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周刊 2018-09-30 1. 居住海外的美國公民想申請親屬移民 要提供在美住所 2. 結婚綠卡申請F-1簽證的20歲兒子 有利有弊 3. K-1身份來到美國,但與另一位美國公民結婚 或可申請10年綠卡 4. 因公婆問題,我離了婚 – 還能拿到永久居民身份嗎?

1. 居住海外的美國公民想申請親屬移民 要提供在美住所

我於1996年成為美國公民。過去十年來大部分時間都在台灣從事一項成功的事業。我母親(80歲)現在想移民去美國和我的兄弟姐妹團聚。我們的父親5年前去世了。我弟弟和妹妹只有綠卡,所以我必須為母親申請。我能做得到嗎?

李律師答,
美國公民在美國之外的時間長短沒有限制。話雖如此,移民法確實要求你在母親面談拿綠卡時證明你在美國的居住地址。證明住所是你必須在I-864經濟擔保書表格上填寫的一項需求。國務院在討論住所的概念時,認為可以接受I-864經濟擔保書,如果申請人能滿足國務院官員,相信他/她於受益人入境美國的當日或之前會在美國設立住所,還有“外交手冊”(FAM)給了一些例子,如開設美國銀行賬戶,向美國轉移資金,在美國投資,在美國找工作,為子女在美國註冊唸書以及在美國選舉中投票。

2. 結婚綠卡申請F-1簽證的20歲兒子 有利有弊

我嫁給一位美國公民,剛拿到了有條件綠卡。我兒子在我結婚時已滿18歲,所以他不能與我一起申請。他現在20歲,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學習。他擔心,如果我為他遞交申請,日後他出入境美國會遇到麻煩。是真的嗎?如果是這樣,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嗎?他的簽證有效期到2019年截止。

李律師答,
F-1簽證的學生應該只有非移民的意圖,遞交I-130親屬移民的申請可以被視為你兒子有移民的意圖。目前,即使你為他遞交移民申請,他也可以輕鬆出入境,直到簽證到期為止。如果他決定在2019年續簽學生證,他可能會遇到困難(請注意,他不一定需要續簽簽證才能在美國合法居留,因為簽證只控制入境和出境美國﹐而他只要持有有效的I-20入學許可﹐並繼續全日制學習,就是合法的)。

續簽時,他必須透露已經有人為他遞交移民簽證的申請。所以就要看領事官員是否給你兒子發簽證。是否簽發的爭議在於,你為他的申請需要等多年的時間才能讓你兒子移民,並且你兒子的學業在移民簽證排到之前就結束了。如果你決定這樣做,I-130的申請應該標記為領事處理作業,而強調不是在美國調整身份。另一種選擇是讓你兒子去找其他的方式移民,因為許多F-1學生通過職業移民或結婚的方式留在美國。但如果你兒子找不到贊助的雇主或終身伴侶﹐最終可能浪費更多的時間,而這段時間你若為他申請可能會向前推進。

所以,沒有明顯的選擇,你和他都必須估算未來的行動可能會有的風險和回報。

3. K-1身份來到美國,但與另一位美國公民結婚 或可申請10年綠卡

我於2002年以K-1未婚夫簽證進入美國,與未婚妻和她的家人住了大約6個月,但我們沒有結婚。我們有爭議,她總是威脅要把我送回去。我們在6個月後分手了。我在2010年和另一個人相愛,2011年結婚,我們有兩個5歲和6歲的孩子。既然我們可以證明婚姻是真實的,我妻子可以幫我調整到永久居民的身份嗎?

李律師答,
法律不允許以K-1身份進入美國而沒有與申請人結婚的當事人調整身份。你的妻子可以為你申請I-130親屬移民,批准後,你可以回到你的祖國接受移民簽證面談,但有兩個困難- 你必須說服美國領事館官員你沒有以欺詐的方式用K-1簽證進入美國,並且你最終必須提交I-601豁免申請,因為你在美國非法居留超過一年受到10年不得入境的懲罰。如果豁免獲得批准,你將能以永久居民身份返回美國。假設一切順利,請注意你在美國境外的時間將為9個月到一年。或者,你可以什麼事都不做,如果被移民執法局ICE抓到,你可以在移民法庭上申請取消遞解令(申請10年綠卡)。你必須證明在美國居住了10年,有良好的道德品行,並且你離境會給你的妻子和孩子帶來異常的艱難。請注意,只有當你在移民法庭出庭時才能申請解除移送出境令,這種申請不可以向移民局提出申請。由於難以向移民法庭遞交案件,一些律師和顧問有時在他們的移民客戶不知情的情況下,遞交政治庇護案,以便在移民法庭前解除移送出境的申請。這種做法很不被支持,特別是這樣的庇護案件沒有法律依據。

4. 因公婆問題,我離了婚 – 還能拿到永久居民身份嗎?

我於2014年以F-1學生身份來到美國,保持學生身份,於2016年與我的丈夫結婚。我申請了綠卡,並於2017年1月獲得了有條件的綠卡。那時我們都住在俄亥俄州因為我們在那裡的同一所大學上學,但在六月畢業後,他想讓我們搬回加州與他的父母住一起。他的父母和我相處不來,所以我和丈夫爭論不休,於2017年11月離婚。我保留了所有文件。我現在還可以獲得永久居民綠卡嗎?

李律師答,
法律允許有條件的永久居民獲得正式的永久居民的身份,只要他們能夠證明他們在初始階段是真正的婚姻。就你而言,你說你保存了所有的文件,這對證明你確實那段婚姻是真實的有很大的幫助。由於你現在已離了婚,你不必等有條件綠卡滿2週年之前的90天內才提交申請。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可以在這個時候申請取消有條件綠卡的身份(填寫I-751表格),並提供所有真正婚姻的證明。

他們喜歡聽移民悲慘的故事

美國的榮譽感,對陌生人的慈善,對國家的熱愛哪去了?都迷失了。移民方面發生了很糟糕的事情。無數的生命,不管是合法的還是非法身份,正受到現政府當局對整個移民政策的顛覆。這種濫用的行為從強迫拆散兒童與他們的父母,將沒有通過可信度面談的人驅逐出境走向死亡,可信度面談的標準現在提高到令人難以置信的高度; 讓南部邊境來的人在太陽下曬了幾天才能申請政治庇護;改變政治庇護標準,排除受到黑社會和家庭暴力的理由;拖延移民過程,使之類似於1980年代和1990年代緩慢方式的舊日子;對H-1B工作簽證專業職業申請,發出驚人數量的補材料和拒絕的通知;拒絕大量的L-1公司內部人員調動的申請案;以及通過改變法令,使所有合法非移民更難轉換成學生身份;懲罰可能由於學校的錯誤而變成沒有身份的F,M, J簽證的學生;阻攔所有想申請調整身份到永久居民的人,若申請被拒,又沒有其他合法身份將收到上庭通知(NTA), 去移民法庭,辯解為什麼他們不能被驅逐出境(目前暫停中,等待美國移民局弄清楚要如何實施這個規則);並對2018年9月11日後遞交但缺少所需文件表格的案件予以拒絕,不給拒絕意向通知(NOID)或補材料(RFE)的機會來而糾正錯誤。

現有三條擬議的規則正在準備推出,這些規則不能通過法令進行,但政府當局卻試著盡快推行 – 一項是公眾福利的規定旨在懲罰低收入的移民及他們的擔保人(主要是拉丁美洲裔和其他國家的黑人,而不是歐洲人);一項是政治庇護的規則改變,不允許受到家暴或幫派暴力的受害者申請庇護,並禁止那些非法入境美國並被判非法入境的人(拉丁美洲裔)申請政治庇護;以及一項停止給予H-1B工作簽證專業外籍人士配偶H-4的工作許可證,該法案目前正在進行最後審查。應該指出的是,至少這三個方面,大眾還有在法案實施前得到通知和給予意見期。

然而,這樣集體的痛苦對政府當局和川普的全國支持者絕對像樂章一樣。也就是,一個人的垃圾是另一個人的財富。讓許多憂慮公民震驚的事件,除了對移民的抵制外,還有對氣候變化的攻擊,撤出為防止經濟災難而製定的法規,反對醫療保健和墮胎權利,支持減稅資金不足的措施來為富人提供巨大優勢,以及容忍在他領導下猖獗腐敗的政府,他的忠誠者給他極大的歡呼,讓人懷疑在中期大選前是否會觸怒川普支持者的最後底線。

而2016年投票給川普先生及共和黨人的中立和獨立派人士應該考慮是否是時候拒絕共和黨 – 其靈魂已給了一位虛榮不道德,除了他自己,他的家人,以及他的商業帝國外,不愛他人的唐納德川普。一個總司令否認現實,還扯了5000條謊言,拍普京的馬屁,在沒有為國家帶來明顯的優勢下向其他獨裁者拍馬屁,扼殺了歷史悠久的盟友,支持俄羅斯,否認美國情報機構評估說其干涉2016年美國大選,開始貿易戰消弱國家經濟,有婚外情及扯謊掩蓋,認為他的聯邦機構,包括司法部應該被用來追捕他的政治對手,給他政治優勢,而不是公正地分配正義。除了卑鄙和惡毒的心之外,他對任何複雜的問題缺乏興趣,正如白宮許多人所說的那樣,他們叫他“白痴”,“只有孩子般的注意力” ,“幼兒的大腦”,“反貿易和反民主”,“f_ _ _ _ 笨蛋”和“大問題:總統不明白盟友在海外的重要性,外交的價值或軍事,經濟和情報與外國政府的伙伴關係“。

希望愛國的美國人不再迷失,總統像二手車經銷商,騙子和馬戲團叫票來看獨角獸和三頭長頸鹿雜耍節目的銷售員的行為快到尾聲了。