加拿大公民。我在这里是H-4签证。我最近发现我快超龄﹐不可再使用H-4签证了,因为我这个月将满21岁。我的选择有那些﹖有什么方法可以留在美国?我在考虑将我的H-4签证转换成F1签证。我也考虑调整身份,因为我的伴侣和我想结婚。

李律师回答﹕
您已经提到因超龄可以留在美国的两种最可行的方式。我们通常建议转换为F-1学生签证,除非有其他更可行的选择,例如与永久居民﹐美国公民或具有长期身份的非移民结婚。请注意,如果您想短期内留下来,可以申请转换为B-2旅游的身份。

3. 递解程序中更新工作许可证

我想聘请律师处理我的递解程序﹐同时更新我的​​工作许可证。

李律师回答﹕
假设您的申请案仍在待审中,让您有资格获得工作许可,那么您应该能够在递解程序进行中更新它。全国各地都有移民律师–大多数具有移民法执业的律师都属于美国移民律师协会的会员。

我们律师楼的一个1-212豁免案赢得发回重审,使申请人得以递交I-601A豁免的申请,移民行政上诉办公室(AAO)在详细审查了我们的I-212豁免及上诉时所提供的证据后﹐判定美国移民局在其最初的拒绝中所依赖的某些观点不恰当。

亲爱的读者们,

附件的是我们刚收到由行政上诉办公室(AAO)将此案发还总部外办事处主任的一个非先例判决,它涉及了申请重新入境许可的有条件I-212豁免案,以允许申请人提交临时豁免非法居留的I-601A申请。该判决中,AAO考虑了申请人在初次申请中以及上诉中提出的所有证据,包括逃庭和多次移民违规的不利因素,并注意到申请人对虚假陈述而受到不得再入境的惩罚提出异议。

AAO将此案从头审查,它表示由于申请人表明他将离开美国申请移民签证,因此无需测定他是否因虚假陈述而不得再入境-因为国务院会确定申请人的资格;而有最终移送出境令不应构成行使自由裁量权的不利因素,因为拥有最终法令是申请重新入境许可的前提;而办事处主任对申请人的非法打工给予了负面影响,尽管申请人承认非法打工也纳了税﹐这些应为正面因素,但却没有对他的工作和多年的报税给予有利的判决;该判决似乎也没有完整的处理有关申请人家人生活困难的证据;主任没有考虑申请人的困难也错了﹐正面因素也还应该包括申请人对法律和秩序的尊重,良好的品格,对家庭的责任以及他成为合法永久居民的可能性。

AAO对所有的因素给予仔细的审查﹐因而应该鼓励申请人在申请和上诉时应尽可能的包括多项良好品行的证据。


李亚伦敬上

世界周刊2021年5月9日刊登 1. 我的未成年兄弟可以和父母一起移民吗﹖ 2. 永久居民为成年未婚的女儿递交了I-130申请。可以在I-130审理期间为她申请工作许可证吗﹖ 3. 我可以取消I-130亲属移民的表格吗﹖ 4. 父亲的假婚姻会影响他移民吗﹖5. 我的I-130亲属移民案正在审理中﹐可以申请学生签证吗?

刊登于2021年5月9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上(剪报)

1. 我的未成年兄弟可以和父母一起移民吗﹖

我是美国公民,想带我的父母来这里。他们有一个19岁的儿子。如果我为父母申请绿卡,并获得绿卡,他们是否可以将我未成年的弟弟一起移民过来?还是他们必须另外为他申请?我父母申请我弟弟时﹐是否需要提供他们的收入证明?我父母申请弟弟要等多久?如果在申请过程中他年满22岁,父母还能为他申请绿卡吗?

李律师回答﹕
你申请父母﹐他们就归类为你的直系亲属﹐此种类别不能带家属。因此,他们中的一位或两位移民后才可以开始为他们的儿子申请并提供担保。他们申请儿子时必须证明他们有收入,但他们也可以使用同住的家庭成员或共同担保人的收入来担保儿子。假设您的父母移民过来了,在申请儿子的签证期间,你弟弟在21岁之前有开放的签证配额,那么他的等待时间大约为1到2年。如果永久居民申请未成年子女F-2A的类别在你弟弟满21岁以后(即使算上《儿童保护法》(CSPA)的年龄调整)才有签证配额,他的案件将变成F-2B永久居民成年子女的类别,此类别目前有5 年半的积压期。

2. 永久居民为成年未婚的女儿递交了I-130申请。可以在I-130审理期间为她申请工作许可证吗﹖

她人在美国﹐持旅游签证。我可以为她申请工作许可证让她在等待I-130批准期间工作吗﹖

李律师回答﹕
你申请女儿的类别属永久居民的成年未婚子女F-2B类别。目前对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出生的这种类别﹐移民签证递件排期仅排到2016年6月15日前申请的案件﹐可以递交I- 485申请调整身份。工作许可证只能在有签证配额的情况下递交。因此,很遗憾,您的女儿将无法获得 工作许可证。请注意,仅递交I-130申请,也不能让她合法地留在美国。

3. 我可以取消I-130亲属移民的表格吗﹖

李律师回答﹕
只要受益人还没有移民到美国,申请人就可以取消或撤回I-130的表格。请注意,即使案件被取消或撤回﹐并不意味着申请人或受益人可以合法地声称从未递交过申请。

4. 父亲的假婚姻会影响他移民吗﹖

我正在为我的父亲申请移民。他在美国非法居留14年后﹐被移民法院下令离境﹐他已离开美国10年了。他和一位美国公民结婚,但他们没有完成这个程序。

李律师回答﹕
假设您的父亲除了在美国非法居住超过一年或一年以上外,没有受到其他任何的禁令,只要他的经济担保没有问题,他应该能够移民。他可能会被问到有关他与美国公民的婚姻,因为有过假婚姻将是永久性的禁令。

李律師回答﹕

從你的問題來看﹐我想你是想向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申請轉換為F-1學生的身份。移民局的I-539轉換或延期身份的表格﹐問到是否曾經有人為您遞交過移民的申請。回答“有”﹐可能會導致移民官員懷疑您的非移民意圖,因為申請學生簽證﹐必須只有非移民的意圖。我們有一些此類的申請過去曾獲得批准。有人曾為你提交移民申請並不會對你不利﹐除非你申請移民簽證或調整為永久居民的身份。不論你的I-130申請是否批准﹐或仍在審理中﹐不會改變你在表格上有關移民申請問題的答案。

5. 我的I-130亲属移民案正在审理中﹐可以申请学生签证吗?

我人在美国﹐哥哥于2020年6月为我提交一份I-130申请﹐正在审理中。我将于2021年秋季入读一所非常有声望的学校。如果到8月份我的I-130还未批准,移民局会允许我申请学生签证吗?

李律师回答﹕
从你的问题来看﹐我想你是想向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申请转换为F-1学生的身份。移民局的I-539转换或延期身份的表格﹐问到是否曾经有人为您递交过移民的申请。回答“有”﹐可能会导致移民官员怀疑您的非移民意图,因为申请学生签证﹐必须只有非移民的意图。我们有一些此类的申请过去曾获得批准。有人曾为你提交移民申请并不会对你不利﹐除非你申请移民签证或调整为永久居民的身份。不论你的I-130申请是否批准﹐或仍在审理中﹐不会改变你在表格上有关移民申请问题的答案。

世界周刊2021年4月25日刊登 1. 申请弟弟的移民签证花了10年的时间才批准 2. 永久移民 3. 我的丈夫为我提交了I-130文件,他把我的名字写错了。这会影响我案件的处理时间吗? 4. 我的雇主可以同时为我申请H-1B工作签证和绿卡吗? 5. 父母有资格申请社会安全卡吗?

刊登于2021年4月25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上(剪报)

1. 申请弟弟的移民签证花了10年的时间才批准

我申请弟弟移民等了10年,但当我为他申请的移民批准时,他死了!因此,现在我想带他的家人移民来美国。我是美国公民﹐要如何才能带他的家人来美国﹖我弟弟有四个孩子,分别为30岁,23岁,两个小于18岁﹐加上弟妹﹐他们可以继续用弟弟的移民案件移民吗?

李律师回答﹕
主要受益人(此处是你的弟弟)去世后﹐通常意味着该申请案已经结束,除非被他抚养的一位家属﹐在他去世时居住在美国﹐居住的意思是有一个主要﹐真实的居住地址。而且弟弟的家属﹐不论他/她居住美国的意图/身份如何﹐也不要求此家属提供死亡当日他/她是否人在美国。如果您弟弟有一位受抚养的家属仍然符合移民资格,包括根据《儿童身份保护法》计算可受到额外的时间,并符合居住的要求,则该案件可以根据移民法204(L)的规定继续以幸存的家属进行审理。妻子或一位仍然有资格移民的孩子﹐可以达到居住的要求。对于受抚养人要求继续进行此案,他/她应特别向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申请要求“根据第204(L)条款恢复已批准的申请案件。”

2. 永久移民

我的男朋友是中国人,他想搬来美国俄勒冈州与我在一起。因为冠性病毒,我们至今未能见面﹐因此我们没有获得未婚夫签证的资格。美国没有公司聘用他,他可以在美国得到工作签证吗?那种签证可让他长久住在这里﹖

李律师回答﹕
如果无法透过亲属关系移民来美国,你的男友通常必须获得工作签证才能来美﹐并在美国合法工作。此类工作签证通常需要有工作聘用。请注意,如果他可设法获得F-1学生签证,他可能允许在不需要移民局的工作许可证下在校园内工作,之后他还可能有课程实习培训,来做毕业前和毕业后的实习生培训工作。如果您对你们的关系很认真,并希望为他申请未婚夫签证,那么在递交申请文件前,你们必须亲自见过面才行。

3. 我的丈夫为我提交了I-130文件,他把我的名字写错了。这会影响我案件的处理时间吗?

他把我的姓氏改成他的,他以为我已经改姓了,但是我仍然使用我的娘家姓,因为这是我护照上的名字。我想知道这是否会影响我们案件的进行。

李律师回答﹕
不管您的丈夫是以您的原来的姓氏还是婚后的姓氏为您提出申请,都不会对申请的时间或I-130亲属移民案件的裁决有任何影响。申请表格是以已婚或未婚的名字递交的,通常对移民官员来说无差别。

4. 我的雇主可以同时为我申请H-1B工作签证和绿卡吗?

我是一位外籍医学生,我将完成最后一年课程﹐之后打算去美国旅游。我在美国的朋友有一家公司,他同意为我申请H-1B工作签证和绿卡,以便我可以留在美国。他可以现在同时为我申请H-1B 签证和绿卡,以减少获取绿卡的处理时间吗? 。在完成最后一年课程后,我将以B-1旅游签证﹐去美国的一家医院接受培训,然后我将在H-1B申请进行时及我的6个月B-1签证结束前回国。在于10月1日以H-1B签证前往美国。

李律师回答﹕
由于您将在完成最后一年的医学学业后才开始你的计划,因此我认为您想为未来的情况- 也许是2022年而询问解答。除非您的雇主属于免于H-1B配额限制的实体公司(如高等教育机构,与高等教育机构相关或附属的非营利组织,非营利研究机构或政府研究机构),您的雇主必须在三月份向美国移民局USCIS注册登记公司和您的资料,然后看是否您被抽中,因为H-1B的申请人总多于可用的配额数。如果您被抽中,并且假设您的时间安排得上,又没有冠状病毒(Covid-19)的禁令或其他限制,您的雇主则可以同时为您申请H-1B工作签证和绿卡。 H-1B工作签证是双重意向签证,允许持有人在非移民身份期间有移民意图。

5. 父母有资格申请社会安全卡吗?

我于2019年10月为母亲申请了I-130亲属移民。申请时她人不在美国。因种种原因,她于2020年3月以B-2探亲签证来到达美国。她有资格逗留到2020年9月20日。因为冠性病毒(Covid-19),她已递交B-2延期申请。但至2020年10月,该申请尚未有任何判决。 2020年9月16日我也帮她提交了I-485身份调整的申请。她的I-130于2020年9月23日获得批准。我假设她现在仍处于合法身份,因为我先申请了她的B-2延期,并在原来的B-2到期前申请了I-485。由于她的I-130已批准了,她可以用那个I-797收据获得社会安全卡吗﹖

李律师回答﹕
如果您的母亲递交申请了I-765工作许可证,并获得批准,那么她可以得到社会安全卡。因为她已经提交了I-485的申请,因此有资格申请I-765工作可证。我没有听说能仅凭I-130批准单就能获得社会安全卡。您母亲的B-2延期案仍在待审中和社会安全卡无关。即使具有有效B-2身份的人﹐也拿不到社会安全卡。

李亚伦文章: 移民新闻–公共负担,委内瑞拉/缅甸临时保护身份(TPS)和翻译人员新规

我们知道许多读者喜欢小篇幅的移民动态文章而不是大篇幅的文章,因此,我们将开始撰写一系列简短的移民新闻摘要,希望对读者有所帮助:

1.公共负担–该法律现已正式恢复至川普政府前1999年制定的规定。那些被考虑需经过测试的公共福利(means tested public charge benefits)旧准则原仅包括社会安全生活补助金SSI,贫困家庭临时援助(TANF),为维持一定收入而由州和地方提供的现金援助计划(通常称为“一般援助”计划),及支助长期护理的计划,如疗养院或精神健康机构(包括医疗补助Medicaid﹐俗称「白卡」)。但川普政府的规定加入了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 俗称粮食券计划),住房选择券计划下的第8节住房援助,第8节租金援助项目,包括适度康复,公共住房(根据1937年《住房法》)和联邦资助的医疗补助(除某些例外)。现在所有川普加入的规定都已取消。请记住,国土安全部从未将下列福利视为公共负担﹕紧急医疗援助,救灾,全国学校午餐计划,针对妇女,婴儿和儿童的特殊补充营养计划,儿童健康保险计划,寄养和收养的补贴,政府补贴的学生和抵押贷款,能源援助,食品储藏室(Food pantries)和无家可归者收容所,以及启蒙计划(Head Start)等。

2.公共负担–联合/共同经济担保人现在不必太担心会受到市,州或联邦政府的干涉或恐吓,担心政府会向他们收回担保的人曾领取经过测试的公共福利的款项。在川普政府执政之前,收回曾领取的问题大多数在副担保人方面已经解决,因为在几次的回收诉讼中失败。但川普政府却对亲属移民类的经济担保给予猛烈的攻击。首先它在2019年5月23日“总统备忘录- 执行担保外籍人士的法律责任”中宣布,它将向担保人追还款项,并且如果担保人未应移民局的要求偿还,移民局可以寻求法院下达偿还令。它在2020年9月又发起了一项新的外籍人士权利验证系统(SAVE)计划,鼓励所有管理联邦政府测试公共福利的机构使用新的SAVE 担保计划的功能来管理和报告他们的担保关系和移民机构的偿还决定。同月,政府当局在一项拟议规则-“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收集和使用生物识别技术”对副担保人施加了更大的压力,要求可以向任何与移民福利有关的经济担保人收集生物识别,包括美国公民。最后,它于2020年10月2日发布了一项拟议规则的通告,即“代表移民的经济担保书”,进一步恐吓潜在的联合经济担保人,要求他们提交三年的报税单,银行月结单,信用评分,信用报告,有关他们获得公共福利的信息,以及是否过去在其他案件未能履行担保的义务。拜登政府于2021年2月2日发布了第14012号行政命令-“恢复对美国合法移民的信任,并加强对新美国人的融合和包容”,它撤销2019年川普总统的备忘录,国土安全部在2021年3月19日撤消了经济担保书拟议规则。国土安全部在撤消声明中指出,其目的是希望于合法移民制度中﹐让美国家庭在担保家人移民美国时减少障碍和减轻负担。

3.公共负担–取消川普政府的公共负担规则﹐意味着对相关移民表格进行了全面更改,读者在2021年4月19日当日或之后一定要使用2021年3月10日的版本表格。 2021年3月10日的版本必须在该日起使用,移民局不再允许使用旧表。若使用旧表﹐申请会受到自动被拒的惩罚。这些表格是I-485,I-485A和J表用以调整为永久居留身份,I-864,I-864A,I-864W和EZ的经济担保书,I -129CW和CWR与北马里亚纳群岛联邦有关的表格,以及I-539和I-539A非移民身份的变更/延期。 I-129非移民工作签证申请表也将更改,新版本生效日期已于2021年3月25日起从2021年4月19日更改为2021年7月1日起启用。

4.公共负担–取消调整为永久居留身份的I-944自给自足表格,以及申请移民签证的DS-5540公共负担问卷表。取消 I-944自给自足表格更为重要,因为DS-5540问卷表已于2020年7月29日被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禁止使用。因为它们的取消,移民时不再需要提供健康保险或能力的证明,或将资产由专家来评估其价值﹐某些情况下或由专家评估教育程度的文件。

5.公共负担– I-945公共负担债券表格和I-356要求取消公共负担债券的表格也已不复存在,填写此表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可以对有疑问的案件强行要求申请人缴纳起价为每年8100美元的保证金,此保证金可根据通货膨胀进行调整,以确保申请人不会成为公共负担。

6.公共负担–总的来说,只要严格遵守上述规则,经济担保人应该不用再害怕为亲属家人提供移民的担保。

7.委内瑞拉/缅甸的临时保护身份(TPS) –自2021年3月9日和2021年3月11日起居住美国的所有符合资格的委内瑞拉和缅甸国民﹐都将会获得临时保护身份,原因是目前这两个国家正处于危机中。委内瑞拉TPS的申请者已经开始申请了,因为该程序已于2021年3月9日的联邦公报通知说明,允许从该日起至2021年9月5日止递交申请,但缅甸人不能如此﹐因为那时缅甸的联邦公报尚未公布。委内瑞拉通告将符合条件的个人定义为委内瑞拉国民,或过去经常居住在委内瑞拉的无国籍人士。这两个临时保护身份的期限均为18个月,委内瑞拉人的临时保护期限到2022年9月9日截止。缅甸的规则可能与委内瑞拉人的规定相同,TPS和工作许可的申请可以同时提交。 (也可以要求申请回美纸,但该通知并未说可以同时提出申请)。申请费随年龄和所寻求的福利而不同。那些年龄在14岁到65岁之间﹐要求工作许可证的人,申请费为545美元。大多数不符合资格的理由可以豁免,但不包括下列罪行的定罪:涉及道德败坏的罪行,对多次刑事定罪﹐总有期徒刑为五年或五年以上,毒品罪的定罪,但仅有30克或更少的大麻的单项犯罪﹐从事种族灭绝,参加纳粹迫害或威胁国家安全,被判犯有在美国犯下的重罪或两项或以上轻罪的人,司法部长确定参与了迫害他人的行动,其中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该人在美国境外犯下了严重的非政治犯罪,该人被认为是恐怖活动的成员或参与者,或者在到达美国之前已在另一个国家根深定居。

8.委内瑞拉/缅甸临时保护身份(TPS) –联邦公报对委内瑞拉的通知指出,那些已经申请延期强制离境(DED)的人﹐如果有资格也可以申请TPS,通知说“ 移民局鼓励自己认为有资格获得TPS的当事人提交TPS申请。即使他们也受到DED的保护,以防他们在DED到期后无法按照8 CFR 244.2(f)(2)的初始注册期内规定申请TPS。”

9.移民局政治庇护面谈时的翻译人员–鉴于冠性病毒COVID-19和其他明确说明的原因,美国移民局于2021年3月22日延长了一项临时最终规则,即不要求在庇护办公室面谈的庇护申请人﹐自带翻译人员,移民局将使用他们雇用的翻译人员来进行面谈。以前的惯例是要求申请人自带翻译人员,而移民局只会用他们雇用的翻译人员来监督翻译人翻译的问题和答案。现在,美国移民局仅允许在申请人不会说英语或可提供合同翻译人员的47种语言中的任何一种的情况下使用申请人的翻译人员。这47种语言是:阿坎语,阿尔巴尼亚语,阿姆哈拉语,阿拉伯语,亚美尼亚语,阿塞拜疆语,孟加拉语,缅甸语,粤语,克里奥尔语/海地克里奥尔语,波斯语阿富汗尼/达里语,波斯语-伊朗语,福州/福州语,法语,格鲁吉亚语,古吉拉特语,古吉拉特语,北印度语,苗族,匈牙利语,印度尼西亚语/印尼语,根合巴文,韩语,库尔德语,林加拉语,玛姆语,普通话,尼泊尔语,普什图语/普什图语,葡萄牙语,旁遮普语,乳蛋饼/基切语,罗马尼亚语,俄语,塞尔维亚语,僧伽罗语,索马里语,西班牙语,斯瓦希里语,他加禄语,卡米尔语,提格里尼亚语,土耳其语,特维语,乌克兰语,乌尔都语,乌兹别克语和越南语。

世界周刊2021年3月21日刊登 1. 儿子跨国公司L-2签证的I-94已过期 2. 母亲曾多次试图从边境入境,还因用别人的名字而被抓并被送回。移民局可以原谅她吗?3. 为父母和兄弟申请绿卡 4. 丈夫需离开美国,我的F-2待审案会怎样?

刊登于2021年3月21日的世界周刊移民专页上(剪报)

1. 儿子跨国公司L-2签证的I-94已过期

我儿子的I-94于2020年6月过期。我忽略了此事, 已经过了8个月。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如居家令,封城,不能旅行,搬家,生病的岳父来住。我以为他的I-94有效期至2022年截止。我和妻子的I-94至2022年截止,我们很快就有资格调整身份。我可以延长儿子的I-94吗?他只有13岁。

李律师答:
您可以根据您上述提出的理由,为您的儿子申请延期。美国移民局申请延期/改变非移民身份的I-539表格中说明﹐下列情况下可以予以接受:1.延迟申请是由于您无法控制的特殊情况; 2.您延迟申请的时间是合理的; 3 .您没有违反身份; 4.您仍然是真正的非移民身份; 5.您没有上移送出境的程序。有关冠性病毒(Covid-19)进一步的说明﹐显示美国移民局有更大的灵活性:根据现行法规,及我们在“特殊情况”页面所述,如果申请人或被申请人未能准时递交申请延期或改变身份(I-129表格或I-539表格)﹐而在授权居留的期限到期后才递交,这是因为无法控制的特殊情况,如冠性病毒引起的理由﹐美国移民局可以酌情予以原谅。

2. 母亲曾多次试图从边境入境,还因用别人的名字而被抓并被送回。移民局可以原谅她吗?

我想尝试为母亲申请移民。她目前住在海外的祖国。我母亲曾非法来美﹐在这里生下了我和弟弟。由于家庭问题她离开了美国。后来她试图偷渡回到我们身边,但被抓了好多次,有一次因使用别人的名字被抓。美国移民局把她送回去﹐并警告过她。她已不再尝试非法来美。我快21岁了,我想帮助她。请问,母亲曾非法入境来找我们,是否可以得到原谅。

李律师答:
您很难能让您的母亲成为美国永久居民。有过欺诈或虚假文件的记录需要申请豁免﹐此豁免需由符合条件的亲属﹐证明他们的生活将极端艰苦﹐来为她申请,而符合条件的亲属仅限于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的配偶或父母。她不能透过你申请豁免。至于她多次试图非法入境美国并被捕的事实,使她招致“永久性”的惩罚,即如果她于1997年4月1日当日或之后在美国非法居住一年,然后离境﹐又于1997年4月1日当日或之后试图非法入境﹐她将受到十年不得申请豁免的惩罚。

3. 为父母和兄弟申请绿卡

我正在为父母申请绿卡。我于2017年成为美国公民。我应该一起为弟弟申请吗?一起申请做有什么好处?

李律师答:
好处是您为您的弟弟提供了另一种移民美国的方式,因为无法绝对保证他以后能够通过您的父母来办移民。移民法律可能会随着时间而变化,各种类别的签证配额也可能会发生变化。目前,您为父母提出申请,然后由父母为您的弟弟提出申请(假设他未婚)似乎更快些,尤其是当您的父母移民时您的弟弟未满21岁。但是,为您的弟弟申请给了他另一个选择。请注意,这种申请通常不会对您弟弟获得非移民探亲签证或以其他方式来美国带来负面影响,因为兄弟姐妹类别的申请时间很长,若你弟弟在兄弟姐妹类别的申请时间内来美国,大多数美国领事馆不会认为您的弟弟有移民意图或倾向。

4. 丈夫需离开美国,我的F-2待审案会怎样?

我的F2身份仍在审理中。我丈夫需要离开美国,无法留在这里。我的F2待审案件会如何呢?我是否必须同时与他一起离开?

李律师答:
不幸的是,您丈夫是主要申请人,您仅处于家属身份。根据美国法律,移民局不会批准已离开美国的主要申请人的家属申请案件。如果您能够申请其他的签证身份,例如F-1学生签证,并且获得批准,那么您可以留下﹐不受丈夫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